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58 風云暗涌


  柳少陽聽聞此話眉頭微蹙即舒,口中雖是豪言應允下來,但心中卻空蕩蕩的渾沒多少計較。
  他深知如今的天下明廷兵馬百萬江山穩固,自己和五行門這些幸存弟兄已被定為亂黨,四海不容只得占山為寇。倘若想要擺脫明廷圍剿只有興兵造反,可禍亂天下實屬大惡之舉不可輕為,何況奸細雖去卻實力大損孤掌難鳴,貿然舉事無異于以卵擊石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柳少陽思來想去未得良謀,佳肴酒肉穿腸著實口不知味。
  一旁的玄青見他神思不屬已猜到幾分緣由,探過身來低聲道:“門主切莫憂慮,今夜只管與兄弟們在此豪飲,待到明日我與吳大哥有件干系大家伙前途的喜事請你定奪!”柳少陽瞧他說得煞有介事,心頭稍安卻也不禁犯起疑來。
  廳中酒席散罷吳冠雄將寨子里東首的上房騰將出來,布置一番給柳少陽幾人暫為安頓住下。到得翌日清晨,又將柳少陽同金玄策等人請到正廳,并著寨中其余三五頭領開堂議事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柳少陽見正堂里的香案之上,供奉著呂子通、方天祿等已然離世的眾多雄杰牌位。他此時接替呂子通身為門主,傷慟之際帶頭祭拜過了。這才按著昔日的規矩請出門中信物五行令,自在上首的位置端然坐下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吳冠雄率寨中頭目行過拜見之禮,分在下首旁側坐定,之后拿出兩封密信恭敬承上。柳少陽取信展開一瞧,心下不禁暗暗吃驚。
  原來頭里一封,是陰山鬼王以北元太師的署名所書。信里言詞勉勵重申昔年結盟之事,其意是讓雞公山上的周吳舊部重整旗鼓就地做大,聯絡各路江湖反明勢力,以待他日蒙元鐵騎南來舉事呼應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他徐徐將信看罷,不禁想起了叔父呂子通的臨死之言。心意篤定又去看那第二封信,這回甫才看了開頭,心下便已驚疑更甚。
  原來寫這封信的是華山派掌門趙益真,信上所言先是直陳廟堂社稷之事,說東宮身為儲君無德無能他日叔侄不容,且暗指秦王朱之死與那朱允有關。
  而后又道晉王朱有雄才偉略當居帝位,廣納賢才愿邀五行門等豪杰相助,入衛京師以清君側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事成之后晉王有約,非但將昔年周吳舊部謀反之事既往不咎,還要褒獎元勛論功行賞。
  柳少陽前后看了沉吟半晌,向吳冠雄詢問起兩封密信的來歷。得知第一封信乃為陰山鬼王坐下二弟子阿魯臺帶人送到,第二封信則是華山派大弟子傅平藏悄然遞上山來的。
  柳少陽心知既是如此,書信的真偽自是無需置疑。當下一面自顧盤算,一面讓廳里在座諸人各抒己見。
  吳冠雄思量多日早有主意,旋即便道:“門主初來可能有所不知,咱們五百兄弟雖已在這雞公山暫且立足,可勁敵四顧委實寐不能安。先不說左近的義陽三關布有精兵強卒,單只各處的屯兵衛、巡檢司就屢屢前來進剿。就在前些日子,周臨府衙還調來兵馬萬人,圍困攻打山寨足有月余。弟兄們仗著山險澗深幾經周旋,才將官軍逼退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屬下尋思長久下去,山寨只怕終究難保。我等都是華夏男兒,與蒙元宵小不可共事。可幫著晉王爭奪帝位,卻大有商榷的余地!”
  這一番話緩緩說完,身側的玄青亦道:“門主,咱們五行門昔年數萬幫眾在江湖上何等聲勢,可這幾年被朝廷趕盡殺絕四散天涯,想要翻身非得借勢他人不可。依著我看吳大哥所言甚是在理,昔年唐肅宗借兵回紇遺患無窮,石敬瑭引旅契丹為唾至今,引得外夷入寇自是決然不成的。但如今晉王朱既然要爭奪帝位,對咱們稱得上有利無弊。事情倘若不成,我等繼續做這綠林響馬便是。可如若真能成功,咱們五行門伏匿各處的兄弟們便可免遭官府捕剿,再也不用亡命奔波……”
  玄青說到此節臉上現出憂慮之色,頓了頓輕嘆一聲:“只是咱們都沒同這朱打過交道,難保此人不是過河拆橋之輩。這些日子我主意忖度不下,就怕貿然聯手反遭算計。到頭來我玄青一人送了性命是小,豈可再搭上這許多死里逃生的兄弟!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神色凝重,半晌出言發問:“陰山鬼王那邊老主人曾有遺訓,眼下咱們莫樹強敵暫且與蒙韃虛與委蛇。至于晉王朱那邊,傅平藏送信之時可說過如何聯絡?”
  吳冠雄聞言雙目一亮,欣然道:“這么說來門主是想同那朱聯手了?數月前傅平藏那廝送信之時,說咱們若覺得此事可為,便隨他去趟太原城與晉王親議。那時屬下自覺此等大事做不得主,便先將那姓傅的好言送走。如今既然門主得以歸返,要怎么干兄弟們盡都信服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