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60 萬民祈雨


  二人沿著官道往北,一路之上所過州衙縣府,但見遍張的緝拿榜文畫影圖形之中,多有五行門首腦頭目畫像。
  這些個東西柳少陽前日里自嶺南北返,雖未走坦途官道要鎮之路,卻也瞧得已然不少。好在此等按圖索驥之事本就繪有出入,自己和莫凌濤下山之時為保萬全,又特地喬裝改扮。是以中州之地三教九流雖眾,兩人穿州過府卻也未引得旁人生疑。
  這一日擺渡過了黃河到得澤州地界,眼瞅雖至秋日時節,不曾想偏是天干地燥四野無風。柳少陽心生詫異之余,朝百里遠近丘梁打眼眺過,但見池川河渠泥沙俱干,草木枯槁田壟干涸,儼然一副大旱情形。
  柳少陽有二人觀此異象正自驚疑,忽見有黎庶鄉民成群結伍,往西喧嚷而去。柳少陽攔住名從身旁經過的莊稼漢子,問道:“足下可見告知鄉親們如此盡皆趕路,是要往何處去么?”
  “兩位有所不知,如今正值秋高稻麥欲熟,偏偏天迭降著實可惱。第一時間更新聽說幾百里外的開封府暴雨近旬已成澤國,可我們澤州這廂卻足足四個月天氣悶熱滴雨未落,鄉親們眼瞅田間莊禾枯死卻都是束手無策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今日聽聞玨山的真武殿有個游方道士禱天求雨,我等心中急切這是要去瞧個究竟!”那漢子似是心頭焦躁,連聲應道。
  說罷也不等柳少陽二人再說什么,匆匆別過繼往西趕去。莫凌濤聽了這話渾然不信,啐聲道:“這呼風喚雨之術,相傳需得能通天道的高士為之。第一時間更新上古至今得有此能者,也不過屈指可數。縱然我師尊他老人家玄法淵博,也未曾自承有此之能。咱們這便去瞧瞧是哪家野觀里的妖道,竟敢放此大言蠱惑人心!”
  柳少陽心系晉王謀位結好之事,本不想去瞧這等熱鬧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但聽莫凌濤如此一說頓而也生興致,兩人旋即混入鄉民百姓之中一道朝西行去。
  二人走了約莫半個時辰,只見山巒巍峨雖秋不失蒼翠,云霧繚繞林木蔥蘢,數座青峰連綿相應擎天而起。
  柳少陽覷了這等奇絕山色心中暗贊,但轉眼瞅到山腳之下卻又不禁眉頭微蹙。原來西首峰前人潮層層密密麻麻,足已聚了逾萬百姓。且不斷有人跪拜于地,已然足有十之七八。不少人臉上神情雖是急切,卻也只是抬首揚頸,往西峰頂上的真武殿遙遙而望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他眼見這些人緊趕慢趕,來瞧祈天求雨。此時卻都拜跪于山下,心頭納罕著實不明緣故。隨即問過身旁一名儒冠書生,這才知道原來那求雨的道人登山之時留有箴言,此間觀中供奉真武大帝,地靈山秀本是水神道場。第一時間更新如若香火旺盛不衰,可保百里千鄉風調雨順。
  但只因道觀百年荒廢無人問津,神臺蒙塵不敬玄天,終使真武帝君漸疏福澤,這才引得如今天之災秋來奇旱。如今那道人自稱來此潛心作法,乃是誠請帝君恕容再顧,揮降甘霖庇佑蒼生。倘若來此之人不在山下良久虔誠悔過,妄自登山驚擾神明,心無敬畏天必不佑。
  莫凌濤在一旁聽那儒生徐徐道罷,冷笑數聲撇嘴不屑道:“什么不奉神明帝君降罪,分明便是那妖道的信口胡言。我瞧這幫鄉野愚民盡被這場無妄之災急糊涂了,青天白日里竟伏拜遍地端的是好不可笑!”
  他這話聲音雖是不大,但已惹得四周之人怒目而視。卻也有人聽聞此言心生疑慮,面色猶豫站起身來。柳少陽生怕莫凌濤再出言譏諷,惹得眾鄉民生忿肇來事端。緊忙臉色微沉不由分說,將他拉出人叢之外。
  “門主,連你也相信這等蠱惑胡言不成?”莫凌濤素覺柳少陽雖名為門主,卻向來對自己以禮相待。此時見他驀而神情不悅,禁不住怔道。
  柳少陽神情一整,低聲嘆道:“世俗欲盛宵小猖獗,確該敬畏神明以能揚善去惡。且不論那道人是否有請神布雨的通天之能,籍此契機能得正人心也是好的。咱們姑且莫要從旁冷言相向,暗地里瞧瞧那道人有何本領便是!”
  莫凌濤心中絕不信一游方道人,能身具故老相傳中玄門絕士才有的通證天道之能。此時聽柳少陽說要暗中去瞧那道人究竟,自然甚合心意。兩人當即展開身法奔縱數里,繞過西峰之前人叢打南嶺背陰處登攀。一番周折過罷,這才趕至玨山西頂的真武殿之前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