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352 奉詔查抄


  又過得幾日,燕王府上下決心舉事起兵,暗地里準備多已停當。張、謝貴這廂捕殺燕王一黨的圣旨傳到,亦將北平城內外兵馬暗中聚攬調齊。
  七月五日拂曉天光乍明,北平城里呼喝嘈雜金鑼鳴響。街面上各處要道涌出如潮甲兵往復奔走,將個偌大的燕邸前前后后團團圍住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為首的正是布政使張、都指揮使謝貴,乃是領了圣旨調動精兵清晨猝襲而來,要擒戮燕王府門客官屬再押解朱棣入京問罪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這邊廂查抄王府的消息,張信早在前日便已暗地傳稟。朱棣得訊便在廳殿兩側廊下暗伏好手數百,自帶道衍、張玉、柳少陽等人在堂內擺宴靜候。
  挨到巳牌時分,守御外宅的朱能、莫凌濤等入報里進殿上,言道謝貴、張攜兵府外嚴陣以待,聲稱奉旨要擒拿王府官屬及來召朱棣入京。
  朱棣冷笑一聲,環顧左右道:“奸臣當道蒙蔽圣聽,想要害本王卻也沒那么容易,你們誰愿出府將這二賊賺來?”
  話音方落有一身材高大的少年閃將出來,粗聲粗氣道:“父王且管自在安坐,看孩兒如何將那兩個狗官手到擒來!”眾人瞧時卻是朱棣的第二個兒子,高陽郡王朱高煦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朱棣眉宇微擰搖了搖頭,沉聲道:“你這孩子生性急躁魯莽,如何能將那張、謝二人騙入府來?再說你前日里奔回北平之時,沿途殺了不少追趕你的吏卒禁差。已有朝旨嚴責你擅殺之罪,孤王在此回護于你這才無礙。如今貿然出府只怕還未分辨,就要被人一擁而上失手擒了去!”
  朱高煦神情不甘還欲辯解,柳少陽已知朱棣心意從旁請命。第一時間更新朱棣深知柳少陽之能頓覺安心,欣然笑道:“那便有勞賢弟了!”
  柳少陽獨自一人出得燕王府正門外,但見府前十余丈處統列著官兵結陣如林衣甲鮮明,陣前一名儒官身著團領朝袍,正是布政使張。身旁一名武將披穿甲胄,須發黑白糅雜面色冷峻,乃是都指揮使謝貴。
  要知燕王府乃舊都大藩千歲府邸,朱棣又是威震北疆英雄了得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張、謝二人雖是奉詔辦差,卻難免心中暗懷忌憚未敢擅闖。
  此刻逡巡良久正感不耐,驀而見府中門啟之處有人出來。盡皆趕忙抬眼瞧過,卻見是個容貌俊朗的中年男子立于階前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那北平布政使張怔然之下,踏上半步喝問:“你是什么人?燕王為何還不出府接旨?”
  柳少陽裝作害怕團團一揖,恭敬連聲道:“燕王今日大疾初愈,聽聞兩位大人傳訊誠惶誠恐。只說朝廷傳旨不敢違抗,府內上下都已相互捆了靜候收逮。燕王也道自當向圣上負荊請罪,還請兩位大人入府宣旨!”
  這幾句話緩緩道出說得明白,府前的一眾官兵聽了盡都驚疑。都指揮使謝貴聞言白眉微挑,冷哼一聲道:“你是說燕王府的數百上下官屬,都已經自縛聽候發落了么?以燕王之能竟會束手就擒,這鬼話卻又唬得誰來!”
  這謝貴行伍數十載曾南征北討立下大功,手頭武功之強勇冠三軍,憑功績做到了都指揮使加廣威將軍。此刻起疑存心將柳少陽擒住問個究竟,說罷身形倏晃遽然間朝前滑出十丈,劈空一爪徑朝柳少陽胸前抓過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