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33 巧逢故交


  其余的錦衣衛眼瞧長官當先遁走,呼啦一下都往樹叢深處退去。柳少陽等人殺退強敵草草清點人數,只些許功夫又折損了十余名兄弟。
  眾人心頭悲忿黯然卻不敢多耽,當下俱都忍住哀慟繼續趕路。又往東趕了數十里地路途堪盡,遠處日頭微斜顯現出海天一線的蔚藍來。
  群豪甚感疲累歇下腳步,舉目望去只見煙波浩渺滄海無垠,岸邊的官埠之上舸艦彌津舡桅聳峙。左近朝北有處所在柵欄成圍連亙里許,里面倉房齊整民夫往來忙碌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木玄英伸手朝那東北方向一指,說道:“門主,那里便是淮東鹽場了!咱們是否這就前去,也好擺脫錦衣衛的追兵眼線,尋得海鹽幫相助盡早出海!”
  柳少陽眉宇微蹙,忽道“我一路上思來想去,覺得此時還是不要找上門去的好。不如咱們在海邊的幾處私埠碼頭問問,想來只要肯花重金,不怕沒有船家愿意走險出海!”
  眾人聽柳少陽改了主意,心下無不納罕。水玄靈不解其中緣由,禁不住急道:“這海鹽幫的陳曦元當年與義父乃是摯友深交,與咱們五行門平素里也往來甚繁。何況此人在江湖上仗義疏財最重義氣,頗受武林同道相贊稱頌,絕非什么落井下石之輩。如今咱們雖是被明廷所迫,遁至此地尋船出海,但想來這點兒忙他還定然會幫!”
  柳少陽搖了搖頭,輕嘆一聲道: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才覺不當前去叩擾!陳幫主多年經營松淮海鹽,雖身在江湖倒也算半個府門中人。在此地妻兒老小子孫滿堂,積攢的家業非同小可。咱們如今反明復周為朝廷追捕,何況還泄了行藏已被錦衣衛盯上。第一時間更新大丈夫敢作敢當有所不為,豈可因自己之私禍及旁人!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多是舍生重義之輩,聽了這話俱都心下暗凜,無不覺得所言在理。當即都隨著柳少陽棄了原先的計較,轉而趕往海畔的埠口另相覓船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眼下朱元璋君主華夷時候已久,明廷頒布禁海令也有多年。民間私舡沒有官發船引,照理說來都不得出洋。但海上往販貨物大有銀錢可圖,是以眾商販皆用繳納例錢為名暗賄。淮東沿岸的巡海官差得了好處,倒也大多時候寬松海禁少有管束。
  此刻未時上下日頭漸漸西斜,海邊碼頭上的船家十之三四都已在盤點錢貨。柳少陽等人接連問了幾艘較大海船的管事,卻都說只走內島不往外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而這時已有多名行止鬼祟的漢子,尾隨五行門群豪到了碼頭之上,顯然都是些錦衣衛和官府追蹤而來的眼線探子。這些人三兩一處暗中窺伺,個個神色多有不善。只是適才經逢惡斗心懷忌憚,這才不至當下上前動手。想是只等從各處聞訊趕來的人手齊備,便要圖窮匕見猝起發難。
  柳少陽瞧在眼里暗自焦急,心知若是再尋不到出海的船只,片刻功夫錦衣衛就會再有大批好手趕至。那時四下截殺諸人無處遁走,只怕盡免不了要橫尸就地血染埠上。
  他這時有心帶著眾人奪船出海,但遠赴外洋異域風浪無測,自是不比湖河泛舟。若無常走海外的水手舵工費心掌船,定要陷于**葬身魚腹。
  如此一來正是心頭惶急,忽聽得一聲渾厚之音既驚且喜,自左近傳入耳中:“來的可是少陽賢弟么?一別多載叫陸某好生掛念!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有人喚自己名姓,微詫之下遁聲去瞧。只見那人長髯寬額身材偉碩,足下快步已到眼前,竟是多年未見的故交陸百川。
  他于此地乍逢故人,當即歡喜之余不免暫捺焦躁,欣然道:“十年不見得瞧陸大哥安好,兄弟真有不勝之喜!”
  陸百川則神情悅然過罷,驀而面色微異,低聲道:“柳兄弟,前些日子聽江湖上傳開了消息,說什么你們五行門召集周吳逆黨作亂,已被朝廷的兵馬盡數剿滅。哥哥我身在此間雖是不信,前后卻也擔心了好幾日。本想著此地俗事了卻,就再往淮安府瞧個究竟。想不到眼下無巧不巧,竟與柳兄弟能在此得逢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