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19 事有叵測


  五行門眾人聽聞此言,心頭俱是驚怒交迸。陰山鬼王面色一寒,沉斥道:“赤那,老夫來時所說的話你都不記得了嗎?我等南來志在結交盟友化解宿怨,豈可仗勢威逼強加于人!”
  那黑衣人正是陰山派六尊者之首的赤那尊者,他眼看呂子通瀕死之際竟仍是一口回絕,心頭不忿忍不住出言恫嚇。此時見師尊陰山鬼王怫然不悅,當即垂首諾道:“是!”,恭身退在了一旁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陰山鬼王頓了頓又道:“呂門主,貴派今夜為明軍所剿元氣大傷,你自己身受重傷更是命在頃刻。你死之后倒是落得干凈,可明廷勢必多方圍剿貴派余眾,要斬草除根以絕后患。到那時他們孤掌難鳴莫說是起事復國,想來門中弟子雖處天下之大,只怕皆無有容身之地!這些年大汗已明白昔日我蒙元兵敗,皆是因天威地廣難及所至。他日重整旗鼓入關征討,當只圖中原不問江南。老夫之議可助你們周吳舊部復國,事成之日兩國地分南北,結盟同好永不相犯!”
  這幾句話說得合情在理倒非虛言妄測,五行門眾人聽了人人心底一沉,都想到縱然今日九死一生逃得命在,他日明廷四海追剿終究要被逼得無處容身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此一來不禁愁意暗籠,俱皆擔起心事來。
  柳少陽深知這陰山鬼王秉性陰戾狠辣,殺戮南人向來從不手軟。此番之所以大動干戈抑且饒費口舌,無非是想趁五行門這回虧敗之余,好將余部為蒙元南侵所用。第一時間更新至于什么“事成之日兩國地分南北”的言語,不過是信口說來絕不可信。
  他見叔父一時沉吟不語,生恐呂子通心有所動釀下大錯。正想從旁相說以定叔父心意,卻見身旁那一直不曾言語的閔洪,忽而開口道:“門主,當年東吳覆滅主公慘死都拜那朱重八所賜,如今他又再施辣手殺了咱們這么多的兄弟。新仇舊恨累累血仇,豈可不去報卻?依我瞧既然咱們眼下力有不逮,不如就與蒙元聯手共事,和而不同亦可成就大業。他日搗下金陵翻覆他朱家的天下,一了宿仇血債那才叫痛快!”
  此言驀而一出,五行門其余之人為之緘默。眾人今夜于千軍萬馬之中死里脫生,親眼目睹平素里的兄弟遭戮而死,便連尸骨都未能收斂。心中無不凄然大慟,俱是懷憤不甘。如今聽閔洪說要聯蒙覆明,明知此議萬萬不可。但報仇心切之際,卻又不自覺間都有了些許猶豫。
  這般寂然半晌,呂子通喘了口氣,倏而冷冷道:“閔主事,呂某雖是傷重待死之人,可神智尚還有幾分清醒。老夫倘若沒有猜錯,你根本就是蒙元陰山派的人吧!”
  這話一字一句緩緩道來,眾人相顧愕然俱都驚詫不已。縱如柳少陽才智過人,一時間也想不透叔父何以忽出此言。
  閔洪聽了這話神情數變又驚又怒,惶然慍聲道:“屬下當年投入先主麾下,為大周和五行門效力數十載忠心可鑒。如今也只是為大家伙報仇雪恨尋條出路,門主何故要出言消遣于閔某?”
  呂子通雙眼直盯著閔洪,冷笑道:“閔主事,老夫江湖半生瞧慣了人心險惡,事到如今你又豈能瞞我!原本呂某還只有六成把握,如今瞧了你的神情可就篤定得緊了!我等起事本是隱秘,除卻那姓孟的惡賊告密明廷,陰山派的人如何能夠知曉?再者江淮武林幫派林立,群豪皆忌一家做大。但這些年我五行門所到之處,屢有股勢力相助暗里斬荊除棘你當我不知么?想來當年南下靈源山尋那張定邊時,在泉州城外招來陰山派的夤夜襲殺,也是你從中報信所至吧!嘿嘿,就連方才那徐義死在總舵之中,也是你下的手吧!”
  陰山鬼王眉宇微蹙,嘿然笑道:“呂門主真有你的!想不到你臨死之際仍有洞察之明,終究還是看破了老夫的眼線!”
  閔洪臉上陰晴不定驀地里長笑一聲,翻身驟起站在了陰山鬼王邊上,寒聲道:“不錯,你說得當真一點不差!在下當年正是奉了鬼王他老人家之命,才會南來身入徐義那廝帳下!呂門主心思縝密眼光毒辣,閔某佩服之至!”
  這一番變故太也突然,直到閔洪親承其事,五行門眾人兀自茫然若夢。柳少陽心頭恍然一凜,霎時間有如明鑒拂塵:“是了,那日在泉州城外夜宿,眾兄弟吃的是攜帶而來的酒肉仍會著道兒,顯然是有自己人從中搗鬼。孟紹良那奸賊為的是擒拿少主,尚未得手絕不會伙同陰山派要置叔父于死地。這些年里的種種蹊蹺,再加上今日閔主事的附和之語,難怪叔父他老人家會瞧出端倪!”
  但他心念及此思如電轉,不禁又犯起疑來:“既然這閔洪是陰山派的人,他為自掌淮西四舵暗地里除掉徐義,也就順理成章了。可陰山鬼王又對那大漢遺寶志在必得,照理說斷無留著不啟之理。為何這些年里木師哥兩度親往云居山中暗探,都帶回消息說那批寶藏原封如初呢?莫非這閔洪的身份還不止如此,就連陰山鬼王也為他蒙在鼓里不成?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