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73 山雨欲來


  五行門群豪乍聞了土玄遠身死的噩耗,俱都是吃了一驚。柳少陽心頭愴然之際,只聽孟紹良悲聲道:“那日我和玄遠賢侄先往安慶分舵報訊,誰知才離卻此間不及百里,便為五六個蒙面的漢子截住了去路。”
  “那些人個個武功不賴,見了我們也不依道上的規矩,二話不說便猝下殺手。我和玄遠賢侄經著一番惡斗,勉強將那伙賊人殺退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孟某還算走運,只是受了幾處刀劍的皮肉之傷。玄遠賢侄卻中了一記毒鏢,片刻之際便已毒發慘死!”
  眾人聽到這里,盡皆感喟潸然。孟紹良語有哽咽,緩緩又道:“我眼見得事已至此,只好將他的尸身火化用壇子斂了。又心忖著對頭不知來路又這等厲害,分舵的兄弟們縱然前來多也徒然。故而連夜西奔不歇,回到總舵調集了這些好手赴援,堪堪到得今日才趕了回來!”
  呂子通聽罷神情凝重,肅聲道:“這些人究竟是江湖上的何幫何派,也來奪寶藏還不肯顯露來歷,其中的事情只怕不簡單誒!常言道:‘隔墻有耳’,我等從今以后,誰也勿要再提寶藏只字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免得為宵小探去了口風,又招來無窮禍事!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聽了這話俱都凜然,緘口不再提寶藏之事。第一時間更新眾人個個心神怔忡,旋即歸返兩淮。柳少陽本忖著那些不明來頭的蒙面客,決計不會善罷甘休。不想戒備之下卻是風平浪息,竟得相安無事。
  如此這般晃晃經年,轉眼間已是洪武二十三年。五行門在此數年之中,又收攬招募了自蘇松故郡,強遷至淮泗的張周遺民精壯萬余。第一時間更新一時聲名勢力在諸道遠波,于江淮的大小幫會之間已為鼎盛。
  這期間故卻舊相胡惟庸一案又起,前后逼供連坐屈打成招。誅查謀反附逆的黨羽,數萬有余。韓國公李善長位極人臣,遭陷數載本已免死。朱元璋暗使錦衣衛羅制罪證,闔家解京市曹問斬,朝野四地為之嘩然。
  這一日消息傳到淮安府,呂子通乍聞心中暗喜,深感起事的時機已經到了。當下召集身在總舵的頭目舊部,同聚一堂秘議謀定。
  眾人聽了這等消息,皆是訝然紛紜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籌尊徐義面有得色,起身言道:“這李善長可是朱元璋的肱骨之臣,如今滿門連坐不得善終。算上前后株連的其余將侯,到得今日明廷的開國之臣幾近一空,朝野上下人心惶惶。自古都是唯有亂世,方可爭逐天下。我等主公的舊部隱忍數十載,驅明復周當此一舉!”
  他話音方落,卻見一旁的智尊方天祿手捻須髯,搖了搖頭道:“徐尊主此言差矣,我以為咱們這些人想要起事,如今雖是良機勝算卻也不多。不如再等數載,待到朱元璋那老賊衰邁昏聵,東宮有變諸王子爭儲不休。第一時間更新如此一來朱明禍起蕭墻,內斗迭至。我等才更有機會從覷得時機,一舉復圖三吳!”
  徐義聽了這話面露不悅,微有慍聲道:“方尊主,咱們這些周吳舊部籌劃多年,候的便是這等良機。如今豈可一拖再拖,莫不是方尊主安逸的日子過得慣了,事到臨頭怕了不成?”
  方天祿面露鄙夷,冷冷應道:“老夫昔日隨主公幾歷生死,大事臨頭何曾懼過!倒是徐尊主當年仗著手段了得,官運亨通。如今稍見了些時機,又是這等急不可耐,委實不知安的何等居心!”
  在場諸人眼見五行三尊之中,徐義和方天祿二人幾句之下,便已鬧得氣氛尷尬不堪。人人心頭暗嘆之際都也無法,俱朝著門主呂子通望來。
  呂子通深知徐、方二人不睦已久,倒也不以為怪。當下長身而起環顧四遭,朗然圓場道:“兩位老哥哥謀慮深遠,說得都為在理。呂某思來想去,倒也有些拙見。這些年明廷朝堂固有動蕩,三吳之地亦是不寧。大伙都知蘇松兩府苛捐繁重,明廷又屢次強令平江的百姓北上西遷,主公舊都的黎民無不心懷怨憤。我以為咱們若要復周舉事,還是不當坐失了這等良機。只不過如何行事,還需多方準備慎之又慎!”
  他如此一說,在場群豪多為贊同。眾人正要再相商議,門外值守的心腹幫眾忽而走進堂來有事稟報。說是淮安知府季玄差人送來請帖,定下后日在府中擺設宴席,慶賀自己的小兒滿月。請呂子通或門中頭目,務必前往赴宴道賀。
  這頭的火玄牝聽了,忍不住從旁怒道:“呸!這個季玄平素里巧立名目,收了咱們五行門多少銀子。前幾月才遞去了千兩貢奉,今日又要來橫敲竹杠!說書之人常講:‘三年清知府,十萬雪花銀’,果然是所言非虛。如此貪得無厭的贓官,真該剝皮揎草以儆效尤,不去理會他也就是了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