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67 暗箭難防


  柳少陽知道上官絕此時已對朱恨之入骨,心頭暗道:“上官絕人稱‘無影寒圣’玄宗武功自是不說,單只一身來無影去無蹤的輕功便是武林罕有。他說今日不死來日定可雪恨的話,只怕倒非空言恫嚇!”
  誰知那晉王朱聽聞此話陰笑數聲,臉上神色古怪至極。上官絕聽出他有嘲諷之意心底一沉,忍不住慍道:“小子的話有何不對么?殿下緣何要聞言發笑?”
  晉王朱輕咳數下,甕聲甕氣道:“對是不對那可難說得緊,總之我覺得好笑便是!”
  上官絕忖不透他話里的意思正是納罕,忽覺咫尺之地有金刃破空后心霎時一涼。。第一時間更新低頭急覷唯感劇痛,竟有鮮血貫體噴將出來!
  他本能之下身子朝前疾撲,將透入體內的鋒刃逼讓而出,身子一個踉蹌勉強未倒。聽得左近眾弟子驚呼出聲,心知是遭了身旁之人暗算。驚怒交迸手中長劍遁勢斜轉,“冰雪玄功”順勁而生迅如驚雷劈出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不想自己身后偷襲的那人早有防備,一招得手旋即身形疾掠頓去。上官絕這反手一劍雖是勢猛快極,卻也劃道寒芒堪堪斬在空處。
  此時場中內外諸人只覺眼前一花,那原本站在昆侖派這頭的藍衣劍客,已翻身立于四周晉王麾下的眾高手甲士一邊。
  上官絕身子晃了晃,朝那藍衣客一字一句切齒道:“葉靈義,你為什么要暗算于我……”一語未罷頭暈目眩,整個人站將不住朝后倒去。四周回過神來的七八名昆侖派弟子,連搶上來將上官絕扶住。第一時間更新有人出手疾拂了他胸腹后心幾處要穴,那有如泉涌般的鮮血方才有緩。
  晉王朱面有得色,神情戲謔哂笑道:“上官掌門,如今你還要說自己能生離此間么?縱然你才智再高也料想不到,葉羽士早就是本王這邊的人了!”四周入幕晉王府的江湖高手和帶甲衛士得意之余,也都跟著朱哄笑起來。
  柳少陽當年在靈源山時曾眼見上官絕突施暗算又在諸派間從中挑撥,因而對他并無多少好感。可如今眼瞅此人被自己門下弟子暗算命在頃刻,也不禁心頭激蕩燃起些許義憤憐憫之情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上官絕身中的這一劍正從后心透胸而過,眼下尚未氣絕全賴畢身修為精絕真氣不散。他此時瀕死之際心中甚是不甘,強聚股真元保得神智清明,長劍朝前一指銳眸明睜,冷笑數聲道:“本座實在不敢相信,自己視作骨肉的徒兒竟會欺師滅祖……葉靈義,你身為昆侖派首徒我這些年待你不薄,你為何要欺叛于我!”
  那廂的葉靈義先沖朱俯身一禮,而后斜瞥了上官絕一眼,嘿聲笑道:“正所謂‘識時務者為俊杰’,朱已死秦王這邊再也不能爭奪帝位,咱們昆侖派想奪玄宗正統已然不成。所幸徒兒經著趙掌門點撥棄暗投明,從此為晉王殿下赴湯蹈刃甘效犬馬之勞!此事說來還要多謝師尊成全,若非您老人家說什么為報知遇之恩要來行刺,我又如何能為晉王徹除肘腋立此大功!”
  昆侖派這邊諸人聽了此話,盡罵葉靈義弒師叛宗喪心病狂,人人憤恨戟指啐喝連連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不想那葉靈義心狠手辣城府更深,只是面上含笑恍若未聞。
  上官絕慘嘆數聲萬念俱灰,眼覷四面刀槍如林圍得有如鐵桶,恍惚之際想道:“今日看來命里當絕難逃一死,昆侖派數百年的名頭也隨之墮得盡了。爭奪玄宗正統的大事已然不成,活著還有什么滋味!”忖罷只覺重傷之下身重足輕意識模糊,垂手待死不再言語。
  此刻朱眼中戾氣大盛,舉手一揮森然道:“本王有命,這些人都是附逆亂黨的余孽,一個活口都要不留!”
  七八名所余的昆侖派弟子,此刻已結成師門守御劍陣,將神智混沌的上官絕護在當中。四周遍布的晉王府高手侍衛聽了主人之命,個個搶功齊聲吶喊抽刃一擁而上。
  如此一來,縱然昆侖派這邊眾弟子武功不俗人人拼命,于這等亂刃齊下八方來殺又哪里遮攔得定。但見場中金刃亂舞寒芒四迸,所成劍陣立垮先后倒在血泊之中。
  忽聽得一聲怒吼猶如龍吟鬼嘯,場中的上官絕好似回過神來又直如魔怪附體,手足亂揮劍中夾掌,跌跌撞撞裹得四遭瑟瑟寒風,狀若癲狂招招盡是搏命之術。
  霎時間他周身又添數創卻渾若不覺,嘶吼連連聲聲凄厲。眼看血肉模糊隨時都要仆地死去,卻又每出一劍一掌都有莫測之威。一時驚得左近揮刃砍殺的眾江湖高手竟而生怯,不自主間退讓開來盡皆愕然。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