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86 險象環生


  堂內一眾錦衣衛見有外人窺伺,齊發聲喊紛紛摸出囊中暗器。一時間飛刀、袖箭、梅花針、金錢鏢、鐵蒺藜、透骨釘密如驟雨,噼噼啪啪朝著屋頂的柳少陽疾射過去。
  柳少陽腳底走空,身形急墜臨危不亂。霍地將玄勁陡轉,護住了周身要害。兩掌朝下攜勁猛擊,不偏不倚正拍在了屋宇橫架的梁木之上。整個人逆勢朝上一翻,又從屋頂的破洞中倒掠了出去。
  他心知此刻身在險地,顧不得身上挨了數枚暗器的疼痛,辨了方位疾朝西首奔縱。這時外面值守的漢子眼看此處大亂,又見有道人影從屋頂縱出,忙呼喝著從四面兜圍過來。
  柳少陽獨身前來不敢糾纏,運起氣海玄功足不點地,身形騰挪連閃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當真是迅逾驚鴻矯若游龍,避開從各處撲來的勁裝漢子,瞬息間到了院墻邊上。
  他要輕身縱過墻去,忽覺得背后勁風颯然,隱有銳刃破空之聲。柳少陽不及細想玄功疾轉,運起了“九宮泰玄術”中的精妙步法,足下陡斜朝側里一讓。第一時間更新即便如此,背脊仍為氣勁劃過,已是微微作痛。而眼前院墻上的青磚為氣刃所割,直激迸得碎石飛濺。
  柳少陽心知那能聚氣成刃,武功絕高的中年人已經到了。自己想要頃刻脫身,已是斷然不能。當即索性運功護住心脈,背靠著院墻轉過身來。
  只見那堂中自稱姓蔣的中年人,就在自己面前兩丈開外處森然而立。手中一把折扇半展般合,臉上寒意凜然,嘴角現出獰笑之意。
  而四周手持火把的大漢源源奔至,持刀擎劍往其余三面圍住,人人都是怒目相向。似是只等那中年人一聲令下,便要齊擁而上將自己亂刀分尸。
  柳少陽眼看自己身陷重圍,只怕頃刻便要送命。喟嘆數聲旋即把心一橫,緩緩冷笑道:“諸位這許多人夤夜在此相聚,端的是好生雅興。倒是我只作孤身前來,委實是冒昧叩擾了!”
  那中年人將柳少陽上下打量一番,目透森寒陰惻惻道:“閣下也當真是好本事,我等乍至你竟能尋到這里!當今江湖上能逃過我雷霆一擊之人,著實是寥寥不多。第一時間更新你只是如此年紀,便能將武功練到這等地步,也當真算是不易誒!”
  說著頓了頓話頭,語調昂轉低回,怪聲怪氣又道:“這可真教人為難了!哎,要怪就怪你不該聽走了我等相商的隱秘,本座今日可萬萬留不得你!”
  柳少陽一日之內經逢數變,心頭本就意興索然。此時生死攸關之際,不禁暗想:“我要報父母身死的血仇,同叔父他們興復大周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那是涂炭蒼生之事,本就于大義有虧。如今荒唐之下又壞了小青的名節,累得雪茵傷心而去,到頭來做了負心薄幸之徒。今日不慎身陷絕地,莫不是冥冥之中暗有天意!”
  柳少陽想到此節心灰意冷之余,只覺倘若這般死了換得一了百了,那倒也好得很。第一時間更新他存了這等主意,心底豪氣頓生,慨然長聲道:“大丈夫死則死矣!你既然篤定要取我性命,聒噪這么多做什么!”
  此語一出,四周的一眾漢子皆有不耐,俱是挺刃作勢欲上。那中年人面頰微一抽搐,擺了擺手,冷笑道:“也罷!本座瞧你這般硬氣,今日便留你一具全尸,親自動手送你上路。免得你到了陰曹地府,兀自死不瞑目!”
  說罷袖袍鼓蕩處,肩頭一振只以單掌朝柳少陽的所在平平推出。霎時間四周陰氣四起,呼然瑟颯作響。這一掌來勢雖不甚快,卻當真有風雷山岳之威。
  柳少陽足下踏定馬步陡沉,只覺得對方掌上的氣勁迎面撲來,自己周身有如壓了千鈞重擔。又好似泰山壓頂,將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生生擠在了一處,胸口猛滯喘不上氣來。
  他生死之際本能拼竭全勁,手上兩掌齊出,以陰陽掌力傾力抵御。此時柳少陽修習玄功已有數十載,掌上玄勁已然非同小可。饒是如此只守不攻,仍是眼冒金星吃力不住。只是片刻功夫,背脊便已汗如雨下。
  那中年人見柳少陽苦撐不敗,眼中掠過一絲訝然之色,微有詫聲道:“好小子,竟能接下本座的這等力道!只不過你終歸難逃一死,這般掙扎又有何益!”說著身形踏上半步,臉上泛起一股陰寒之氣。
  柳少陽苦苦煎熬之際,只覺對方的掌力轉瞬又增了倍余。自己應勢而上的雙掌,已被壓得回收在了胸前,臂腕作響幾欲斷折。
  驀地里喉頭一甜,數口鮮血噴將出來。心知已到了燈盡油枯的境地,不禁萬念俱滅,暗喟道:“想不到我空負夙愿,枉然一事未成。今日又自尋絕路,竟要死在此間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