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55 力搏鬼雄


  此時艙中的金玄策、莫凌濤聞聲趕將出來,乍瞧這番情形俱都吃了一驚。柳少陽暗怪自己沒能提防,不覺之下還是著了對頭的道兒。此時眼瞅那兩艘打著怪旗的來船隨流愈近,緊忙搶到后梢扳舵,叫道:“是九黎教的人,快快把船駛到江邊!”
  幾人聽了這話回過神來,急切間掰下艙板作槳轉過船頭。待到堪堪劃至岸邊,身后追來的兩船已只相距數十丈上下。
  當下柳少陽點了葉小青睡穴裹在懷中,同水玄靈在前跳船先走,金玄策、莫凌濤二人則提劍斷后。驀地里呼喝之中響起數聲怪嘯,聽來盡是高手意在逞威攝膽,一陣毒箭嗖嗖風響如雨射來。
  金玄策情急下隨手扯過船上白帆,一團疾舞如練如幕,把飛至的毒失紛紛掃落卷住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柳少陽諸人奔行百丈趕至江邊官道,正巧碰到有十余騎縱馳而來。
  水玄靈嬌喝一聲飛身掠上,將頭里一個紈绔模樣之人展臂提起。也不顧那人哇哇亂叫,隨手擲在了道旁的叢草之中。緊接著又扭身反腿如風掃過,踢下后面的一名布衣仆從。兩手勒住韁繩已上了其中一匹,回頭沖柳少陽急叫道:“事急從權,上馬快走!”
  柳少陽瞅著這幫人盡騎高頭良駒,似是左近的富家子弟帶家丁出門游獵。第一時間更新他自是不想為這等綠林盜匪之事,但眼下強敵猝至也唯有心頭暗自苦笑,抱著葉小青翻身上了另一匹健馬。后面的金、莫二人也順勢將兩名家仆打扮的大漢拋下,各自搶了匹馬縱身躍上。如此這般五人四騎,于一眾丁仆的驚駭之下絕塵馳去。
  眾人朝北奔出數里,忽聽得身后蹄聲雜沓有人追來。柳少陽那馬伏著兩人此時已落在最后,他回頭去瞧眼見有六七名異服漢子打馬馭騎緊跟而來。顯是效仿自己這邊也搶了那伙家丁的馬匹,這才能一路銜尾來得如此之快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莫凌濤回頭瞧了冷哼怒道:“這班宵小欺人太甚,只這幾人還怕了他們不成!”說罷作勢欲要返身搏殺。
  柳少陽那日瞧過寧伏幽一身奇毒的厲害,念及心凜唯恐眾人有失,緊忙肅聲道:“這伙邪魔行止毒辣,莫要與之糾纏,速速脫身為上!”莫凌濤聽了這話只得作罷,繼而拍馬驅騎飛奔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追來的數騎里為首之人尖腮長耳著襲黑衣,覷得追至十多丈遠近,遙遙厲喝道:“兀那漢子,留下東西便饒你性命!”
  說罷陡然長嘯一聲卷股黑風,身子離鞍騰空而起形如妖擊鬼進。一條丈許長鞭宛如支鋼槍鐵矛陰氣森然,所攜氣勁如刀朝柳少陽的后心直戳過來,未及晃眼鞭梢已抵至近前。
  柳少陽人在馬上真氣卻早凝貫全身,覺出身后陰氣颯然猛喝一聲,感順來勢拔劍側掃揮出。但見燦然寒光瞬閃而過,這一劍正斬在那黑衣人擊來的鞭身之上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不想那原本堅如百煉精鋼的長鞭,與猛厲絕倫的劍鋒寒芒一擊頓如繞指柔絲。黑衣人足不點地凌空不墜,長鞭好似吐信靈蛇疾卷在了劍刃之上。
  一時間柳少陽周身陰風瑟瑟如墜冰窖,只覺手腕一股寒勁如潮涌來,微驚之余急轉內勁相抗。瞬息之際兩人內勁隔物攪在一處鼓蕩激斗,非但那把赤虹寶劍的劍身跳躍嗡鳴,就連卷在上面的長鞭也是震顫不已質色大變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那黑衣客覺出柳少陽內勁精純,嘶聲笑道:“仇某得逢如此勁敵,痛快,痛快!”柳少陽聞了這聲嘶喝,心念如電想起一人名號。知道乃是百越稱絕江湖曉名,九黎教六天魔之首的‘靈魔’仇遠絕到了,暗駭之際亦是豪氣陡生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此時前面的莫凌濤、金玄策覷得柳少陽勢危,已趕在了后面的九黎教其余人追過之前,勒馬緩馳探過身來,兩道寒光乍相起處左右出劍夾攻。
  這廂仇遠絕相較內力急切未占上風,眼瞅周身勢危騰轉身來左手成爪,來掃柳少陽胯下坐騎。柳少陽眼觀六路覷得真切,見此人要將自己顛下馬去。右手長劍勁勢不松,左手出指如電來拂對頭腕間脈門。
  不想自己指尖甫動仇遠絕已念在頭里,便爪為掌霎翻陰勁如山,竟斜里一轉來拍柳少陽肋腹。柳少陽這一指本就存了幾分后勁,瞧得有變指端屈伸換招亦疾,運起畢身勁息氣沖掌心,沉于腰間硬撼仇遠絕這絕倫傾力的一擊。
  仇遠絕身在百越日久不悉江淮武林,但一招之下也覺出柳少陽乃玄門南脈里少有的高手。抑且又深知他既能獨挑“隱魔”寧伏幽,手底著實有過人之能。是以絲毫未敢托大,這一掌儼然竭盡生平所能。
  兩廂惡搏“砰!”地一聲悶響,柳少陽收在肋前取作守勢的一掌只覺勁氣如潮。旋即使個萬化混元的“卸”字訣,將涌來掌力順遂一轉散入周身。
  仇遠絕這邊掌力迸出的一瞬,先是覺得如同擊在堵銅墻鐵壁之上,待到摧加掌勢卻又猛感混無著力所在。
  他暗自驚震之際,眼見左右攻來的雷霆兩劍已刷刷刺至近前。心知再有纏斗絕難討得好去,無奈只好勁氣乍斂收鞭倒掠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