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22 再赴險地


  柳少陽大驚之下心神俱顫,抱了萬一的希望再去探呂子通脈息。但入手冰涼渾無跳動,顯是心房生息盡絕。他眼見自己最親近之人驟而身死,心如刀絞霍而慘笑數聲。只覺周身血往上涌,頭腦發怔有若隔世。
  四周的金玄策、莫凌濤、張鳳等人盡都趕將上來,見狀無不椎心泣血悲慟欲絕。這時春雷鳴滾風雨正緊,似連天地草木也為之悲凄。
  柳少陽呆立當場動也不動,雨水和淚水裹在一處從面頰流下。這般怔然良久,柳少陽只覺恍惚之際,一只柔軟的手伸了過來,將自己的手輕輕握住。
  他定了定神往身旁去瞧,正對上了葉小青楚楚動人的剪水雙眸。少女清瘦的俏臉上抹著幾縷紅暈,有著說不出的溫柔暖意。
  柳少陽心有所觸回過神思,這才發覺接連數個時辰細雨漸漸歇止。第一時間更新此時紅日初露東方隱隱發白,不覺間天色已近卯時。
  五行門所余之人聚在一處,都覺眼下四周官軍遍布,無處為呂子通的尸身覓得棺木扶柩安葬。第一時間更新只得就地在林中尋了塊風水佳處,以刀劍掘坑葬了以待他日遷繕。眾人悲傷過后念及呂子通彌留之際,已囑咐柳少陽接替門主之位,旋即都請柳少陽示下該往何處。
  柳少陽抬首舉目遠眺,眼瞅林外數里煙塵蔽日顯有無數人馬,正想帶大家伙往洪澤湖中暫避。忽而心頭大震想起師尊方天祿來,不禁驚道:“糟糕!咱們這邊僥幸出圍脫遁,也不知祿壽山莊那邊怎么樣了?”
  眾人夤夜廝殺又逢呂子通長逝,陡逢數變一時都忘卻了此節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今聞言也盡皆醒悟過來,紛紛神情憂慮要去看個究竟。
  柳少陽心知明廷倘若圍攻祿壽山莊必然勢大,眼下從五行門總舵逃出來的只有十余人,即便都去也是無濟于事難挽敗局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何況柳少陽自忖祿壽山莊經營多年機關暗壘無數,縱然被官軍攻破里面的眾兄弟也多能脫身。
  但他不知師尊方天祿是否脫險,總要瞧個明白方才能安心。當下篤定主意,沖金玄策道:“師哥,有勞你護著少主人和其余兄弟一道,退到洪澤湖的蘆葦蕩中暫避。如今明軍四下齊出搜剿,大家伙務必要萬分小心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我獨去瞧瞧祿壽山莊那邊的情形,明日酉時咱們在北灘重聚!”
  金玄策聽他說要獨自赴險,緊忙急道:“這怎么成!如今祿壽山莊縱使未被攻破,也定被圍得鐵桶一般。你只獨自前去兇險萬分,還是我與你同去的好!”
  柳少陽平素于這位師哥言語少有違拂,聽他如此一說本不好相駁。但轉而瞧見站在他身旁的水玄靈,只見師姐柳眉擰蹙,滿面憂慮欲言又止。心下不由暗道:“這回明廷籌劃妥當來勢洶洶,縱然如總舵里的數百江湖好手,竟也只有這幾人逃了出來。再入虎穴雖是暗探卻難免多有不測,若是累得金師哥送命,師姐豈不是要做了寡婦!”
  他想到這里驀然間硬起心腸,摸出懷中的五行令朝前舉起,面色一寒沉聲道:“叔父臨去之時將門主傳與柳某,但凡五行門之人自是都要奉我號令。如今此事我心意已決,師哥不必多言還請遵命!”
  金玄策一時無話可說,只得低聲允了。柳少陽怕眾人再要跟自己同去,當下作別朝林外走去。
  他邁出幾步心念微動,又回頭沖葉小青囑咐道:“小青,你跟著大家伙一道暫避,我瞧過師尊去去便回!”
  葉小青點了點頭道:“我等你回來……你可千萬要保重!”話甫出口,眼圈登時紅了。柳少陽與她對視一眼旋即不再耽擱,身形倏縱片刻已奔到林外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