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94 大周少主


  廳中火玄牝帶頭這么一喊,席間的金玄策、木玄英等,也紛紛起身怫然聲援。柳少陽心頭惱恨徐義出語無狀,旋即跟著幾位師哥師弟立在了一處。
  而另邊閔洪等徐義一黨的幫里頭目見狀,亦都離座站起虎視眈眈,氣勢渾不輸讓。原本眾人相商共議的情形,竟只因數言不合,轉眼就成了翻臉對峙之勢。
  呂子通勉力抑住心頭慍怒,起身目視廳中群豪,肅聲喝道:“諸位且聽老夫一言!咱們在場之人,大多與明庭的朱家有不共戴天的國仇家恨。自家兄弟有什么不可以商量,似這般吵來吵去,成的什么話!”
  他統領五行門二十余載素有積威,廳內的眾人聽了他這聲沉喝,盡都各自暗凜之際,不由地靜了下來落歸原座。
  呂子通見眾人安靜下來,這才神色稍緩,接著又道:“蘇淮百姓厭明已久,復國之事端的是有進無退,反是一定要反的!可如今情勢不明強敵環伺,老夫之所以不敢貿然請出少主,乃是擔心陷主公的子嗣于危難之中。第一時間更新本座絕無越俎代庖之意,只是想待得日后我等事成之時,再行設鑾迎駕恭請少主,不知諸位兄弟意下如何?”
  一旁的徐義聽了這話面色陰寒,淡淡道:“呂老弟,你這話說得滴水不漏,真教徐某好生佩服!可又有誰知不是矯言偽行,做張做智。就怕是打著復圖大周的幌子,行的卻為曹賊莽逆的勾當!五行門得有今日之勢,并非是你一人之功。眼下要不請出少主掌持大局,只怕先主的故臣舊屬存有疑慮,眾兄弟們也心有不服!”
  這些個話徐徐道來,意思再也明白不過。語聲方落,金玄策已忍不住高聲道:“這五行門是義父一手所創,有人妄想鳩占鵲巢,狼心狗肺那也由他。可我兄弟幾人得蒙門主養育之恩,自然要聽奉他老人家的號令!”
  一旁的火玄牝更是怒不可抑,起身啐聲道:“徐義,別說我義父殫精竭慮天地可鑒,只是暫代那什么少主調遣眾兄弟。第一時間更新依我瞧便是起兵之后自個兒割據稱雄,那也是理所應當!你個無德無能的陰損小人只憑尺寸之功,又怎敢在大家伙面前恁地胡言!”
  呂子通聞言勃然變色,伸掌朝身前幾案重重一擊,沉斥道:“玄牝,你說的什么胡話!”轉而又盯向徐義目透寒光,一字一句冷冷道:“徐尊主,眼下的局面云譎波詭,誰也不曉得明廷究竟知道了咱們多少底細,又暗伏了多少人馬來對付我們。這節骨眼上你若要與我為難,便是將多年來所有周吳舊部的努力付與東流。如今大敵當前,呂某著實不愿蕭墻相鬩。你若是能收回所言還自罷了,否則老夫為了先主的復國大計,也只有對不住了!”
  徐義冷笑數聲,說道:“呂子通,你和你這幾個義子如此蠻橫,徐某我人微言輕不敢多說什么。可有一人的話,只怕你是不可不聽!”說著伸手朝旁側一指,神色肅然道:“你且抬眼去瞧瞧,那邊來的人是誰!”
  堂上的眾人聽聞此言,齊朝他所指之處望去。只見一老一少,從堂旁廊下緩緩走出。柳少陽身在席間覷得真切,眼瞅著那其中的老人鶴發白髯,身形佝僂。拄杖而行間,儼然已是耄耋之年。而他旁邊的青年眉眼俊秀,做個書生打扮,瞧著約莫而立之齡。
  呂子通一見這走出的兩人吃了一驚,站起身來失聲道:“士俊殿下,您……您和少主怎么來了!”
  那耄耋老人將手中竹杖一頓,冷笑道:“呂將軍此話何意?老夫身為士誠公的堂兄,縱然年邁體衰氣力不濟,便不能來瞧瞧我大周的舊臣故僚么?”
  他此言一出,廳堂上下的五行門眾人或而訝異,或而驚疑。無不面面相覷,一時竟無有半點聲息。
  呂子通怔然過后,忽而俯下身去,伏地便拜道:“老臣東吳御前護衛軍統領呂子通,拜見少主人和士俊殿下!”
  緊接著回過了頭,朝堂內的群豪道:“士誠先主的堂兄和后人就在眼前,你們都杵著發愣做什么,還不快都跪拜行禮!”
  眾人這才回過神來,依言齊刷刷地跪倒一片,紛紛說道:“參見殿下,參見少主!”
  那耄耋老人見狀冷哼一聲,沖身旁的那年輕人道:“鳳兒,這禮數既然到了,你讓大家伙都起來吧!”
  那青年書生甫見群豪,倒也并不怯場。聞言伸手一揮,說道:“諸位不必多禮,都請起身吧!”
  原來這老人正是吳王張士誠的堂兄張士俊,昔年平江城傾覆之時,他奉命帶了張士誠的幼子張鳳趁亂逃去。而后幾經輾轉為呂子通覓得,安排在了妥當的所在隱居。
  這件事為保隱秘穩妥,都是呂子通親自一手操辦。便連五行門中的有數幾個頭目,也都只是隱約有所知曉。是以張士俊和張鳳在此時倏而現身,當真出乎了眾人所料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