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10 進退維谷


  五行門群豪瞧這奸賊倒斃,俱都不勝驚喜。呂子通見柳少陽毒狀盡去已然無礙,這才松了口氣。大家伙緊忙搶到近前,扶起同跌于地的張士俊。但一瞧之下,卻無不是駭然失色。
  柳少陽起身定睛瞧去,但見張士俊咽喉黑紫臉如火燒。渾身打顫抽搐不迭,口中咕嘟兩聲還想說話,卻終究是咿呀無語,瞪眼氣絕而亡。
  原來孟紹良適才往廳外退時,已暗中將掌上蛇毒逼出施在了張士俊身上。只等自己脫身之后,張士俊也會隨之毒發身死。
  少主張鳳驚呼一聲,抱住張士俊的尸身哀痛欲絕。呂子通等人惶然發怔,也不禁眼角淌下淚來。
  柳少陽眼見情狀如此,默然之下心頭暗喟:“此人昔年身為東吳王爺何等風光,不想到得老來思復昔年基業,卻終究落得如此結局!”
  只是這片刻功夫,外面的喊殺之聲愈來愈烈。鼓鑼喧天交響紛雜,隱呈地動山搖之勢。呂子通一斂悲憤霍然起身,沖張鳳慨然道:“少主人節哀!老臣和眾兄弟今夜就算送了性命,也要想方設法,保全先主的后人!”
  而后掃視堂中諸人,肅聲道:“把這些個狗官盡都捆起來押了,大家伙隨我去外面瞧瞧情形再說!”
  堂內的五行門眾人齊呼應了,柳少陽旋即同呂子通等人奔出廳外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當年五行門修筑這座總舵之時,就預備著有朝一日對抗官兵。是以內有房蕪百余,四周院墻高逾三丈,修筑得有如城池一般。這時總堂五旗下的數百值守幫眾,都已攜了機弩火銃登上院墻御敵。
  眾人躍上院墻朝外面望去,但見細雨紛紛之下,莊外火把燈摺好似云集蟻聚,無數兵馬如山如潮,將漆黑的夜色映得有如白晝,綿延無盡瞧不見止歇何處。
  火光之中人喊馬嘶,明廷的官軍陣法嚴謹往復運調,正在往四下里層層圍定。旌旗招展如林,戰車交結連立,當真是來了千軍萬馬。五行門群豪身在高處觀覷之下,人人面色驚詫愁慮。
  柳少陽眼看正北數里左近,有一處青、赤、黑、白、黃五色旗幟交雜,為一眾幡氅甲士前后緊守,隱約可見龍旗羽葆。數丈的大纛高掛其中,四周三軍皆受調度。
  呂子通伏在垛口之后瞧了,神色凜然沉聲道:“瞧那中軍儀仗似是遵依明廷皇禮,想必真的是那勞什子皇太孫到了。只可惜離得太遠又有千軍列陣,不能殺上到近前取他性命!”
  一旁的莫凌濤聽說是皇太孫到了,念及朱元璋戮父之仇,登時血脈賁張。取過一張石許硬弓,恨聲道:“某與這廝闔家血仇不共戴天,今生定當報卻此仇,以慰先父之靈!”說罷將弓引得如同滿月,朝那垓心羽葆遙遙射出一箭。
  但他所處之地與那中軍相去四五里遠,莫凌濤縱然玄功所運箭若流光。但即便準頭不差分毫,射過半程也已然強弩之末,化作流失朝下落去。竟將名渾無防備的軍校,射得一個趔趄,湮沒在行伍之中。
  莫凌濤臉上露出怨毒之色,心中不甘再引一失。不想這回力用得猛了,竟將那張石許強弓生生拉斷。
  呂子通瞅著明軍轉眼四下圍定,說不得頃刻就要破莊而入,微一沉吟道:“明軍今夜來勢洶洶,弟兄們縱然以一當十也是寡不敵眾。眼下強敵壓境事不宜遲,我等行險生死安危是小,卻得讓少主人從密道先走!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旋即護著張鳳,緊往修在后堂的密道口趕去。柳少陽眼見葉小青此刻已去了紅綢蓋頭,縮在廳中一角驚懼已極,暗自喟嘆一聲走到近前。
  他知道葉小青性子溫婉心地善良,只是被那季寧軒為什么法子所逼,才會參合到這等陰謀之中。當下溫言寬慰幾句,拉著她同眾人一道,往后堂的密道口退去。
  五行門當年設總舵于此,暗地里為保周全防備不測,筑有一條密道西通五里。從中出去再走不多時,就可以直到洪澤湖的邊上。
  呂子通領著眾人來到后堂,也顧不上去點屋中燈燭,徑將手伸到了東邊的書櫥后面。想是運力扳動機括之下,西首的墻壁便朝側里緩緩退開。
  借著堂外透入的光線隱約可以看到,吱呀之聲連響過后,一扇數尺見方的鐵門顯露了出來。呂子通幾步上前也不細看,便要去拉那鐵門上的一對鋼環。
  柳少陽見叔父要開啟密道,忽地心頭想起一事。再去瞧那扇鐵門已覺出不對,情急之下脫口叫道:“叔父且慢!”
  呂子通聽了這聲呼情知有異,眉頭疾蹙欲要停下。但兩只手去勢堪盡,已順勢挨在了那鐵門之上。霎時之間兩掌一痛,那扇鐵門竟而灼熱無比將他雙手粘住。
  饒是呂子通玄功深湛應變奇快,運勁疾收雙掌朝后躍開。但如此渾無防備之下,手也燙得肌腠通紅。
  原來孟紹良名為周吳舊將,在五行門身擔要職多年。暗道之事雖為隱秘知者寥寥,他卻也明曉其中備細。柳少陽正是想到了此節,這才心中起疑出聲示警。
  至于這鐵門何以灼熱,乃是明軍為阻五行門群豪脫遁,自莊外入口將火油灌進甬道引燃。這番一來密道之內儼成火海,就是人人鋼筋鐵骨,也斷難再從此洞脫身了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