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72 情何以堪


  (第三卷大漢遺寶,洋洋灑灑十萬字,至此告一段落。下一卷五行驚變,全書情節漸入**,容小子娓娓道來。)
  江雪茵在旁邊聽了這話,羞赧暗窘神色微暈。倏而心底又涌起一陣緊張來,凝神去聽柳少陽如何回答。
  柳少陽見水玄靈問及此節,話頭避將不開,又感到江雪茵的手心微有顫意。第一時間更新腦海一陣迷亂過后,漸漸冷靜了下來。心頭按暗喟間撇開顧慮,一字一句道:“師姐,事到如今我不該瞞你,自從見到雪茵的第一眼起,我就喜歡她了。其實在我心里,你一直是我的好姐姐。之前都怪我不曾說得清楚,真的萬般對你不起!”
  水玄靈一張的俏臉之上,此時已近全無血色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驀地里定了定神,低聲道:“不,你一直都很好……沒有半分對不起我……”身子顫動之際,眼中轉過陣陣迷茫的古怪神色。
  柳少陽話一出口,心中便暗暗懊悔。這時眼見水玄靈面露異象,胸臆間委實有錐心之痛。驀而起了娶水玄靈為妻,長相廝守的念頭。但轉念又想到身旁的江雪茵該當如何,心頭又不禁迷惘起來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眼看水玄靈匆匆趕來,徑走到了柳少陽的身邊,其中情由都已猜到幾分。大家伙俱是明白,這等兒女情事外人萬難相勸,是以都不約之際遠遠退在一邊。
  那金玄策人雖是待在一旁,卻始終關切這邊幾人的神情舉動。這時瞅見水玄靈淚眼婆娑,按捺不住幾步走上前來,微有慍怒低斥道:“柳師弟,這就是你的不是了!師妹平素里待你那么好,你怎能如此令她傷心。你若還認我這個師哥,便與這女子一刀兩斷,同水師妹言歸于好,幫里的眾兄弟都為你們高興……”
  水玄靈回過神來,擺了擺手打斷話頭,澀聲道:“金師哥你不要說了,師弟的事自然由他自己做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此刻他的心已然隨著江姑娘去了,那斷然是勉強不來的!”
  金玄策急道:“這怎么成……對了,柳師弟一向最聽義父的話,讓義父同他講他一定能回心轉意。”說著忙朝呂子通的所在喊道:“義父,孩兒求您做媒,成全了水師妹與柳師弟的婚事,還望您老人家一定要答允!”
  呂子通這些年里眼見水玄靈對柳少陽有意,本來甚是想要撮合。但如今眼見柳少陽與江雪茵相處已久,兩人情意正是篤深。一時沉吟不語,大感為難起來。
  水玄靈拭去了眼角的清淚,露出一絲苦笑,幽幽道:“義父,今日適逢其會,女兒也求你一件事!”
  呂子通瞧了瞧柳少陽與江雪茵,又望向水玄靈和金玄策這邊,嘆了口氣道:“你只管說吧,義父盡力而為便是!”
  水玄靈忽而伸出手去,拉住了身旁金玄策的手,緩緩道:“師弟與江姑娘結得連理,那是咱們五行門上下的喜事。第一時間更新這從來都講喜事成雙,方才吉慶。第一時間更新女兒本就是孤兒,全賴義父撫養長大。如今還請義父做主,將我許配給金師哥!”
  她此言一出,聽到這句話的呂子通、柳少陽和江雪茵三人吃了一驚。金玄策聽她道出“金師哥”三個字,更是神情呆愕,顫聲道:“師妹……你說的……說的是我……不是柳師弟么?”
  水玄靈瞧向金玄策,說道:“這些年師哥的心意,師妹又怎會感覺不到。我如今請義父首允此事,難道你不愿意么?”
  金玄策一顆心怦然之下,幾乎從口中跳將出來。大喜之下神緒激蕩,便連囫圇話也說將不來,只是訥訥道:“師妹……這可是真的么……我心中歡喜得緊……”
  呂子通萬沒料到水玄靈說的竟是此事,適逢此時情狀正是求之不得。多年來的幾件心事同時了卻,自然是滿口允諾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不少都看出金玄策苦戀水玄靈多載,只是眼見水玄靈對柳少陽有意這才不曾明言。如今多年來心中的愿望,倏而化為現實。聽聞之下人人道賀,不禁都為金玄策由衷歡喜起來。
  呂子通高興之下,忽而想起土玄遠未見得返。他心中登有疑慮,旋即問道:“孟賢弟,怎么不見玄遠與你一道回來復命?”
  孟紹良神色一黯,痛聲道:“大哥,此事我時至今日誰也未說,本想找個機會再告與你知曉。如今既然大哥問起,我也就如實說了!玄遠侄兒在與我回去的路上,已經身遭奸人毒手了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