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38 驟而發難


  此時南邊而來的五艘艨艟前后驅進,已將在**沉浮的柳少陽等人前后圍住。上面的數百銀甲武士軍卒四周排開,個個持銃挺矛虎視眈眈。
  莫凌濤聽了這和尚所言又見這等陣仗,手上十指捏得咯咯作響,虎目賁怒低聲道:“門主,聽這賊禿驢話里的意思,八成是來與這伙錦衣衛搶功來的。我莫凌濤這一路也逃得夠啦,大丈夫生于天地豈可任人宰割,咱們這便與他們拼了吧!”
  身側的水玄靈也秀目惱恨,啐出數口苦咸海水,慘然道:“是啊,莫大哥說得一點不錯!與其身陷驚濤駭浪為人逼死,真不如與這些狗賊一搏死也瞑目!”
  柳少陽思慮縝密逢危不亂,此際雖是久戰脫力身陷絕境,但心中仍隱隱覺得眼前之事多有蹊蹺,當下沉聲道:“莫大哥、水師姐,你們二位稍安勿躁,圖生不易求死何難!我等眼下命懸人手插翅難遁,且先瞧瞧情形再拼個魚死網破又有何妨!”
  那宋克敖見這和尚眉宇間面相不善,早就沒來由的心底發怵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此時聽了這話一怔,瞅了瞅來船朱漆雕龍鎏金溢彩,其上紅黃令旗、儀氅、傳教幡等藩王儀仗俱全。第一時間更新心下不禁定了定神,干笑道:“若是下官沒有瞧錯,這船乃是燕王千歲的圣賜座船。末將官卑職小何德何能,百死不敢登之僭越!”
  那貌若病虎的和尚聞言冷哼一聲,揚聲微慍道:“你既知燕王千歲在此,傳命讓你登船議事乃是莫大的福澤,莫非還要公然抗命不成?”
  這邊的宋克敖心頭一顫,生怕真惹得燕王生怒吃罪不起,也顧不得心頭疑慮再有忖度,緊忙賠笑道:“承蒙燕王殿下抬愛,末將就恭敬不如從命了!”
  這邊的和尚聽罷撫掌一拍,身后武士揮鉞揚戟畫角齊鳴。第一時間更新兩船接舷搭上跳板,宋克敖整了整服袍走過對舡,抱拳躬身先施一禮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那方面大耳的和尚迎上前去,嘿笑道:“同知大人且隨我來,貧僧這就帶你去見王爺……”話語未落手中幻出一片銀光,竟仿佛一道閃電在風浪滔天的海上劃過。
  四周之人驟覷此變無不驚駭,待得屏息定睛去瞧,只見那適才立在船頭的和尚手中不知何時,已經多了一把寒光懾人的戒刀。第一時間更新宋克敖滿臉俱是驚詫不信之色,胸口鮮血激迸而出,身軀晃了晃勉強未倒。
  要知這紫袍客武功高強在錦衣衛中委實有數,曾與莫凌濤惡斗數百合不分勝負。不想如今疏于戒備以至一身武功沒顯分毫,便為人斫得胸腹盡裂眼見喪命。
  他本能之下右手霍探,還想去摸自己背上的鐵斧。卻抵不住那形如病虎的僧人揚手又是一刀,其勢光寒芒疾已趨化境。宋克敖的頭顱剎那為刀勢所觸,瞬間脫頸而起直往海中墜去。
  直到銀芒乍逝四迸滿蘊的刀意消卻,那和尚眉宇微擰揚手揮刃入鞘,宋克敖已然沒了首級的身子才鮮血狂噴轟然倒下!
  左近船上的護駕武士和一干錦衣衛,瞧得如此情形,霎時間有人喝彩,有人驚呼,更有人心下怔然楞在當場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海里的五行門諸人渾沒想到這和尚竟會猝下殺手,斬的還是同為明廷效力,官居錦衣衛同知的高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更是無不心頭震駭,竟一時俱忘了身處何地。
  那形貌兇惡的僧人瞬息之間斬罷宋克敖,斷聲喝道:“錦衣衛同知宋克敖犯上作亂已然伏誅,爾等余者拋刃束手便可無罪!”
  其音猶如虎嘯龍吟威勢迫人,大船上的兩百錦衣衛眼瞅主將亡命,聞聲驟而心膽俱喪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嘩啦之下竟有半數扔下兵刃,瑟瑟拜伏于甲板之上。
  這當口第二艘船上的錦衣千戶回過神來,仗劍一揮高聲喊道:“兄弟們別聽他的!咱們錦衣親軍此來緝賊奉的乃是上命,這賊僧也不知是何居心竟敢斬了同知大人。我等心底無愧有什么可懼,倒是倘若束手就擒只怕都要被殺人滅口!”
  此遭前來緝捕的錦衣衛除卻同知宋克敖,就數他品階官職最高。這么大聲一嚷其余之人心生警覺,紛紛持撿兵刃與這邊燕王船上的眾武士對峙起來。
  這錦衣千戶在官場混跡多年趨利避害,粗中有細絕非什么直腸渾人。他眼瞧對面王船上的和尚談笑殺人心狠手辣,雖想不透此番大變出于何故,卻也明白若要拋刃束手性命**不保。這才出言示警只盼眾人一心,或可化險為夷留得生機。
  那船頭的和尚面色怫然,緩緩又抽出了腰間的三尺戒刀。霍地虎吼一聲有如悶雷乍響,手里的戒刀竟化作寒星掣電擊出。嗡鳴銳響勢道威猛駭人,直朝數十丈外的錦衣千戶當胸飛去。
  那錦衣千戶渾沒想到這和尚與自己相距甚遠竟會猝下狠手,待得心下驚覺寒光銀芒已到眼前,情急之下也未多忖舉手揮劍一格。
  海里的柳少陽在燈火掩映下,與這等電光火石般的殺招覷得真切,忍不住喉頭一跳脫口驚呼。
  旁人只聽得玉碎銀鳴一聲金戈脆響,那錦衣衛千戶的長劍應聲斷作兩截。整個人被那把戒刀穿胸而過,身子隨勢跌出丈許,竟被釘死在了樓船的甲板之上!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