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37 生死之間


  諸人里便數莫凌濤江河不懼水性最好,甫一落海率先冒出頭來。緊接著金玄策、水玄靈、陸百川等三人也都先后浮出水面,伸手扒住了那條已然翻覆的舢板,喘息不定隨海浪上下浮蕩。
  隨即柳少陽屏氣凝神足下踏水而起,也左手抱著葉小青扣在了舢板邊上,卻唯獨不見木玄英和少主張鳳的蹤影。
  眾人憂急如焚有心下海去看究竟,但腳下水浪涌動乃是百丈洪濤,各自尚且命懸一線,如何還能再有旁騖。
  柳少陽眼瞧惡浪洶涌心頭正是悲涼,忽地瞅見身旁數尺隱然泛起些許水泡。他勉強伸出右手往下奮力去撈,竟抓住了一條不是知何人的手臂。但此時柳少陽腳踩波濤無著力處,竟把那人拉將不起。
  莫凌濤醒過神來從旁相助,這才把水下那人曳出海面。柳少陽等人借著火光月色定睛去瞧,只見此人渾身癱軟昏迷不醒,赫然竟是少主張鳳。
  眾人微然一怔俱已明白,想是木玄英落水之時奮身去救身旁的張鳳,這才使得張鳳不至為呼嘯波濤卷入海底。第一時間更新再而念及木玄英自己不通水性,此刻洪流翻涌定已溺亡水中,不禁人人心頭大慟。
  這半晌功夫錦衣衛的兩艘船艦已駛至左近,葉小青偎在柳少陽懷中神智尚還清醒,眼覷勢急掙扎幾下,顫聲道:“相公,這些人不會放過你的……你把我扔在海里,自個兒逃命去吧……”
  柳少陽驀而心情激蕩,胸臆熱血連涌,左臂一緊搖了搖頭道:“這怎么成!事到如今無論生死,咱們永遠在一起!”
  葉小青聞言將柳少陽摟住,心中忽而泛起一陣從未有過的安詳來,口中喃喃道:“是么……無論生死,咱們永遠在一起……”
  那船頭上的紫袍客見柳少陽等人舢板雖覆,竟是僥幸仍未葬身**。第一時間更新而此刻眾校卒所攜箭失俱已用盡,一時之間空有人多勢眾,竟拿在浪濤里沉浮的五行門諸人渾無辦法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他此番東來追剿五行門眾人可謂費勁心力,誰想到得此時竟仍擒不得一個逆黨活口。何況眼下風高浪急下海不得,心下不由惱羞成怒,寒聲喝道:“眾軍聽命只管驅船往前,把這幾個亡命作亂的逆匪撞下海去!”
  莫凌濤、金玄策、水玄靈等人挨到此時,早已疲憊萬分難堪一戰。聽了這等惡毒之策無不悲憤,盡篤定主意只等敵船靠近,便要沖將上去力搏而死。
  柳少陽聞言自知命在頃刻,心頭不知怎的竟沒有多少驚懼惶恐。第一時間更新他眼前雖是洶涌無邊的翻天惡浪,口鼻中海水灌入甚是腥咸,但腦海里卻混沌恍然之間,將前塵諸般往事如電轉過。
  就在這等生死關頭,南邊海上數里處忽而駛出五艘大船,其上號炮轟聲鳴響。緊接著八支火焰連珠箭攜光而起,劃過夜空在云霄間先后炸開。
  錦衣衛的眾軍卒眼瞅了這番情形,亦燃起五支火焰箭與之相應,而后個個面色凜然,俱朝那紫袍人望去待他示下。縱是柳少陽等人沉浮波濤此際九死一生,逢了這等變故也覺納罕。
  這廂船頭的紫袍客神情微怔,旋即沉聲吩咐眾軍道:“兄弟們暫且各自待命,瞧瞧那邊來的是哪位藩王!”
  原來明廷各部在夜里區分敵友,常以施放號箭相互告知身份,其數從一至九皆有不同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錦衣衛這邊施放五支火焰箭,乃是告知對方自己這邊有錦衣親軍緝拿公辦。而那邊的來船上竟放出了八支火焰箭,顯然只能是天底下有數的幾路藩王了。
  沒得多時南邊而來的五艘舳艫駛到近處,頭里船上當先站著一人,方面闊耳形如病虎是個和尚打扮,沖這邊的一眾錦衣衛高叫道:“北平燕王奉召巡查大駕在此,那邊船上的是錦衣衛哪路人馬?”
  這聲音在呼嘯的風浪之中攜勁而發,有如金石交迸字字鏗鏘,遠近諸人無不聽得清清楚楚。柳少陽心頭一震斂回神思,抬眼瞧去不禁暗忖:“這和尚好深的內功,修為只怕絕不在我之下!”
  那紫袍人聽聞來船上竟是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,緊忙神色恭謹朗聲應道:“在下錦衣衛同知宋克敖,率屬下兩百兄弟在此緝拿作亂的五行門逆黨。不知燕王大駕親至來此,有失迎迓還望贖罪!”
  那來船上的和尚朝海中的柳少陽幾人瞥了一眼,眼中閃過些許異樣,肅聲又道:“原來是錦衣親軍的宋同知,圣上驚聞周吳舊匪聚眾作亂,親命燕王巡查安撫兩淮東隅。如今逆黨已成甕中之鱉如何發落,你且速來船上聽命共籌區處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