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28 殺人滅口


  柳少陽等人大驚之下,擁上前去想將那鐵閘從下抬起。但這道閘門乃方天祿當年親手設計,通體俱為生鐵所鑄,沉重異常姑且不論。一經落下上面便有機括扣住,是以片刻之間絕難再啟。
  眾人正要以兵刃撬動將之撼開,方天祿的聲音已從里面隱隱傳來:“你們不用白忙活啦!老夫適才引頸自戮時候無多,眼下死志已堅不容有變。我昔年在這地陣各處埋有萬斤火藥,一會兒臨死之前便要將之引燃。小老兒決意要魂歸于此,與諸位只有來生再見了!”
  洞外的五行門之人聽了這話,不禁人人頹然長嘆。柳少陽心知方天祿此言不虛,眼瞅事情已無法挽回,心下一時凄然百轉。驀而朝著鐵閘方向跪拜于地,悲聲慟道:“師尊在上,徒兒不肖與您老人家訣別了!”
  緊接著玄青也跪倒在地不住磕頭,口中喃喃亦道訣別之語。其余的五行門之人也在陸伯淵的帶領下跟著拜伏作禮,齊聲愴然道:“尊主在上,屬下在此跪拜作別!”
  方天祿此時頸上披創鮮血已淌得甚多,他靠墻倚住身子坐下,奮力朝閘外又道:“陽兒,你讓大家伙切莫在此耽擱,快快離去走得越遠越好!”
  柳少陽心知情形緊迫,忍住悲痛帶領眾人往山下行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此時山嶺的北東西三面都被大火焚得草禿木焦,唯有后山南面的從草灌木還剩下些許。眾人借著草木掩行到得山下,匿在了湖邊的蘆葦蕩之后。
  柳少陽抬眼朝水面之上望去,只見距著岸邊百丈左近之處,明軍旌旗招展大小艨艟依次排開,檣櫓林立有若連城。午后的陽光正盛照在條條戰船之上,耀得甲板上的斧矛刀槍炮弩鎧甲,泛起陣陣銀光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到得此間,人手單薄亦無船槳。眼瞅著官軍勢大水路盡封,山上各處明軍的喊嚷之聲又越來越近。一時間前逢強敵后有追兵,不禁俱為憂心忡忡,莫衷一是不知如何方可脫困。
  柳少陽盯著湖中戰艦眺望罷了,微一沉吟即道:“船上的明賊軍容嚴整陣勢有度,打的又是明廷水軍精銳長江水師的旗號。第一時間更新眼下想要突圍非但須得智取,且要謀劃妥當方有勝算!”
  眾人聽他口出此言似是已有計較,個個精神一震盡將目光投來。柳少陽低聲囑咐眾人數語,又讓陸伯淵帶人伏在沒馬深的蘆葦蕩里。
  他則自個兒帶了幾名莊丁,走到岸邊山坡開闊處,沖著水面戰船方向提氣朗聲道:“哪位是長江水師的統兵官?皇太孫殿下和長興侯有軍令要傳,派卑職前來訴與詳知。第一時間更新只是此事干系重大,還望將軍親自前來一晤!”
  這幾句話以內力攜裹,朝著前方浩淼水面遠遠送出。果然只片刻功夫,湖面之上放出數只響箭,有舳艫隨之帆升檣動。一艘木樓戰舡插上纛旗,搖櫓如飛朝岸邊駛來,轉眼功夫已驅入蘆葦蕩里。
  那艨艟到了地頭正要泊船靠岸,不妨兩側的蒹葭蘆荻叢里,竟忽而有弩箭齊射。第一時間更新甲板上的軍卒渾無防備,倉促間被射倒一片。艙中的水手大驚之余待要轉舵,卻見伏在蘆竹暗處里的眾莊丁一涌而出,自打船舷騰躍攀援而上。
  柳少陽飛身縱下山坡,足下踏水竄上戰船。腳底九宮泰玄術繞轉如飛,避開一干呼喝的官兵,手中赤虹間搭在了為首的一名將官頸上,隨之沉喝道:“刀劍無眼,還不住手么?”
  那將官登時嚇得臉色煞白,雙膝一軟跪在地上,口中惶急哀求道:“好漢饒命……好漢饒命!”
  眾官兵眼見主將被擒,驚駭之際面面相覷,隨即俱都拋刃束手。柳少陽命眾莊丁將未死的明軍校卒通通用麻繩縛了,而后沖那將官問道:“閣下怎么稱呼?在水師之中身擔何職?”
  那將官眼覷得利刃加身,早已嚇得渾身哆嗦,牙關打顫應聲道“鄙人姓金……乃是長江水師的統兵都督……”
  柳少陽見這人如此膿包不禁心生鄙夷,冷冷哂笑道:“原來是金都督,幸會幸會!我等與尊駕初見乍逢,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應允?”
  那將官聽出柳少陽口風不似要取他性命,神色微斂恭敬道:“好說,好說!好漢有事只管吩咐,在下定湯蹈火在所不辭!”
  柳少陽聽他滿口答允,便道:“好教金都督知曉,我等都是這祿壽山莊里的周吳舊部。第一時間更新如今你們官軍四下合圍有若鐵桶,唯望借金都督的座船一用,帶我等脫圍出困!只要我們這些個兄弟安然無恙,便斷不會害了你的性命!”
  那金都督眼瞧自己的性命斷可保住,松了口氣神色之間卻轉過陰戾,壓低了聲音道:“好漢且管放心,此事包在金某身上!只是這船上的百十個軍卒卻都要盡數滅口,否則日后他們中有哪個不省事的暗地里告發,朝廷降罪金某決計免不了人頭落地。與其那時在死牢之中受盡折磨,還不如讓好漢一劍斬頸來得痛快!”
  柳少陽聞言心頭打個激靈,暗忖道:“這姓金的恁地如此狠辣,為了自己活命竟要累得手下送死!也無怪渾無什么本領,竟能官居水師都督的要職!”
  此等惡毒之事擱在平時,柳少陽萬萬不會答允。但他一日之內眼瞧身邊的親近之人相繼死去,心性不自覺間隱然大變。何況此際耳中聽得四周擾嚷之聲愈近,顯然山上明軍轉眼就要搜尋到此處。
  柳少陽心知一旦讓眾官軍和錦衣衛察覺行蹤,自己這邊百十號兄弟都要喪命。當下兩權相較索性把心一橫,肅聲允道:“好,此事便依得你!”說罷轉頭沖眾莊丁道:“眼下情勢所迫當行非常之事,除了我劍底下這姓金的狗官,其余之人一概不留!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惱恨官軍將山莊上下燒作焦土,聽柳少陽說盡數滅口倒也都無異議。可憐船上的百余軍卒轉眼之間,便個個囫圇身登閻羅地府。
  柳少陽吩咐將這些人的尸首拋進艙中,眾莊丁則扮作明廷軍校。把那艘船立時揚帆轉舵,徑朝洪澤湖上駛去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