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07 圖窮匕見


  身在上首的呂子通神情陡變,霍然起身搶上前去,一邊將火玄牝扶起,一邊顫聲問道:“玄牝,你不是去外面查哨了么?這……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火玄牝身受重傷挨到這時,氣息儼然有若游絲。此刻面上慘白血色渾無,斷斷續續道:“義父,……是錦衣衛的人來了……咱們在外面盯梢的兄弟,全都……全都死了……”說罷垂首往側里一歪,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廳中的五行門眾人眼瞧了這等慘狀,紛紛嘩然離席趕到廳心。呂子通把住義子的手腕經脈,運集玄功連度數番內勁,但火玄牝癱軟闔目動也不動。再瞧之下才發覺火玄牝前胸肋骨已然塌陷,一只鑌鐵袖箭直沒后心。鮮血浸透了身上的衣衫,顯然已是不得活了。
  柳少陽覷見這位與自己情同手足的師弟。轉瞬之下竟而慘死,驚駭之余心頭念轉如電:“這總舵外面的暗崗為防不測,前后設有數十處之多,亦且每日的所在盡不相同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今日都設在了哪里,就連我都無從知曉。來人若沒有確切的消息,就算是本領再為了得,又怎么可能將周圍十余處哨卡的人,俱都在悄無聲息間殺得盡了?”
  這時廳中早已紛攘大亂,眾賓客欲要奪門而出,忽地聽呂子通沉喝一聲:“動手!”四面廊下腳步連響,驀然涌出近百名手持利刃的五行門幫眾,將一干賓客登時圍在垓心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木玄英、金玄策、水玄靈三人越眾而出,分從左右挺劍把住了廳門。
  那知府季寧軒眼瞧情形不對,嘿然干笑道:“呂門主,你我雖非同道中人,卻好歹結識一場。如今更稱得上兒女親家,你這是要做什么?”
  呂子通忍住心中悲慟,將火玄牝的尸身輕輕放下。第一時間更新站起身來神色睥睨,冷冷道:“季知府,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呂某要做什么你會不知道么?只不過府臺大人怕是沒有想到,我們這些個周吳舊部這么快就動手了吧!”
  季寧軒臉上陰晴不定,又驚又怒道:“好啊!季某和今日來的同僚好歹都是朝廷命官,你居然敢公然如此無禮,這是要聚眾造反嗎?錦衣衛的高手如今遍布左近,老夫瞧你們還是束手就擒的好!”
  呂子通冷哼一聲不去理會,眉宇間隱有愁意。徑朝著少主張鳳的所在,頜首一鞠道:“淮安府自知府以下大小官吏多半在此,聽憑少主人發落!只不過眼下外面錦衣衛大舉而來,此處已不是久留之地。第一時間更新還望少主人萬金之軀先走一步,老臣親率眾兄弟在此斷后!”
  那張鳳原本隨著眾人觀禮,此時已同四周的五行門群豪站在了一處,聽聞這話正要開口相應。就在這瞬息的當口,一道人影霍地自側首閃上,直朝張鳳肩頭抓去。
  柳少陽適才眼見火玄牝慘死,已然疑心此處隱有內奸,本就一直凝神戒備。這時乍見有人要對張鳳動手,玄勁陡發身形如電。剎那間堪堪搶至張鳳身畔,一掌猛出攜風裹勁,迎著那出手之人的來勢拍去。
  那人眼見不能得手,招式倏而變爪為掌往外轉旋。“砰!”地一聲悶響,柳少陽微微一晃,身形朝后挫退半步。那人飄然掠出丈許,猝襲不成竟而應變奇速,順手將一旁的張士俊挾在了手里。
  這番變故委實太過突然,五行門眾人驚詫之余,都朝那動手之人瞧去,一時間無人不是心頭大震。第一時間更新原來這要擒少主張鳳的不是別人,居然是身為周吳舊部的五行右使孟紹良!
  張士俊轉眼為人制住要害,心中駭怒交迸,語有顫音道:“孟右使,你膽大妄為挾持王室,以下犯上該當何罪!”
  孟紹良適才接下了柳少陽奮力一擊,只感臂膀酸痛臟腑猛跳。喘舒了口氣,才勉強攝定心神。左手從腰間抽出一柄短劍,右手鎖住了張士俊的咽喉,啐聲罵道:“呸!你這亂賊余孽死到臨頭,竟還兀自嘴硬!若是再敢嗦半句,這便讓爾血濺當場!”
  隨即眼神飄忽往廳內四掃,轉而沖柳少陽陰聲笑道:“柳左使果然玄功精湛,孟某妄自癡長年歲,可真是甘拜下風了!”
  柳少陽方才電光火石之間,右手與孟紹良互拼一掌將他震退。此時手心略有酸麻之感,展開一瞧不由心頭暗驚。
  原來右手掌心發紫,顯然是對方掌上帶有劇毒。自己情急不察之下,已著了此人的道兒。旋即趕忙運轉玄功相抗,將那劇毒逼在手端陰陽六經之外。
  這邊的呂子通瞧得真切,緊忙上前察看。一覷之下臉色肅然鐵青,寒聲喝道:“‘靈虺腐骨掌’!孟紹良,你是漠北賀蘭派的人?”
  接著神情微黯,喟聲又道:“咱們共事多年諸事都好商量,你先將士俊殿下放開,再留下這毒掌的解藥。老夫言出如山,絕不與你為難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