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200 再生枝節


  他師徒二人當下找了家臨街的酒肆用飯,準備等到暮色四合之后,就潛入那知府的家宅之內。衛旭喚來店伴叫了飯菜,又打了一斛酒與師尊對酌而飲起來。
  半晌過罷兩人酒足飯飽,會了鈔正想再歇坐片刻,忽見打樓上下來一名身著白衣,頭戴斗笠的中年男子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衛旭不經意間抬眼朝那人望去,只見這人瘦高個頭身長體健,竹笠遮擋瞧不全本來面目。行色匆匆間步履甚快,轉眼便已出得店去。
  他身旁的凌無慮只朝那白衣男子覷了一眼,旋即別過身子面色有異,倏而低聲道:“乖徒兒,你隨著為師跟將上去!”說罷也不待衛旭應聲,自個兒已經起身追了出去。
  衛旭不知師父此舉何意,心下暗想:“師父莫不是識得這白衣男子?怎的在這當口撇下旁事,卻要好沒由頭地跟蹤此人!”疑竇驀生之余,也只好起身跟著出了店門。
  兩人施展步法足下無聲,遠遠躡在了那白衣男子的身后。只見那白衣人也不往他處行過,徑繞到了對街知府大宅后面的巷子里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這時天色昏暗皓月初升,凌無慮師徒二人隱在街巷轉角,暗地里窺望過去。但覷著那白衣人足下放緩,到了宅子的后門左近,驀地頓住身形。而后竟斜倚巷中的一株槐樹,裝作趕路倦乏,臥身假寐起來。
  衛旭瞧到此時甚感蹊蹺,不由地悄聲問道:“師父,這白衣人是什么來頭?瞧著像是在打這知府宅子里的什么主意誒!”
  凌無慮壓低了嗓音,低聲笑道“嘿嘿,你可知這白衣人是誰?他就是江湖上名頭甚響,昆侖派的掌門人‘無影寒圣’上官絕。此人素來不履江淮,南武林道上沒有幾人見過他的。可昆侖派與咱們崆峒派也算比鄰開宗,他上官掌門就算再遮掩形貌,小老兒又豈會不識得!這廝絕不會無緣無故萬里南來,咱們就等著瞧他要謀些什么勾當。”
  衛旭聽凌無慮說這白衣人竟是“無影寒圣”上官絕,心中不禁吃了一驚。他既已知曉此人身為玄門一派掌門,來這淮安知府的家宅之外,自然絕不會是盜匪踩盤子欲圖錢財。至于所為何事一時猜料不到,當下匿在暗處定睛凝神,要瞧這上官絕后面有何舉動。
  如此這般全無動靜,過了約莫小半個時辰,天際儼然漆黑一片。那宅邸的后門忽地從里面打開,閃出一個仆役打扮的漢子出來。
  上官絕覷得那人出來,隨即起身迎將上去。兩人照面之下也不搭話,那漢子伸出手來塞給了上官絕一樣東西,旋即反身又退回宅中將門掩了。
  那上官絕余光瞧了左右,這才將接過物什的手掌攤開,遠遠瞧著乃是一張紙條。上官絕將上面的字一眼掃過,緊接著取出火摺將紙條燒作灰燼。
  隱在暗處的衛旭窺得此節,心頭禁不住疑慮更盛,暗自忖道:“瞧適才的情形,那仆役模樣的漢子與這上官絕定然是認識的。想是那漢子在知府家中探得了什么訊息,寫在紙上將消息傳遞出來。看來師父尾隨而來果然不差,這上官絕和那人行事這般隱秘,決計是要有所圖謀。”
  那上官絕將紙條燒了不再停留,緩緩踱步出了巷子口,倏而徑直往東疾奔起來。凌無慮和衛旭互瞧一眼,當即從后面悄然跟上。也虧得他師徒二人輕功高絕,江湖著實罕有。這才能躡在上官絕這等玄門高手身后,尚能不為對方察覺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