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347 暗里籌謀


  三人沿路北上,但見各州府官軍調動頻現。這一日到得北平城外覓宿安歇,翌日入城直投燕王府而去。
  燕王府所在原本乃是蒙元皇宮故址,居于城垣當中墻高殿廣百姓無人不知。柳少陽三人徑至府前但見崗哨林立戒備森嚴,隱隱聽得里面北首鴨鵝鳴嘶相隔瓴缶傳來,卻又雜有鐵器金石交響之音,面面相覷無不以為詫異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當下報與城門外執守軍曹,道了名姓只說是燕王故交有事前來還望通稟。那軍士上下打量三人一番往里傳報,過得半晌只聽得里面腳步迭踏,放眼瞧覷卻是個方面闊耳的和尚迎出門來,正是當年曾在海船之上誅殺錦衣衛的高僧道衍。
  那道衍見了三人步下階來雙手合十,垂眉低聲笑道:“貧僧道是何方貴客,原來是柳居士和幾位江湖朋友到了。當日一別王爺這些年心下牽掛,多曾提及諸位乃是當世豪杰,今日臨門這便請入府盤桓罷!”
  柳少陽聽了這話雖知此人城府極深,如此說來多是恭維客套。但念及燕王當日犯險相救之恩,卻仍覺得心中一暖,當下同著莫凌濤、金玄策二人身入府中。
  道衍穿廊過戶將三人引入堂前落座,沒得多時燕王朱棣得訊,自從廊下大步流星入得廳來。見了三人劍眉微舒屏退左右仆從,堂內除卻柳少陽等唯留下道衍一人,這才朗然笑道:“孤王眼下局勢所逼,欲圖自保正愁少人相助,賢弟何來遲也?”
  柳少陽見他對自己直言不諱坦誠如此,念及府內隱然異響猛然醒悟,伸手朝府后遙指亦自笑道:“小弟前些日里曾在開封府親睹周王遭擒押解赴京,心頭惦念殿下重蹈覆轍這才特來相告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不曾想殿下才略過人早有籌謀準備,倒是小弟多為憂慮了!”
  朱棣聞言一怔,翹起拇指嘆贊道:“柳老弟耳聰思銳果然厲害,初來我這府上還沒得少頃,竟能知曉本王在后院之中打造兵器!不如這便同兩位朋友隨我與道衍大師下地室瞧瞧,也好替孤王謀劃一二!”
  說罷沖身旁的道衍打個手勢,道衍“諾”聲應了,起身扭動桌畔一只青瓷花瓶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廳中地板“吱呀”連響翻開數尺見方,柳少陽瞧時卻見內有石階通連地下洞中。
  當下道衍在前擦亮火摺當先引路,朱棣在后帶著柳少陽三人自石階而下步入甬道。柳少陽一路走去,眼瞅里面暗門岔道機括繁復,不由暗想:“這王府之內委實機關重重,與當年師父的祿壽山莊不相伯仲。第一時間更新可見燕王麾下有能人異士,倘若禍臨生變奮起而擊,又豈是周王那等懦弱文人可比分毫的!”
  五人兩前三后在甬道里七拐八轉行不多時,耳聽得金鐵交響之音愈來愈近。第一時間更新眼見道衍又推開一堵石板暗門,里面地廳寬廣聚著數十工匠各自忙碌,叮鐺銳響盡是打造兵器之音。
  道衍遂將三人引入地廳之內,柳少陽左右瞧過眼覷得其間鑄有刀劍戈斧等尋常兵刃,亦有弩機火銃等攻守銳器。
  朱棣瞧視四遭一番,嘆口氣道:“實不相瞞,這些日子孤王在京城的眼線密訊來報,說圣上削藩心意已決。要先除掉周、湘、齊、代等孤王的手足兄弟,再以雷霆之勢來襲囚禁本王,或是處死或欲流放塞外。我在此打造兵刃招募義士,也不過是等有朝一日禍事臨頭,不至束手就擒任人宰割罷了!”
  柳少陽聽他說得傷感倒也出乎至誠,激起心頭義憤之際,竟轉過了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:“若論尋常百姓之家,兄弟叔侄尚且互愛互敬。偏生這朱允滿嘴仁孝,卻要將自己的叔叔置于死地,當真好生蠻橫毒辣。當年便是此人幾近屠滅我五行門上下,前日我身入大內相助言和,他非但不允還要驟下狠手。如此小人恣睢胡為,我便是幫著燕王將他趕下皇位,那也不算什么有失道義!”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