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57 巧然聚首


  柳少陽眼見左右嶺上的現身之人持刀擎旗,顯然都是盤踞山中的綠林悍匪,當下拔出赤虹劍立在車前,沉聲沖身旁金、莫二人道:“來的點子當真不少,糾纏起來只怕煩不勝煩。一會若是斗將起來我徑將攔木挑開,咱們護住車子沖將過去便是!”
  莫凌濤和金玄策聞言點頭相應,旋即一左一右持劍將馬車護住。高處的一干響馬喧嚷數聲漸靜下來,但見東首山上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漢越眾而出,高聲喝道:“山下的朋友,我們雞公山的江湖強梁圖財不取命,識相的便把身上的寶貝盡留下了罷!”
  柳少陽遁聲朝那人瞧去,面上神色禁不住一怔,驚道:“吳大哥,怎么是你!”那大漢瞧清是柳少陽幾人,臉上也現出錯愕之色,驀而喜道:“門主,你們來此怎地不事先招呼一聲!”
  原來那為首的漢子乃為熟識,竟而正是昔年里五行門圣水旗下的頭目,江湖人稱“銅手鐵臂”的吳冠雄。第一時間更新此時金玄策和莫凌濤也將吳冠雄認出,驚詫之際臉上露出欣愉之色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吳冠雄眼見打山下經過的是柳少陽等人,緊忙令眾響馬嘍羅收了兵刃迎下山來,自己則大步趕到柳少陽身前,拜伏于地澀聲道:“屬下不知門主得來,無端冒犯當真失禮!”
  柳少陽不意倏見故人舊屬,緊忙將他扶起,欣然笑道:“吳大哥不必多禮,我甫回中土就能見到昔日兄弟,著實高興得緊!”
  水玄靈聽得外面歡聲喧嚷也下車來瞧,眼見除了吳冠雄外來的也盡是當年五行門中州諸堂口的兄弟,多年顛沛兩廂乍見自是欣喜不禁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吳冠雄則說雞公山上如今建有寨壘,還聚攬有數百五行門昔年的各路兄弟,當下請諸人山上詳敘。
  柳少陽本忖當年護著少主張鳳走得匆忙,如今尋覓昔日舊部著實要費一番功夫。不曾想當真無巧不巧,甫踏中州之地便尋到了這許多五行門的舊日兄弟。
  眾人沿山路往雞公山主峰登去,但見溪澗瀠委霧鎖山險,委實青分豫楚、襟扼三江。第一時間更新走到半山腰時見道連立柵欄,早已有嘍羅先行趕上山寨報信,此時鼓聲嫌詔號角齊鳴,已有人率眾迎了出來。
  但瞅隊中頭里是個著襲白衣的弱冠少年,驟瞧柳少陽等人神情激動難抑,疾奔數步顫聲道:“門主,金大哥,玄靈姐,你們……你們總算是回來了!”
  柳少陽見這少年竟是玄青,伸手拍了拍他肩頭,笑道:“你這娃兒無恙便好,比幾年前可又要高壯得多了!”
  眾人旋即說笑一番,吳冠雄同一眾五行門舊屬將柳少陽等人請入寨中。第一時間更新柳少陽行得幾步忽覺身后有人襲來,他不及細想身子本能往側里一讓,左手陡翻已按在了來人肩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卻見那人面色黝黑神情挪揄,呲牙咧嘴連嚷道:“少陽哥,才幾年不見你便不認識我了,使這么大勁做什么!”原來這斜刺里來的也算熟人,乃是柳少陽昔年的舊識小黑!
  柳少陽見竟是他臉上嘿然一笑,將手松開笑罵道:“我只當有哪個毛賊想要松松筋骨,你小子怎會也在這里!”
  原來當初五行門舉事之前,曾將總舵內的伙夫仆從盡數遣散。第一時間更新這小黑雖蒙呂子通收養多年,卻終歸只是個灶臺管事,自也只得拿了銀子不舍離去。柳少陽本想他已做了尋常百姓,如今能在此見了委實出乎意料。
  還未待那小黑答話,玄清已經從旁接過話茬道:“少陽哥你有所不知,當初可多虧了小黑哥先來中州的各堂口報信,咱們這許多兄弟才得以逃過浩劫。如今吳大哥做了寨主我毛遂自薦勉為軍師,小黑哥就在山下的信陽縣討了媳婦,置了家酒肆飯鋪的生意。這幾年城里有什么信兒他便傳將出來,山上寨子里數百兄弟的吃喝用度,也多是他暗地里買辦來的!”
  一旁的水玄靈聽罷笑道:“想不到幾年未見小黑變了老黑,除了惹是生非插科打諢,還著實長了不少真本事!”小黑聽了這話神色訕然為之一窘,柳少陽等人卻聞言盡哄笑起來。
  吳冠雄眼瞅天色黃昏,當下在山寨的聚義廳里擺酒設宴,眾人這才坐在一處盡敘前事。吳冠雄講了自己當年同玄青北來報信,正逢各堂口的門中兄弟聞訊四遁。眾人為避官府的兵差各處追剿,只得上了雞公山落草為寇挨至今日。柳少陽也將自己數人逃到海上遠走異邦,以及少主張鳳不愿歸返等事盡皆說了。
  這廂席間酒過三巡,吳冠雄站起身來俯身一禮,沖柳少陽嘆道:“門主,咱們五行門原先諸舵口經營的各鏢行、旅肆、船幫、碼頭,都已被官府清點查封得盡了。各分舵的兄弟們有的被捕株罪,有的逃遁不知去向,剩下有些音信的都聚在了這里。咱們這些人無奈做了綠林響馬,可如此山野為寇終究不甘。日盼夜盼就等您回來主持大局,秉承老主人的遺愿再震聲威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