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358 窮工極巧


  朱棣削首宋忠、俞占了幽燕重地,周遭龍門、上谷、云中、開平等城,果然人人膽寒望風歸順。一時間幽云之地僅只旬月,大半都已統駐燕軍。
  谷王朱鎮守宣府毗鄰北平,得聞朱棣舉兵興師心中膽怯。他素知自己這位四哥的厲害不敢為敵,竟而棄了百里國土藩屬封地,只率數千護卒名為勤王朝逃奔京師去了。
  如此北疆生變明廷震動,朱允原本以為都督宋忠收了燕地盡數兵馬,朱棣孤掌難鳴決計要束手就擒。不曾想幾戰下來官軍大敗虧輸主將身死,直惹得朱允又驚又氣,一面祭告太廟將朱棣廢為庶人,一面召集文武朝臣商議對策。
  其時明廷開國元勛宿將,大多已被朱元璋兔死狗烹。眾廷臣商議良久盡覺與燕軍相抗,非得長興侯耿炳文掛帥不可。朱允旋即下旨封耿炳文為征虜大將軍,調率京畿及各州府精兵三十萬北伐燕地。
  耿炳文探得朱棣自稱奉天靖難,盡收燕師舊部統領麾下,又招攬周吳亂黨以為己用對抗朝廷,惱怒之余行兵大進欲揚聲威。
  于是軍分四路以將佐楊松為先鋒首進雄縣,都督徐凱、潘忠各引所部左右分駐河間、莫州,自領中軍主力移師真定坐鎮。一時間數十萬官軍旌旗遍野聲勢雄壯,浩浩蕩蕩朝北疆行來。
  探子將消息傳到北平,柳少陽等五行門周吳舊部聽聞是耿炳文掛帥北征,想起當年兩淮驚變無不恨意暗涌,摩拳擦掌尋生報仇之念。
  朱棣糾集眾將籌措對策,張玉欲建頭功當先言道:“耿炳文軍先鋒楊松萬余人馬已駐兵雄縣,距北平城僅二百里禍在肘腋。末將請戰率兵一萬先往破之,若不能奪下雄縣提頭來見!”
  柳少陽在側想起當年耿炳文曾率兵進剿,屠戮了五行門中自己的無數昔日兄弟。一時唯覺憤懣填膺,脫口從旁道:“小子與那耿炳文有舊年血債要算,要奪區區雄縣只需三千人馬,定可翦滅南軍大挫那耿炳文威風銳氣!”
  張玉當年曾視柳少陽等為江湖草莽甚是不屑,而后親眼瞧見了柳少陽機謀武功天下罕有,五行門諸人又是個個英豪了得,這才打消了輕視之念。但此刻聽柳少陽說只需三千兵馬,便可戮滅南軍先鋒,心頭仍是只覺不信,忍不住道:“那雄縣墻高池深屯兵逾萬,柳將軍此言未免托大了罷!”
  朱棣也覺未免只帶兵三千太過冒險,不禁凝眉勸道:“三千人馬太少了些,賢弟切不可意氣用事!”
  柳少陽見諸人錯意,當下言道:“此番請戰并非小子托大,只是如今眼看八月十五將近,南軍遠道而來自恃兵多勢勝,定然疏于防備。我先以三千人馬躡行至桑婁隱匿行藏,待到中秋月夜直薄雄縣出其不意。況且這回我已讓工匠制出丈高塔車數部,屆時架弩炮于上俯覽城郭施射,當可更添臂助!”
  眾人聽他說造出丈高塔車盡欲一瞧,柳少陽當下在前將諸人引入本部營內制造坊中。眾人滿心企盼目之所及,卻只瞅見了些堆積在地丈尺不一,革皮包裹的木柱木楔。就連數般大小的輪軸也都未曾裝好,不由盡皆暗暗搖頭。
  柳少陽淡然一笑不以為意,傳令喚來十多名親隨工匠把塔車裝好。眾人瞧時但見這十余人各拿機括往復搭扣,竟只花了刻鐘上下的功夫,便壘制出一部三丈高矮五丈長闊的高大木樓。
  朱棣覷得驚奇不已打眼細看,只見木樓四遭俱以厚革鐵皮遮覆用以蔽敵,下面更安嵌著木輪數對可以移動。上設木梯轉索可以運人搬物,果然是部妙到顛毫窮工極巧的攻城塔車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