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54 湞水行舟


  金玄策等人聽了這話俱是一驚,柳少陽面有憂色,繼而又道:“這條路是北出嶺南的必經之道,九黎教的人算準了我要打此經過,這才搶先趕到此地等候。那寧伏幽的雙眼確實瞎了,可他卻能聽出我的聲音。方才他們只是人手未齊沒得輕動,招惹上了這幫邪魔外道,只怕事情已難以善了了!”
  莫凌濤聽得心有慍怒,不忿道:“這九黎教又不是閻王老子,恁地如此蠻橫霸道!那寧伏幽落得殘廢咎由自取,這筆賬還真要算到門主頭上不成!”
  柳少陽見莫凌濤不明其中內情,只當九黎教大動干戈是為給寧伏幽報仇,暗嘆一聲苦笑不語。第一時間更新他江湖闖蕩多載本不是怕事之人,但此際心中委實后悔卷入了這場玄門秘寶的爭奪之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可事到如今柳少陽更是明白,此時既然已為對頭盯上,縱然交出天璇訣也于事無補。眼下唯有邊走邊瞧步步小心,方有機會脫卻此劫轉危為安。
  五人當下為避追趕乘車馭馬改行偏僻小路,直走到日薄西山方才覓得處古廟歇宿。第一時間更新翌日清晨驅車啟程,又行了數十里地前面荊叢遍地幾近無路,唯見一條江水淌出青山蜿蜒南來。
  柳少陽瞧那套車健馬數日奔波奄奄欲斃,當下尋思轉走水路也可多掩行藏少生事端。眾人當即將車棄了準擬尋船北上,但在江邊候了半個時辰捕魚舟船雖有幾條,卻唯獨不見載客的渡船。
  眾人正是沒奈何處,忽見有條兩丈快船自北朝南而來。船尾一名艄公搖櫓掌舵,手頭精熟顯是行家里手。另有一名船工矮身手撐竹蒿,再下首劃水幫襯。
  柳少陽眼覷來了船家,提聲朗然道:“我等要往北邊趕過,勞煩艄公大哥行個方便!”聲音以真氣裹挾,遙遙往江面送出。
  那船家聽見呼喝將船轉舵擺來,泊在岸邊應聲道:“幾位客官,咱家這船往北只到樂昌縣,船資付上一兩二錢便可!”
  柳少陽微一沉吟,笑道:“船家公,依你所言就到樂昌!只是這廂出行帶有家中女眷,路上圖個清靜莫要載其余客人,銀錢好說付你五兩便是!”說罷摸出塊五兩碎銀,伸手一擲拋將過去
  那船家撩衫將銀子兜住揣了,白得了幾倍便宜登時眉開眼笑,搭出板來引了柳少陽五人上船請入烏篷艙里。第一時間更新旋即船桿一撐呼個號子,舳艫往江心劃過便朝北駛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眾人連日顛簸這回總算緩過勁兒來,當下取出干糧清水飽餐一頓。而后莫凌濤與金玄策身居一邊盤膝養神,葉小青則數日來隨柳少陽趕路甚是疲倦,此刻到了船上心中頓寬在艙中不覺斜倚睡去。第一時間更新柳少陽將她安頓妥當,自個兒踱步走出艙來。
  那船家公瞅見柳少陽出來,當下將舵交與身旁那船工來掌,自個兒則撐蒿行到船頭,沖柳少陽道:“正午的太陽毒辣得緊,客官不去艙中避暑歇息么?”
  柳少陽眼瞅江流徐緩清波碧水,聞言應道:“煩勞船家公掛懷,我也是氣悶出來瞧瞧。我乍來嶺南地界不熟,還未曾請教這條江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 那艄公聽柳少陽說打外地而來卻沒有半點訝異,臉色平平心不在焉道:“這條江乃出海源流名喚湞水,溯行往北出了韶州府上岸,可以通連湖廣地界!”
  柳少陽心頭一動,朝那艄公上下打量,笑道:“原來船家好生眼力,早瞧出我等是遠道至此,不知可否猜得到打何處而來?”
  那船家公面上一熱,微有訕然道:“公子說笑了,小的靠掌船糊口收人工錢自有規矩,客官的來歷是從不探問的!”
  柳少陽見他神情微異不免存疑,趕巧水玄靈也自艙中走出打起岔來,兩人隨口閑談幾句話頭便為引過。
  又過了半晌功夫,那艄公似有不耐從旁又道:“前面水漲船頭吃重難行,客官還是回艙中歇過的好!”
  柳少陽和水玄靈聽這話說得在理正要回艙,忽見遠處兩艘大船一左一右從上游順流而下,沿江船艇遇了紛紛兩側避讓。柳少陽望在眼里不由駐足,但見兩條艨艟頭里各一面大旗,上面隱然繪有獸首人身的古怪圖騰之屬。
  水玄靈見他瞧了一覷之下亦自稱奇,出言問那艄公道:“船家,你可知對面那兩條船是什么來頭?怎么江上的其他舟船見了,盡都要匆匆避開?”
  那船老大神情一怔,旋即干笑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小的才來這江上操舟不久,委實不曉還望海涵!”
  說話的這當功夫,那江上的兩條來船順流而下駛得更近。柳少陽雙眼盯著那船上所打的怪旗,心頭猛地省悟過來,沉聲厲語道:“艄公,我等有事暫且不往北走,煩勞將船速往江邊駛過!”
  誰知話音甫落,那艄公竟是臉色陡變并不吱聲,猛地飛身一躍縱入江中。緊接著又是“撲通”一聲,后艄那掌舵的船工也使個猛子扎入水里,頓時不見蹤影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