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14 心意決然


  當年耿炳文的父親耿君用戰殞之時,耿炳文曾在父親靈前立下毒誓,要以張士誠的闔家性命來還血債。如今他眼見張士誠的后人已萬難脫遁,成擒自是難逃一死。此刻心中夙愿得償,只覺頓舒胸臆再也無憾。
  “耿某殺伐半生且能活到花甲之年,血仇得報又何惜一命,這便來領教呂將軍的高招!”耿炳文聽了呂子通的話,眸間一寒緩緩道。
  朱允見他應承下來,神情微怔忍不住道:“這些個反賊膽敢謀逆,人人罪不容誅!如今都已成了甕中之鱉,老將軍又何必以身犯險!”
  耿炳文也知呂子通乃是玄門高手武功了得,自己雖是行伍多年身經百戰,足有萬夫不當之勇。但若論單打獨斗性命相搏,卻未必能有勝算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何況暗忖年已六旬生死雖在度外,一旦落敗卻不免墮了大明軍威,更送了自己一世英明。聞言心底幾番尋思,不禁又生躊躇起來。
  呂子通見他猶豫難決,出言哂笑道:“耿炳文,大丈夫言出如山豈可反悔!昔年閣下南征北討攻城略地也算是個人物,怎么到得老來豪氣盡喪了么?”
  耿炳文聽得心頭火起,正要翻身下馬接陣。卻見那“鐵手閻君”蔣伸手虛阻,從旁忽道:“侯爺位高望尊豈可輕動,這一陣便讓與下官接過吧!”
  說著整個人身形虛閃,已飄然立在場中。耿炳文瞧了欲言又止,身居馬上睥眼旁觀。蔣回身沖朱允鞠身一禮,徐徐道:“殿下,這些個反賊人人必死無疑,卻還氣焰囂張得緊。若是倚仗兵馬格殺,諒他們死有不服。不如便讓臣下出手料理,也好讓這些鼠輩死得心服!”
  那朱允見他說得在理,加之自個兒心中也來了興致,點了點頭撫掌笑道:“好,就依蔣指揮使所言!這些個反賊轉眼死了也是無趣,你便把大內第一高手的本事都施展出來,我在旁也好瞧瞧熱鬧!”
  說罷展臂揚鞭一揮,四周的萬千明軍步履如一,又往外齊齊退開數十丈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只把無數火把照得有如白晝,留出好一片空曠之地。
  蔣神色欣然面露得色,俯首恭聲應道:“微臣得蒙允肯誠惶誠恐,定當謹遵殿下之命!”
  原來他眼見呂子通要約耿炳文單打獨斗,一來心恐長興侯不慎有失,自己回京復命難保不被怪責;二來有心在朱允這位他日新君面前,盡顯自己的手段本領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是以不由分說,要將這場生死之斗強攬在自己身上。
  蔣此刻勝算穩握,轉過身來袖袂一振,朝呂子通陰聲笑道:“呂門主,某家聽說你曾是張士誠那逆賊的親軍統領,是這些年里盤踞兩淮的周吳余孽中有數的高手。正巧鄙人身蒙當今天子器重,做到了錦衣親軍都指揮使。你我今日放對一較生死,也算得上生平快事!”
  呂子通冷笑數聲,神情轉為決然,沉聲連道三個“好!”字。第一時間更新他本忖武功當勝過耿炳文不少,本想擒他為質來保張鳳等人脫險。可既然蔣出手,自己已是勝算絕無。
  但他深知此際事到臨頭若有退縮,不用蔣這等武學高手出招,只需四面的明軍一擁而上,自己這邊數十人頃刻也要送了性命。念轉如電之間忽生計較,臉上卻是分毫未露端倪。
  柳少陽與這蔣曾有交手,知曉此人武學已達至臻境界,呂子通與之相搏兇多吉少。心頭一急上前兩步,朗聲道:“你這廝不過是一介走狗,也配與我叔父動手么?區區晚輩武技低微,由我來與你這奴才討教一二便是!”
  蔣眸間戾芒閃過,怒極冷笑道:“很好,很好!那日本座心慈手軟,僥幸讓你逃得一命。今天你既然急著要來送死,便休怪蔣某手底無情了!”
  呂子通見狀面色大變,伸手疾探將柳少陽肩頭按住,沉斥一聲:“陽兒你胡說些什么,還不快快退下!”
  柳少陽望向叔父雙眼倏地一紅,心有不甘澀聲道:“這……這怎么行!只要侄兒還有一口氣在,如何能讓您老人家這般就險!”他情真意切如此一說,側手的金玄策、木玄英等人也都神情悲憤作勢欲上。
  呂子通嗔目雙眉陡揚,厲聲道:“誰都不要動!老夫這還沒有死,你們便都要擅作主張了么?”
  眾人見他動了真怒,不由都噤聲止步。呂子通神情一黯嘴唇微動,沖柳少陽低語道:“一會兒我與這姓蔣的動手,你便同眾兄弟帶著少主只管往外沖殺。如此一來總有絲毫希冀,或許不至全都喪命。此話務須照做斷不可違背,你要還當老夫是你叔父,若能僥幸脫困給我報仇便是!”
  此刻呂子通已抱必死之志,這幾句話以精深玄功提氣送出,旁人萬難聽曉分毫。柳少陽聞言心頭劇震,唯覺不妥還想再說什么。但眼覷呂子通眸間神色堅毅決絕,顯是所說之言不容相悖。
  柳少陽與呂子通情若父子多年,只瞧他神情便已知曉叔父心意。旋即忍慟牙關一咬,神色凄然點頭允下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