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01 暗有圖謀


  凌無慮和衛旭遠遠躡在那上官絕身后,一路朝東出了淮安府城,盡往村甸之間的偏僻處行去。這般時緩時疾趕了數刻鐘的功夫,已然出得城外數十里遠,來到了荒郊野外的一處亂墳崗上。
  衛旭師徒眼見到了地頭,也不急于迫到近前。只藏身在了崗邊一方墳頭的墓碑后面,暗地里探眼望去。隱約瞧著上官絕直往里走,到了荒草雜生的亂墳堆中央,方才頓住腳步。抬眼環覷四遭過后,霍地撫掌沉擊數下。
  掌聲堪堪落罷,亂墳崗里響起一陣悠長的呼哨之音。驀然間上官絕四周七八處墳包的后面,盡都倏有人影閃動,前后數十名身著黑衣之人緩緩走了出來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其中為首的是個高瘦漢子,拱手作禮甚是恭敬,嗓音尖細緩緩問道“來的可是上官先生么?我等兄弟奉命打北邊而來,路上小有耽擱好在如期趕到,已經在此恭候多時了!”
  上官絕拱手還禮,沉聲應道:“不錯,在下正是上官絕,諸位遠來一路辛苦!此間的事情緊迫遲恐生變,眼下我已得了消息,那批貨趕著今日屯畢絕不會錯。第一時間更新咱們趁著對頭守備尚還疏懈,今晚動手正是良機!”
  那高瘦漢子恭聲又道:“我們來時王爺特意叮囑,讓我等兄弟都聽上官先生的調遣。今晚動手具體怎么干,先生只管吩咐便是!”
  上官絕聞言笑道:“好!這件事辦得成了,幾日之后兩淮江表必有大亂。咱們只需從中煽點隔岸觀火,靜瞧這幫人鬧得不可收拾。到那時主上勤王名正言順,我等立下的就是首功!”
  緊接著揮了揮手將眾人聚在一處,想是具體吩咐所圖之事。衛旭和凌無慮此刻的藏身之地,距這伙人足有百仞遠近。前面那些個接頭之語凝神運轉玄功,耳力大增之余,還能隱隱聽到。但后面密謀的話語說了些什么,卻是無從得知。
  他師徒二人乍聞有此等秘辛,驚疑之際還想挨近去聽。第一時間更新卻又顧忌單是上官絕一人身手便已了得,走得太近倘若為對方覺察反而不妙。正是心頭猶豫不定間,卻見這伙人倏而結作一隊,由那‘無影寒圣’上官絕領在頭里,齊朝著亂墳崗外奔去。
  衛旭眼瞅這些人行蹤詭秘,緊忙同凌無慮從后遠遠躡上,心頭已不由疑慮大盛:“這些人自稱是受了哪位王爺之命,似是欲要挑起戰端漁翁得利。可不知是哪位藩王居然如此大膽,為奪皇位竟要鋌而走險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上官絕所說的‘兩淮江表必有大亂’,那作亂之人自然不是他們一伙。卻又是什么人會甘冒著誅族滅門的死罪,欲行謀反覆明的勾當。這些事難不成和柳兄弟的五行門,又有著什么牽連不成?”
  這伙人走起夜路不點燈火兀自迅捷,顯然個個都是武學好手。沿著小路往西又行了數里,而后穿過一片密林轉道朝北。淮安府城本就背倚淮水而建,那上官絕一行沒得多時就到了淮河濱畔,伏在了一處土坡之下,從后窺瞧遠處情狀。
  凌無慮和衛旭一路尾隨而來,當下也跟著矮下身形,匿在了數十丈開外的暗處。眼瞅著前方現出一座營壘,丈許高的柵欄里外燈火高照人影晃動,在四處漆黑的夜里顯得尤為醒目。遠遠瞧著里面倉廒林立連亙數里,顯然是座屯糧的營倉所在。
  此時天色已至中夜子時,卻有數百民夫手持火把,往營倉里面搬運糧秣。想來是渡口新到了漕運糧草,這才連夜趕著收入倉廒。
  衛旭瞧到此時心下泛疑,暗忖道:“上官絕帶這些人來淮安府的糧倉做什么?難不成他們今夜動手之處,竟然會是這里不成?”
  他眼瞧那糧倉寨營左近,車擔往來川流不歇,心想:“早聽人說過淮安府的糧倉冠絕江淮,存積淮、揚兩府千里之糧。今日一見果然所言不虛,這偌大的糧倉廒圍無算,屯糧絕不下百十萬石。只是如今不過才三月時節,何以能來這許多的糧草歸倉?”
  衛旭一時間想不透其中緣由,只覺得這批糧草來得不合時令,又是如此突兀倉促入廒,定然隱有別情。當下索性不再暗自琢磨,只是緊緊盯著上官絕等人的一舉一動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