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71 宿將還鄉


  柳少陽下了山岡繞城而行,到得太原府東門正值卯時,但見晨鐘鳴響府門緩緩大開,當即混在往來的人叢之中進了太原外城。
  他自知昨夜晉王宮里前后一鬧,今日在太原城需得處處小心。果然見滿城軍卒巡查比前日里多了不少,好在他此番回中土之后為避緝剿,早備了有仿制的官憑路引,此時倒也不懼盤問。
  過了路卡行不多時到得地頭,但見有官兵已將歇宿的客棧前后圍住。想是先前那茶坊中的店伴得知王府夜里有變,泄去了自己與莫凌濤的落腳之地。
  對頭來得如此之快倒是略出意料,柳少陽眼覷如此不再上前。他隱在客棧對街的轉角暗處,正自盤算如何是好。
  驀聞身旁屋宇梁上傳來一聲清咳,心下暗凜戒備回頭瞧覷。只見一團黑影閃至眼前,正是自己要尋的莫凌濤飄然落下。
  柳少陽見莫凌濤安然得返,欣喜之下將他拉到一旁問起別情,原來莫凌濤昨日遁出王宮甩脫了追兵,先行趕回客棧將行囊悄然取出。待得天還未亮便有官兵趕來,將客棧前后盡皆圍了搜查。
  柳少陽聽罷,挑起拇指嘿聲笑道:“莫大哥手段高明神乎其技,兄弟我可當真佩服之至!”
  誰知莫凌濤蒙他這一夸,臉上渾無喜色轉而輕嘆:“門主此話著實折煞我了,莫某技微昨夜在鬼門關前打個回轉,若非僥幸只怕早為晉王府那幫高手侍衛擒了!”
  他原本以為自己這幾年再北山國苦修玄功,再橫闖一遭大內便可徑取朱元璋首級,也好報卻昔年闔家遭戮之仇。不曾想就連在晉王宮中都只能僥幸遁得性命,一時間豪氣大減頗有落寞之意。
  柳少陽知他心中所想暗嘆一聲,深知莫凌濤數十年來思仇成疾,此事唯有慢慢勸解,當下捺住話頭緘口不提。
  兩人并行不歇一路出了太原城,往西數十里來到一座鎮甸之上。這才尋了處臨街酒鋪坐下,討了些肉食鹵菜果腹。
  柳少陽將上官絕身死之事前后說了,莫凌濤嗟嘆一番,道:“真沒想到這晉王陰險歹毒貪生怕死,活脫脫便是個小人。莫某雖說沒什么見識,卻也知道似這等色厲內荏之輩是承不了大統的。只是咱們此行沒能為眾兄弟謀得出路,如今做何區處還請門主示下!”
  柳少陽微一沉吟,正色道:“眼下朱封鎮北疆又聯絡各地兵馬要員,只怕是等不及他老爹朱元璋身死,不久便要動手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此一來天下將有動蕩,咱們不妨姑且靜觀其變。上官尊主臨死之際托我往昆侖山代他傳訊,大丈夫一諾千金此事不可耽擱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依著我瞧莫大哥你先回山寨,我至多半載便回雞公山與眾兄弟團聚!”
  “這怎么成……此去昆侖山路途遙遠,門主孤身一人如何使得。還是讓屬下或者山寨的兄弟們同去,萬一有所不測也好能有個照應!”莫凌濤聞言搖了搖頭,甚覺不妥道。
  柳少陽本尋思著不愿讓莫凌濤奔波勞頓,但此時聽他這么一說,轉而又想到如今五行門中勛老之輩幾盡亡故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倘若讓莫凌濤一人回山無人約束,說不得他報仇心切會自上京師虎穴行刺皇駕,做出沒深沒淺的事來,十之**倒有性命之虞。
  柳少陽忖及此節心頭愈發放心不下,隨即道:“如此也好!此行便只你我二人將信兒傳到,早去早回便是!”
  二人在酒鋪中飽餐一頓,付了飯錢正欲離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忽聽得店外鑼鼓喧天金樂齊鳴,店肆中的食客聽了皆涌到窗前店外去瞧。
  柳少陽和莫凌濤納罕之下走到街上覷時,只見一支隊伍沿街自東往西緩緩而來。打頭的有三五人銅鑼開道,其后百十名錦衣漢子或騎或行,手持令旗畫角、杖鼓金鉦,簇擁著一頂六抬大轎。絲竹笛響夾雜其間,端的是好不熱鬧。
  此刻街面上的往來行人盡為這支隊伍吸引,已杵在道路兩側紛紛駐足圍觀。議論嘈雜之中有人問道:“這些年圣上有命百官出行多要以馬代轎,也不知這轎子里坐的是哪來的官老爺,委實好大的排場!”“我瞧這儀仗似是打京城來的,咱們這北疆僻壤之人今日也算是長了回見識!”
  七嘴八舌之間,另有人一道:“聽說是京城統領兵馬元勛宿將,葛俊葛大人致仕還鄉。圣上念他多年征戰護主有功,這才撥出親軍侍衛供他差遣。又特許他可坐六人抬的大轎備下儀仗,周巡各地以示皇恩浩蕩。”
  葛俊昔年隨朱元璋征討四海,掠地護駕數有大功,乃是京師的大小軍衛統領。是以周圍的看客聽了這話,倒多有聽過葛俊名頭之人,訝然之下都道“難怪如此”,紛紛撫掌嘖贊暗嘆。
  莫凌濤聽得心頭一動,忍不住低聲道:“門主,這人的名頭好生耳熟!我似乎記得幼時在無錫城,隱約曾聽先父提起過!”
  柳少陽朝那車駕瞥了一眼,略有忿聲道:“此人在明廷統掌親軍多年,早先是羽林衛、驍騎衛的都指揮使,算得上常伴朱元璋左右的親信將領。當年征剿周吳調任徐達手下,生性嗜殺動輒不惜民力,蘇松故地的百姓可有不少對他恨之入骨誒!”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