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365 冷月無聲


  柳少陽回得轅門未及離鞍卸甲,已有令卒來報朱棣營內召集諸將。當下徑往帥帳但見燈火通明,眾將獲此大勝無不歡愉欣然。
  朱棣端坐上首見他進來,起身關切道:“柳賢弟,孤王聞你白日里獨闖敵陣大壯我燕軍聲威,這才令南軍聞風喪膽兵敗如山。只是如此太過兇險以后務須穩妥,你身上受的傷打不打緊?”
  柳少陽瞅了瞅背脊傷口已然結痂,旋即應道:“些許皮肉之傷渾不礙事,過上幾日自然便能痊愈,勞煩燕王殿下牽惦掛懷!”
  朱棣濃眉微蹙伸手將他扶住,搖了搖頭道:“這可不行!你是孤王的義弟又乃我燕師驍將閃失不得,一會兒再讓本王的隨行醫官替你瞧瞧!”
  柳少陽心頭一暖諾聲應了落座,朱棣又讓眾將稟報各營所獲輜重。粗略加來只繳獲戰馬便近三萬匹,草秣軍糧足數萬石,各類車甲兵械堆積如山多不勝數。朱棣遂令各營補充人馬糧餉,定下翌日攻打真定城之策,方命眾將下去準備。
  卻說耿炳文退回真定城中,自忖領兵數十年從未有如此慘敗,一時大感羞愧難當。他終歸是明廷開國勛將倒也甚有韜略,一面收攬敗兵潰卒尚得六七萬眾,一面修固城垣調撥軍械決心死守。
  十萬燕軍在城外四下圍定翌日分兵攻打,奈何耿炳文憑借堅城固壘死戰不退,竟而往復三日不能力克。
  柳少陽眼見燕師攻城不下已現疲態,當下入帳來勸朱棣道:“此番野戰對陣已得大勝,但南來倉促火器機械未得齊備。如今彼城堅固一時難摧,殿下不如還師北平來日方長!”
  道衍從旁亦道:“殿下欲奪天下當善養兵力,勝負爭奪不在一城一地。眼下南軍已然膽寒縮于城中只守不出,我軍可順勢班師攜勝而歸!”
  朱棣幾日見攻城不利亦生退兵之心,如今聽他二人盡言遂以為然。旋即傳令撤去真定之圍,各路兵馬引還北平屯扎修整。
  耿炳文真定一戰精銳喪盡大感心寒,只身在城上遙望燕軍徐徐退去,始終未敢出一兵一卒復往追趕。
  再說燕師諸將記掛家眷,身返北平相互作別盡都回家瞧探。這時九月初旬燕地天寒料峭,待柳少陽趕回家中時辰已至初更。
  葉小青自打柳少陽隨燕師南下征討,每日揪心掛念忐忑難安。如今見他得歸歡喜之余笑靨如花,緊忙親下廚去溫酒弄菜準備餐宴。
  柳少陽見她如此溫言數語,又徑入里進廂房去瞧易兒。但見幼子由乳娘抱攬尚未入眠,當下輕輕接過懷里細細覷瞧。
  但見自己這孩子脫卻襁褓已能咿呀軟語,更喜生得圓胖筋骨壯實心頭甚歡。又裹以褥服抱著愛子,信步坐于房外露臺之中。
  此刻正值蟬蟲哀鳴草木簌簌,中庭地白寒露無聲。眼瞅得半輪冷月悄然掛懸天際,冰涼瑟風不時卷襲而來。
  柳少陽心頭傷秋思及昔年往事,一時黯然悲喜莫名。不覺間懷中的易兒昏昏睡去,已發出了猶似夢囈的微徐鼾聲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