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68 出手相助


  身居閣樓梁上的柳少陽和莫凌濤,將一番接連陡變瞧到此時。眼瞅昆侖派諸人橫尸當場,上官絕悲憤難抑癲狂瀕歿,一時間俱是既驚且怒。
  莫凌濤昔年闔家遭戮拜入武當派門下,而后奔走江湖最是看不過別人身遭暗算。此時雖知閣下晉王府高手如云恁地兇險,但腦海中倏而想起了父親莫天佑的慘死之狀,熱血為之一涌再也顧不得許多,字字切齒道:“門主,我瞧不得上官掌門死在這幫小人手里,你也盡早脫身咱們客棧再聚!”
  柳少陽眼見強敵勢眾,莫凌濤只身赴險定然有去無回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念轉如電忖個主意,緊忙伸手將他按住,自顧俯到莫凌濤耳畔悄聲數語。接著也不待莫凌濤回話,身形已自閣樓梁上如電往場中掠出。
  晉王麾下的一干甲士好手,眼下都盯在了場中上官絕的身上,渾沒料到此間暗地里還伏有旁人,這時陡見有人斜刺里凌空縱來俱是一怔。
  柳少陽趁著諸人恍神的瞬息功夫,足尖點在一名甲士頭頂借力,身形疾閃已然晃至場中。
  此刻上官絕燈盡油枯長劍墜地,一個趔趄便要栽倒,柳少陽恰至近前左臂順勢一攬將他攜在懷中。
  他這幾下動作盡展畢身之能,著實可謂行云流水妙到顛毫。把上官絕甫一沾手旋即拔出赤虹劍開路,兩足疾點欲要飄然遠走。
  不想身子縱起欲遁之時,猛聽一聲斷喝響自耳畔:“哪里去!”,頭皮生痛已有兵刃所激的劍芒掃到。第一時間更新緊忙本能身形驟縮運貫玄功,舉劍一招九轉揚清劍中的“白岳架梁”,劍氣森然亦蕩橫里去封。
  但聞二勁相擊悶響有如炸雷,柳少陽虎口發麻手臂大震,著地退了兩步才立足站定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那阻攔之人也是身形一翻落在場邊,正是華山派掌門趙益真!
  此刻場中的昆侖派弟子都已被分尸在地,四周一眾晉王帳下的高手也都從錯愕中省過神來。
  趙益真手底長劍斜引,沉聲道:“本座道是誰敢來攪這攤渾水,原來是年前接掌了齊云一脈,五行門的新門主柳賢侄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當年余杭岳王廟一見,貧道便著實佩服足下的風采,前日里更是向晉王殿下舉薦你共圖大業。如今賢侄來了那是再好不過,眼下就此聯手他日貴派定可復震聲勢!”
  那邊的晉王朱見是如此,踏上一步朗聲笑道:“柳門主,趙真人說得一點不錯!五行門的周吳余黨為朝廷所迫,逼得在江湖上亦無立足之地,眼下你更是深陷重圍之中,何不與本王化敵為友共圖大業。只要你肯率門下弟子歸順于孤,他日本王身登大寶你可封侯拜將,五行門也能做宇內江湖第一大幫!”
  想當初朱便是許下趙益真統領天下道教,這才將華山派諸人攬入麾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今他自覺開出這等條件威逼利誘,將五行門等人從反賊許以開國肱骨,柳少陽自是定然無有不允。
  但柳少陽親眼瞧見朱為人陰險歹毒,心中本暗存著的些許結好之意,早已去得一干二凈。此刻一面神情間故作沉吟難決,一面將手探至上官絕脈門暗將真氣度入續命。
  片刻過后不去理會晉王朱,轉而沖趙益真笑道:“趙真人乃玄宗前輩,小子無知但有數言相告真人!”
  趙益真忖不透他是何心思,微有疑惑道:“想必柳門主也是聰明人,日后你我大可同輔一主,有話只管但說無妨!”
  柳少陽面色淡然,驀而朗聲道:“玄門秉承天地流傳萬載,只因得遵天意神諭警濟眾生,方有今日諸脈并存之鼎盛。我等玄宗之士無論修行道人還是俗家弟子,無不當心懷仁義胸襟坦蕩。所謂‘知足則不辱,知止則不殆’,豈可似真人這般為一己之榮華私利,一派之位尊虛名,屠戮同宗敗壞天道!”
  這幾句話有如針扎芒刺正戳痛處,趙益真神色鐵青喉間噎哽,四周為晉王許以名利招來的百余江湖豪客旁門左道,更是個個惱羞成怒啐罵頓起。
  朱不料柳少陽身處險地竟會如此硬氣,臉色一沉怒喝道::“諸公聽命,這人反叛作亂乃當今第一大寇,死到臨頭還兀自胡言亂語,誰能誅此惡賊便是大功一件!”
  四周諸人聽聞此言正要群起而上,忽聽得有人高聲叫道:“那邊閣上起火了!”晉王府眾人一驚盡都打眼去瞧,只見數十丈外的寢宮后閣之中烈焰熊熊,轉眼紅光熾盛大有燎原之勢。
  趙益真眼覷眾人逢變驚嚷,按劍縱聲道:“王府各衛甲兵速去擔水將火熄滅,其余江湖諸派好手在此,莫要因亂縱走了反賊!”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