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43 思慮茫然


  三人走出正艙轉下木樓,莫凌濤的雙眼死死盯著那葛袍道人,忽而冷冷道:“楊師弟,多年不見別來無恙!若非親眼所見,莫某無論如何也想不到。江湖上聲名顯赫的‘太和四仙’,居然都身在燕王帳下甘受驅使!”
  柳少陽先前就聽朱棣喚此人為“楊先生”,知道此人便是“太和四仙”里的楊善登了。但見楊善登的臉上轉過一絲難堪,微有訕然道:
  “莫師哥言重了!自從幾年前師尊飄然而去不知所蹤,燕王隨后便請了掌門和我們三人入幕相助。當今天下玄門各派都想爭當正統以光門戶,有些個明里暗里早就依附了各路藩王,楚望南那老兒更是做了護國真人。我等也是瞧燕王殿下有九五至尊之相,思慮良久這才應邀!”
  莫凌濤冷笑數聲:“這么說來,倒是我見識短淺了!嘿嘿,莫某還要謝過你們這些個好同門念及舊情,沒讓那勞什子燕王斬了我的項上人頭!”
  楊善登面色微變,肅聲道:“師哥,做師弟的丑話說在頭里!師尊他老人家傳你一身玄功,為的是盼你能參悟玄法心歸正道,可絕不是讓你用來殺人了卻私怨的!常言道‘冤冤相報何時了’,你若再為昔年舊日的血債糾纏不休,我四人好言說盡他日可救不得你!”
  莫凌濤神情一寒,惱怒道:“好啊,你不做那清修羽士卻給燕王當了席下幕賓,大違清心靜修的玄門宗本,誰想你反來教訓起我了!哼,從今往后咱們同門之誼就此斷絕,你們‘太和四仙’奉承朝廷步那陽關坦途,莫某自去走報仇雪恨的獨木橋便是!”
  柳少陽見他二人同門之間言語失和,不由從旁相勸:“莫大哥,楊道長今日也是一番好意,還盼兩位權且忍讓莫要同門生隙!”
  莫凌濤礙于柳少陽的面子,旋即抑怒止口不言。第一時間更新而那楊善登本就玄法精深心境寬宏,笑了笑便將不悅一揭而過。當下將柳、莫二人引到下艙居室之前,指明居處自己則告辭轉身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但見楊善登手足之間似是動也未動,身形卻已騰空挪轉有若鴻羽飄出,只瞬息功夫便已倏忽而逝。
  莫凌濤瞧了冷哼一聲,顯然余怒未消甚是不屑。可柳少陽眼覷此人身法灑脫閑雅已至臻境,心底不禁由衷叫起好來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五行門七人分居甲板下的三間客艙,柳少陽與葉小青做了夫妻自居一室。他隨即別過莫凌濤推門而入,卻見里面除了葉小青臥居榻上之外,金玄策、水玄靈夫婦二人亦在室中。
  水玄靈乍見他安然而歸騰身站起,臉上綻出欣喜悅然之色。但那抹欣悅轉瞬即消,只是淡然道:“門主,小青妹子在海上受了些風寒,我給她把脈度氣瞧過當無大礙。你既然無恙便早點歇息,我與金師哥也該回去了!”
  金、水二人當下辭過離去,艙內便只剩下柳少陽和葉小青兩人。葉小青眼見柳少陽是回來了,勉提精神坐起身子,抱愧道:“小青這副樣子見相公,實在……實在是太為失禮!”
  柳少陽心頭一暖將她扶著躺下,去探葉小青額頭只覺仍有灼熱。當下伸手把住她兩腕穴脈,以至純真氣自手三陰陽六經徐徐導入。
  葉小青周身百骸充盈融暖沉睡過去,到得子時上下氣息流轉發了香汗,體內高燒這才緩緩消退。
  柳少陽盤膝榻上心緒紛雜,將白日里的種種之事反復思量。唯感這位乍逢的“舊識”燕王朱棣,著實手眼通天諸事盡知。這回之所以能在海上將自己七人救下,定是在錦衣親軍之中安有眼線,才可堪堪趕來相救。
  他念及此節禁不住瞿然一驚,猛然覺得多年來不少難以索解之事,又有些已能想得通了。當下微整思緒,暗自忖道:“當年叔父帶幫中好手到云居山探尋大漢遺寶,若非少林派的八大神僧及時趕到,只怕盡數都要死在那蔣所帶的一干錦衣衛手中。那時少林八僧曾言是受人之托,又說蔣等人的主上已然改變心意。如今看來昔年那所托少林八僧趕來相救,又說服朱元璋暫緩追尋寶藏的人,只有這燕王才有如此能耐。可燕王當時為什么要這么做?莫不是也想圖謀那筆敵國之財么?”
  柳少陽前后忖到這里,唯感其余之事一時還是難以明白。他心知這等事縱然當面去問燕王,此人心機深沉鋒芒難測,也是決然不會吐露的。
  他思來想去又無頭緒,耳聽得艙外濤聲漸息萬籟歸沉,心笙微動不禁搖頭苦笑:“柳少陽啊柳少陽,近些日子死了這許多至親之人,你還沒能勘破生死俗世么?再說明日便要與這位燕王別過,遠赴外洋琉球避禍去了,也不知有生之年還能不能得返中土。昔年的舊事如煙若夢已歸塵土,與我柳某再也沒有干系了。又何必要再費什么心思,想那些云里霧里機謀深算之事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