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356 妙散軍心


  朱棣見北平城人心已穩,著即興訓靖難之師,收攬投卒招兵買馬,分書討逆檄文傳示四方。
  如此沒得兩日,燕軍已得精兵數萬甲械齊備。朱棣檢視兵馬罷了召集北平城文武將吏,以李友直為布政司參議為三軍籌餉,五行門里陸伯淵、玄青二人亦為官吏督辦錢糧。
  事宜多妥,又問諸人北平既定當取何處。道衍進言:“殿下欲圖霸業當先北后南,通州、居庸、懷來、薊州、遵化等地,駐防軍卒多為昔日舊屬,北平興師彼地人心浮動,一鼓作氣盡可奪矣!”
  此言一出眾將都覺有理,朱棣當下點將兵分三路分奪各處,著柳少陽領著五行門諸人,并軍馬五千徑取居庸、懷來。
  卻說居庸關守將俞生變之時,本在北平城中駐守。其時手下兵卒大亂,俞有心平叛無奈捱擋不住,只得倉促率了數百騎遁往居庸關,報稟聞變自開平提師而來的都督宋忠。
  偏生這宋忠雖是忠于朝廷卻膽小惜命,聽了俞奏報燕軍勇武北平軍卒半數嘩變,大驚之下空有精兵五萬竟不敢進剿。反分兵讓俞固守居庸關,務必待朝廷發南軍來援,自己則率主力退保懷來以圖避戰。
  柳少陽率軍北進不一日到得居庸關外,探馬回報居庸關上旌旗凌亂兵卒懈怠。柳少陽知道這是宋忠調兵初退,關上留卒部署一時未備。
  當下分讓莫凌濤、金玄策領死士千人,豎起燕軍大旗分從關隘東西兩側疾攻。自己則領其余人馬盡聚一處,徑來沖擊關口正門。
  城上官軍猝見燕軍殺到一派慌亂,欲要憑險據守又哪里能夠。但見柳少陽揮劍在前當者立仆,轉眼縱身如飛翻過城頭,竟砸開了隘門外面燕軍盡皆涌入。
  俞此刻正在關內衙署里暗罵宋忠膽怯無才,忽聞喊殺陣陣忙令親隨打探消息,得報燕軍漫山而來已然沖入關口。驚懼之余也顧不得再籌兵抵御,竟又只率了百騎透關而出,奔西北方向逃往懷來城去了。
  居庸關內守軍本就無心戀戰,失了主將為燕軍一頓沖殺大半盡降。柳少陽自幼為圖復興周吳熟讀兵法韜略,卻始終未能統兵伐敵,到得今日方有機會親率軍旅。
  眼下出征首戰告捷,收攬降卒又得了五六千人。欣喜之下身登箭樓遠眺,瞅得北疆山河綿延雄壯,思及古今英雄建功立業豪興更勝。遂傳令修繕垛隘命金玄策率兵留守,自與莫凌濤等五行門舊屬歇了一日,又揮師直沖懷來攻去。
  這廂俞率百騎逃到懷來已如喪家之犬,張皇失措見了宋忠為脫罪責,只道燕軍勢大著實不可抵擋。二人莫衷一是正忖計較,忽又聞報燕師進軍北犯而來。
  宋忠焦急之下驀而心生一計,傳令于校場點集軍卒齊畢,故作悲戚道:“燕逆反叛朝廷公然作亂,前日里涂炭北平城慘不可言。爾等隨本帥戍邊家屬多在北平,眼下已被燕兵殺戮積尸盈途。何不跟我去剿燕賊,奮勇爭先報仇雪恨!”
  眾軍聽了這話人人咬牙憤懣,無不切齒生恨。宋忠瞧了以為計成心下暗喜,當下選出家眷盡在北平的萬余人眾,令驍將彭聚、孫泰率了當作前隊。自領大軍出城各處布防結陣,數萬兵馬前后連綿十余里,氣勢洶洶往南殺來。
  哪知眾軍里多有原先燕王宮里護衛侍從,這些人昔年多受朱棣恩惠,聽了宋忠之言心下生疑。
  有的心念難耐開拔之際便尋了機會溜出營寨,往南來瞧切實與否,正撞上柳少陽所率的燕軍。柳少陽將這些人拿住詢問,聞得宋忠所傳之言凝眉沉吟。
  莫凌濤在側聽了,勃然怒道:“這宋忠生怯竟想出這等詭計,任他胡言亂語誆騙人心又有何妨?門主只管率兄弟們揮師殺將過去,定要這伙頑敵身首異處片甲不留!”
  柳少陽搖了搖頭,沉聲道:“自古‘抗兵相加,哀兵必勝’,眼下彼軍勢盛當避鋒芒,如何行事我已有計較!”
  當下一面令前后易隊復往居庸關退去,一面寫了書信附上良策,著親隨快馬回北平依照著辦。
  官軍這邊彭聚、孫泰攜軍馬兵至居庸關外天色已晚,又見關上燕軍弩炮戒備嚴陣以待,當下移兵數里暫為安營扎寨。
  翌日調來鐵炮強弩排車列陣來攻,甫至嶺下卻見有燕軍數千出關打著舊時旗號。旗下列著的一干士卒服飾糅雜,居然都是這廂官軍在北平城里的父兄子弟。
  官軍陣里有兵士覷得真切高聲呼喚,燕軍這邊諸人皆說燕王善待百姓眷屬無恙。如此一來,眾官軍明白受了宋忠欺騙登時嘩然。恰在這時燕師隊伍里又豎起招降旗幟,官軍人心浮動陣腳大亂,一時間都喊歸順相率倒戈紛攘間奔過大半。
  原來柳少陽得知宋忠用計相欺激起官軍斗志,旋即忖生對策傳信送至北平,連夜招來了宋忠軍里的父叔子侄親朋鄰里。又把這些人編入行伍聚作一隊,兩軍對壘之際排將出來謠言自破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