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47 暴雨波


  五人駕船在海上舵轉西北,順風破浪行了堪近十日。柳少陽不斷以羅盤校勘方位,眼見再有幾天便可重登中土,眾人俱都高興不已。
  不想到了這一日晚間,巽位風勢驟而大減。柳少陽朝著繁星滿布夜空瞧去,赫見四方云聚徘徊不散。皓月行跡忽至陰星,徑闖入了畢宿八星陣里。
  他覷得天象變化如此,念及一事不禁眉頭大皺,心下暗凜起來。一旁的水玄靈見柳少陽憂心忡忡,只當他忖度此回中土禍福難料,關切之下走上前來,柔聲道:“門主,可是想到何等煩心事了么?其實這回得返中土,只要咱們齊心合力,想來不難在江湖上重振旗鼓,為隱匿蟄伏各處的兄弟們謀條出路!”
  柳少陽知她想得差了,當下伸手遙指天際,肅然道:“師姐你有所不知,古語道‘月失其行,離於箕者風,離於畢者雨。第一時間更新’如今在這船中仰觀夜空,分明是月經畢宿的天象,只怕左近海上不日就要有傾盆大雨誒!”
  水玄靈知道柳少陽向來所言不虛,心頭一跳打個激靈,禁不住著慌起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要知遠洋出海最忌狂風暴雨,若是天降驟雨艦毀船摧,任憑是誰本領再為高強,也要覆亡海中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眾人聽聞此言俱都驚疑暗駭,柳少陽一面在船上搭起革篷以備遮雨,一面同金玄策等人奮力將船劃得有如離弦飛簇,朝著西北陸岸方向駛去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誰知堪堪只是翌日,天際就果然陰云密布,灰蒙蒙地朝壓海面壓將下來,遮得四隅陰暗白晝如夜。
  隱約到了巳牌時分,眾人頭頂乍而悶雷連番轟鳴,道道閃電有如將天撕裂開來,霹靂頻現打在船身四遭的無邊滄海之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緊接著自艮位刮來陣陣怪風,驀地里將船上遮雨的革篷,刮得空中翻滾飄落海中。而后傾盆暴雨嘩然如潑,濁浪滾滾滔天如席卷來。
  這艘船原本是陳文毅為防海上風浪,特地備下的一艘三桅大船。即便所遇不測惡浪甚為猛烈,也極難將船翻覆海中。第一時間更新不曾想偏偏遇到這等罕見的大雨,艙中霎時間雨浪暴漲,船身隨著浪頭顛簸東倒西歪。
  柳少陽驚駭之際健步飛縱,竄到三根桅桿之前依次將那鼓蕩欲散的船帆拽下。又箭步奔至后梢手中扳舵,氣貫全身拼力將船穩住。其余四人也緊忙扔了手中船槳,去尋缸甕將涌入的無盡水浪舀出艙室。
  這時船身隨著大浪來勢打轉傾斜,艨艟上的諸人立足不穩四下踉蹌。倏而一個大浪翻過船舷沖上甲板,葉小青氣力柔弱為這股排山倒海般的惡潮猛沖,登時足下失力驚叫一聲,整個人隨勢朝海里飛去。
  柳少陽此刻身在船尾掌舵雖是瞧見,但相隔甚遠瞬息相救又哪里能夠?直急得霍然間駭呼驚喝,額首青筋迸起目疵欲裂。
  剎那之下那股濤浪卷過船身,柳少陽心如死灰搶到船邊,正要抱了萬一希冀往海里去瞧。但目之所見登時轉悲為喜,原來葉小青嬌小的身子掛在舡緣,并未掉入洶涌的洪流之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卻是全仗離得較近的水玄靈,適才情急猝行險招,疾掠而出俯身一式“倒掛金鐘”雙腳勾住船舷,右手疾伸堪堪將葉小青拉住。此刻她身子運勁朝里一翻,這才將嚇得幾近昏厥的葉小青又好端端地帶回船上。
  柳少陽眼見水玄靈竟會對葉小青舍命相救,一時間喉頭哽咽唯覺千言萬語難道謝意。水玄靈卻只是臉色蒼白淡然一笑,澀聲道:“門主,小青妹子的安危由我照拂便是,你快去將舵掌住大家伙才好熬過此劫!”
  這般一來五人里柳少陽身在后梢掌舵,奮起渾身玄勁將大船穩住。金玄策、莫凌濤二人手舞甕罐如飛,走馬燈似地將艙中源源積水潑出。水玄靈則一手抓住主桅,一手將葉小青護在懷中。
  如此過得半個時辰上下,風浪稍歇船身得穩,大雨卻依舊如注傾入艙中。柳少陽三人得以騰出手來,幫著將艙板間的海浪雨水往船外潑過。也虧得他幾人里多半是玄門一道的高手,手腳勁足氣力綿長。艙中涌入的暴雨這才源源而出,雖幾近勢危卻終究未將船身淹覆。
  這場大雨好似無休無止,直挨到第二日傍晚船只順著那陣陣突兀不止的海風,朝著西南方向漂得遠了,眾人頭頂上彤云漸去這才雨勢停歇。
  柳少陽五人把船內的雨水傾舀干凈,這才各舒口氣心知逃過浩劫。但轉而檢視艙中物品卻又是心底一沉,原來所備充足的淡水食物,幾近被風浪洪濤攜卷一空。更兼艙底水車損毀船槳盡失,縱然此刻船只未沉卻也只能隨風漂蕩。
  此際節氣堪近夏至,縱然如柳少陽天文地理所知甚多,也是想不透緣何會有東北風呼嘯而至。好在西南漂泊數日過罷,勁風又轉自巽位起勢刮往西北。眾人欣喜之下當即鼓足風帆,船只又朝著中土方向乘風而去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