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44 此去經年


  柳少陽豁然間想明此理,只覺心境空明諸事一時不縈于懷。當下凝神盤坐內息連轉周天,數個時辰過罷渾身百脈為之大暢,將多日來連番奔波苦斗的竭倦之意盡都掃去。
  他耳聽得船工打更之聲隱約作響,已然到了寅時五更天亮在即。當下起身緩步走出艙外,獨佇舷盼往東眺望。只見海天蒼茫彤云赤波,旭日方才甫露頭角,朝四隅散出點點晨光,將無垠的海面掩映上了一抹紅霞。
  這番景象柳少陽本是見過的,此刻再番瞧覷神思遙想,不禁憶起當年同江雪茵同往北山國的情形。黯然感喟之際,忽地想起江紫彥臨死之際的囑托來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他心頭一凜緊忙摸了摸胸口懷中,好在那本道樞玄經和正一天師令都還尚在。此番歷逢顛簸又在海中沉浮多時,所幸那本道樞玄經韌絲所制水火不侵,這才經此劫難未曾損毀。
  柳少陽見這本玄宗秘典無恙,又摸了摸那枚正一天師令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前塵恍惚之間,江紫彥臨死之前的一幕幕,在他腦海之中緩緩重現。心下傷懷之余,不禁苦笑:“江老前輩囑托我的事情,幾年下來竟沒有做到一件。況且我如今時運不濟,豪氣多有消磨。他老人家倘若泉下有知定然惱恨得緊,深悔所托非人了吧!”
  他想到這里怔然出神,不自覺間伸手按在了懸腰的赤虹寶劍之上,口中隨興喃喃道:“昔如埋劍常思出,今作閑云不計程……”
  一語未罷,忽聽得身后有人續聲長吟道:“盛事何由觀北伐,后人誰可繼西平?眼昏不奈陳編得,挑盡殘燈不肯明!”
  柳少陽心底一震轉過身去,只見一道金黃色的身影在晨曦的微光中走上前來,正是燕王朱棣。第一時間更新后面跟著一僧一道兩人儀止灑然,乃是那和尚道衍與武當派掌門盧秋云。
  柳少陽不意朱棣此刻竟也到了船舷之上,旋即拱手道:“柳某不知殿下來此,唐突失禮還望見諒!”
  朱棣微微一笑,正色道:“我也是在艙中氣悶隨處走走,眼瞧柳賢弟獨觀滄海這才上前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本王適才聽你吟詩心有所觸,實有一言相勸賢弟。昔年陸放翁作此詩已然耄耋之年,實是垂垂老矣壯志難酬。而柳賢弟方今齡不及而立,正是抱負不凡大展宏圖之時,何以有‘今作閑云不計程’之喟!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醍醐灌頂心生波瀾,一時竟而無以言對。第一時間更新朱棣卻霍地大袖一拂,朗聲道:“船隊一路往北前面就是海州地界了,那里商賈云集駛往外洋的私船甚多。你既盤算已定要東往異國,咱們不妨就此別過。本王這便在艙下擺酒踐行,唯盼賢弟早日歸來!”
  五行門六人并著陸百川吃過酒宴,當下各自喬裝改扮一番,就在海州的津埠下船上岸。陸百川家小俱在中土,又非欽犯自然不往琉球。
  柳少陽感激他折損兄弟,毀船舍命的相助之恩,硬是留下千兩銀票以作酬謝。第一時間更新陸百川推讓不過只得受了,旋即也與柳少陽等人別過。
  五行門諸人在碼頭之上尋了船家,只說往琉球采辦稀珍奇貨。那船老大心中雖是半信半疑,奈何柳少陽許以重金相酬。他得了好處便自也不再多問,心下歡喜隨即吆喝船工揚帆出海。
  眾人在舡上眼瞅中土陸岸漸漸遠去,此番死里逃生盡都嗟嘆不已。水玄靈思及前事也未多想,只是咋舌道:“想不到這位燕王雖也是狠辣之輩,卻還能如此念及舊情。否則咱們幾人只怕早已魂歸水府,身登那閻羅殿上了!”
  一旁的莫凌濤卻不以為然,搖了搖頭沉聲道:“這常言說得好‘人不為己天誅地滅’,我瞧那燕王只怕沒安什么好心!他之所以出手相救我等,想來是要咱們日后尋那朱允的晦氣,他好從中漁翁得利罷了!只不過我莫凌濤也非不知好歹之輩,他既然這回救我一命,莫某此后尋仇自當不去與他為難!”
  柳少陽見一時沒人想到昔年之事與那燕王有關,當下也不從中說破。只是想到此去海外千里,作別故土只怕經年難返。想起朱棣所云一展宏圖之言,心下不禁喟然長嘆。
  眾人難得出海一覽浩淼煙波,俱都掃去心頭多日的哀慟陰霾,大有逸興遄飛之快。就連葉小青也是風寒祛除言笑晏晏,與水玄靈等人在艙中閑聊起來。唯有那少主張鳳低頭垂首無甚言語,似是在想何等心事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