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78 負氣而走


  柳少陽覷明此狀又是一驚,他本就不知當如何能讓江雪茵息卻怒意,如今又莽撞之下擊飛了她手中的長劍。心中長嘆一聲,知道只怕更是難以善了了。
  江雪茵瞧了瞧被震入墻壁的佩劍,又回首凝望著柳少陽。臉上凄然之意更盛,伸手指向葉小青,不禁寒聲道:“你為了這般輕佻放蕩的女人,竟要與我動手么?”
  柳少陽見江雪茵對葉小青存了誤會,心頭一急口中忙道:“不……不是的,雪茵你不知其中情由,這位小青姑娘與昔年我早有結識,絕不是什么輕佻女子!”
  江雪茵聽柳少陽這么一說,慍極反笑道:“好啊,這么說來你們早已是相好了!今夜我攪了你們的好事當真對不住得緊,這就走開也好讓你二人再溫綺夢……”到得后來直氣得秀眸間的淚水滾來滾去,再也說不下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柳少陽見她對葉小青芥蒂更深,有心于其中再解釋幾句,緊忙急道:“雪茵,你聽我說,她……她……”
  他有心將自己與葉小青昔年如何曾識,原原本本都道將出來。第一時間更新可這其中的前后之事,又豈是三言兩語所能說得清的。加之柳少陽猝臨此變心亂如麻,一時竟而不知從何說起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江雪茵聽柳少陽連說了幾個“她”字,心中橫亙的恨意驀而更熾,冷笑道:“被我言語說中,編不出瞎話來了是么?其實事已至此,卻又何必這么勞費心神。無論你說些什么,我都已經不想聽了!”說罷泫然掩面,擰身便去。
  柳少陽見她要走心中大急,從后叫道:“雪茵,你別急著走!今日之事我萬般對你不起,但你且聽我把話說完,再惱我恨我也不遲誒!”
  江雪茵霍然轉過身子,兩道目光透出決然與悲涼來,冷冷道:“柳少陽,我江雪茵以前遇人不淑,當真看錯了你!但愿你我從此山高水闊,只當以前沒有相識一場,他年永無再見之日!”
  她說這幾句話時,語氣神情都已冷到了極點。第一時間更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說罷跺了跺腳,猛地轉身朝屋外如箭縱出。
  柳少陽聽她竟說出這等話來,只覺頭腦中陣陣眩暈,心口劇痛一時驚得呆了。葉小青見柳少陽這般模樣,從旁急道:“柳公子,江姑娘就這么走了,你快去追啊!”
  柳少陽聽了這聲喚登時醒悟過來,飛身從窗中疾躍而出。但江雪茵既是存心離去,輕功身法何等迅捷。便只是這一轉眼的功夫,也早已沒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其時月色中天,時辰正值丑時。柳少陽縱上四處屋宇轉了半晌,唯見夜里大小街巷的墻樓層層疊疊,哪里得見有江雪茵的影子。
  他惶急了一陣漸漸冷靜下來,心下暗想:“我真是好生糊涂,雪茵自然應是回城南總舵去了,在這里縱然尋遍又怎能找到!”
  他念及至此,恨不得插翅趕回把江雪茵留住。但轉而又想到葉小青尚在屋內,自己宿醉之際做了那等無恥之事,又豈能如此一走了之。當即片刻忖下主意,反身回了廂房之中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這回他從窗子里躍回屋中,葉小青正坐在桌邊瞧著燭火怔然出神。聽得有響動先是一驚,而后臉頰暈紅,喜上眉梢道:“柳公子你回來了,江姑娘可找到了么?”
  柳少陽搖了搖頭道:“這附近遍尋都沒有她的蹤影,想來是她自個兒已經回去了!”接著瞧向葉小青,神色鄭重道:“她的事情暫且擱下,倒是今晚的事情落得如此結果,你打算今后怎么辦?哎,我平日里喝酒從未醉過,不想今日非但爛醉如泥,還會做下這等亂德之事,當真是百死莫贖!”
  葉小青微暈的臉頰上轉過一陣蒼白,眼中現出追憶之色,訥訥道:“柳公子,今日之事都是小青不好,你千萬別埋怨自個兒。當年在京師之時,若不是你出錢將我救下,小青早就成了那惡少的偏房小妾了。如今事已至此,小青今后何去何從全憑公子差使。你無論讓我去做什么,我都是心甘情愿的!”
  柳少陽聽她說得真摯,心中更感茫然。在他的心中不用去想,自然是只愛江雪茵一人的。但葉小青的名節如今已為他所累,做何補償皆不免難以挽回。
  他正是這般沒理會處,忽聽得門首之外腳步響動。柳少陽抬眼朝窗外望去,但見漆黑的回廊下燈火搖曳,有幾人遠遠走了過來。
  緊接著屋前左近之處,響起了那知府季寧軒的聲音:“柳公子,前廳的宴席已經散了,眾賓朋都去了客房之中歇息。老夫放心不下特來瞧瞧,你的酒眼下可醒了么?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