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05 遷延時機


  此刻大事在即沒得多時,五行門中的大小頭目都已在后堂聚畢。張士俊和張鳳叔侄坐了上首,其余之人分在左右。呂子通將前后之事與眾人說了,群豪聽了俱是各自驚疑。
  少主張鳳心有納罕,問道:“呂將軍,這長興侯耿炳文是什么人?他自去山東清剿海寇,與咱們復周舉事又有什么相干?”
  呂子通見這位少主人不曉其間利害,當即又道:“少主有所不知,這耿炳文的父親耿君用當年兵敗,死在了主公手上。他也因此與先主仇怨極深,昔日大周國覆就有此人作祟。此番提陜師東來名為清剿海寇,可據屬下所知這幾年里明廷的備倭軍防衛甚嚴,怎會有大股倭寇敢登東隅搶掠?即便有些殘寇未去,又哪里用得上遠調十萬人馬!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聽聞此言多覺在理,側首的莫凌濤也從旁接口道:“呂門主所言極是!眼下正值藍玉一案清算黨羽,朝野公侯人人自危。第一時間更新想是朱元璋生性多疑唯恐有變,這才將駐扎京畿的大軍不動,特從陜地調這耿炳文來對付我們。”
  在場的群豪心懷隱憂,廳中登時為之一靜。座間的五行右使孟紹良沉吟半晌,忽而開口沖張鳳道:“少主人,那河南府距此一千五百余里,倘若日行百里趕來兩淮,少說也在十余日之后。第一時間更新余以為切不可自亂陣腳,仍照原先定下的三月十九舉兵發難,以不變方可應卻萬變!”
  那張鳳聞言眉頭一展,點頭笑道:“孟將軍臨危不懼言之有理,委實有古今大將之風。我大周張家有這等干練之臣,何愁不能再圖三吳基業!”一語甫罷堂內群情振奮,俱都掃卻愁慮紛紛附和。
  柳少陽聽了這話不由暗驚,心想:“如今殺機四伏強敵頃刻便至,明廷之所以至今還不發難,定然是尚未布置妥當。倘若不搶在頭里先下手為強,縱卻時機被人家四面合圍。第一時間更新那可真是要大敗虧輸,死無葬身之地了!”
  當即長身而起,忍不住道:“少主,孫子有言曰:‘兵之情主速’,那耿炳文沙場宿將久經戰陣,倘若真是沖我等而來,豈會不明此理。唯恐這廝行兵狡詐催軍疾進,數日功夫就轉眼即至。何況錦衣衛中高手云來,如今也不知匿在了何處伺機而動。眼下咱們的兵甲糧秣籌措多年倒還齊備,只是這淮河南北十三舵的兄弟,人手足打滿算不過數萬。屬下竊以為夜長夢多遲則生變,若要舉事還得提前動手。唯有速下淮安府早豎王旗,招攬來那些心向先主的故地遺民。那時憑借堅城義師以逸待勞,方可與明廷一較短長!”
  他此言一出張鳳眉宇微皺還未相應,身旁的徐義卻已先將臉色陡沉,寒聲道:“柳賢侄,這自古三軍未動糧草先行,如今淮安府官倉的數十萬石屯糧已作灰煙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這可是那覬覦皇位的不肖秦王,白送給咱們的現成便宜。淮安府兵卒數千不堪一擊,別地的明軍雖眾卻是遠道而來,糧餉不濟何以為戰?那耿炳文倘若得知此間糧秣盡失,定會心生猶豫逡巡不前。第一時間更新待得明廷重籌糧餉,非得再有月余上下。那時莫說淮安一府城池已固,便是數千里兩淮膏腴之地,也都已盡入主公囊中了!”
  柳少陽心中一急欲要辯駁,卻又顧忌徐義位望為尊。正不知如何開口措辭,眼見徐義面色不善,微有嘲意道:
  “前日我等屢次談議何時動手,柳賢侄也從未言過有何異議。怎么如今稍有風吹草動,便說要提前舉事。莫非心頭放卻不下故人,不愿與那季知府結親不成?其實此事又有何妨!咱們既知悉了那狗官的盤算,又已謀定將計就計,不過是要擺一出鴻門宴罷了。嘿嘿,老夫聽說那姑娘琴棋書畫色藝雙絕,倘若合了柳賢侄的心意豈不正添美眷?就算傳言有虛實則東施無鹽,日后只需一紙休書,再娶誰為妻還不是早晚之事!”
  徐義與柳少陽的師父方天祿素來不睦,又一心想排擠呂子通好權柄獨攬。如今有了張士俊這位昔年的王叔撐腰,少主張鳳又是一團和氣渾無心計,便更是明地里惡其余胥起來。
  這幾句話隱含的譏誚正說到了柳少陽的痛處,禁不住登時惱怒。但眼覷著呂子通朝這邊瞧來,神情之意分明是讓自己不可無禮。
  柳少陽轉念想到叔父常言尊卑有序,眼下這徐義不過是小有譏諷,自己豈可當眾失態。當下抑住胸臆慍怒,緩緩落歸原座。但心頭經了這般撩撥,卻又悵然若失,大感茫然起來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