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76 夢醒心驚


  柳少陽在一派朦朧之中,渾不知身在何處。只覺飄飄蕩蕩,有若置身霧里云端,又唯感昏昏沉沉,好似摸索于漆暗之中。
  而后恍惚之間心腑燥熱,百骸乍輕。那些個平素里幾不曾轉過的念頭,在夢里隱約竟而都已做了。這般腦海迷亂過得好久,柳少陽才漸漸覺得神智轉醒。回想起適才的離魂綺夢,不由暗感荒唐。
  柳少陽提起精神睜開雙眸,眼見自己身處臥榻暖帳之中。柳少陽心中納罕,正想起身瞧瞧是什么所在。誰知手臂探動處,卻驀此里似乎碰到了何人的肌膚。只覺柔膩無比,竟似沒穿衣衫。霎時驚得手往回縮,急忙坐起轉頭瞧去。
  此時屋中的燭火,透過珠羅紗帳掩映進來。柳少陽但見自己所臥的床榻之上,果然還有一名兀自沉睡的女子。瞧著錦被外露出的臉龐,他已經將這少女認將出來,竟是在廳中席上乍見的舊識葉小青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柳少陽心頭大駭之際,本能朝外騰轉跳下塌去。這才發現自己的身上竟是赤條條的,遮體的衣布已幾然無存,緊忙搶過塌前的衣物穿上。
  他眼看床上靠里的葉小青,綢衾外面胸若凝脂,蓮臂如玉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似乎也是未著寸縷,當下不敢再瞧。側過臉去定了定心神,這才驚聲問道:“小青,這……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幔帳里的葉小青聽了響動,此刻也是已然醒來。第一時間更新臉上神色又是暈紅,又是凄婉。倏而眼角淌出兩行清淚,眸間閃爍之際,苦笑道:
  “柳公子,你適才在前廳宴上喝得醉了,義父囑咐我扶你來廂房歇息。你那時神智迷糊得緊,躺在床上翻覆不定,而后又將我抱住……”說到后面臉頰羞赧,訥若蚊鳴。
  柳少陽瞧著四遭情狀,雖是已然有所猜料。但聽了這幾句話仍是怔在當場,如受雷殛。他萬萬料想不到,自己適才夢中之事,竟而大多都是真的。第一時間更新恍惚之間身軀險些站立不住,口中喃喃道:“這怎么會……我怎么能做這樣的事……”
  葉小青聞言神情一黯,朝柳少陽癡癡望來,澀聲道:“柳公子,今日的事都是小青不好,全然不能怪你……”說著忽而聲調一揚,微有焦急道:“你不必管我了,還是自個兒快些走吧,晚了只怕會有不妙!”
  柳少陽此時的腦海中只覺空蕩蕩的,張了張口想說些什么,可喉間已然言不出話來。眸中唯見片片光影模糊,兩足直如生生釘住了一般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便在此時,門首邊的木格忽生異響,窗棱已被人用手推開。屋前的廊蕪檐之下,傳來一個柳少陽再也熟悉不過的聲音,驚聲呼道:“少陽哥,真的是你么?”
  柳少陽聽見這聲驚喚胸臆大震,暗嘆一聲萬事皆休。第一時間更新他心如死灰之際,緩緩轉過身去,沖著窗口之人,囁嚅道:“雪茵,你……你怎么來了?”
  那此際窗外的來人,正是江雪茵。原來她本就想與柳少陽同道,前來瞧瞧知府宅宴的熱鬧。聽了柳少陽一番相說,勉強消卻了念頭。但等到了戌時堪過,眼見月明星稀悶在屋中甚是無趣。不禁少女心性又起,心想自己悄然前去,只是暗地里瞧番熱鬧。而后瞅個機會乍然現身,也好讓柳少陽吃上一驚。
  江雪茵心念動處按捺不住,當即動身朝淮安府城趕去。這淮安府雖是通商漕運的大城,知府宅邸卻也鎮民皆知并不難尋。江雪茵尋到地頭躍墻徑入,伏在了梁上朝前廳里暗覷。眼見偌大的席間觥籌交錯,賓朋酣醉。但前后瞧了數遭,卻唯獨不見柳少陽的身影。
  她心中甚是疑惑,正想到府中各處尋看。卻眼瞅著一名廝仆自偏門而入,沖著首座的中年長者低語幾句。那中年人面露得色,當即起身朝廳外走去。
  江雪茵心中好奇,旋即縱身跟上。眼見那小廝提燈引路,中年長者隨身而行。兩人一前一后,轉過幾處廊壁亭叢,來到一間廂房之前。她也無聲疾閃一縱,隱在了屋前的背光暗處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