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68 心生疑竇


  那少林方丈智空帶著其余七僧,與五行門這邊拘禮已畢。這才緩緩轉過身子,去瞧那伙圍在谷口的蒙面之人。眉宇間神情凝重,儀態端然道:“阿彌陀佛,諸位檀越千里來此,可是奉了你們的主上之命?”
  那為首的青袍客自打少林八僧現身,似乎并不把來人放在心上,始終悠然負手而立。如今聽聞這話面色微變,斜眼睨來沉聲道:“哦?此話講得倒也不差,莫非你這和尚知曉我等的來歷不成?既然如此你也定然清楚得緊,還是別這灘渾水的好!”
  智空禪師雙手合十,續聲緩緩道:“施主雖不肯以面目示人,但老衲與七位師弟卻是受人所托,倒也多少知曉諸位檀越的來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只是你們的主上恐怕心意有變,我等這才趕到頭里知會一聲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以免刀劍殺戮之下,落得覆水難收。”
  青衣人眼中神色有異,驀而仰頭打個哈哈,冷冷道:“我等所奉的主上之命,怎可能會有戲言!本座是何等人物,又怎會聽信你這和尚的妄言誆騙!你們這八個不相干之人再留于此地,可別怨我與手下的這些兄弟不講情面!”
  智空方丈搖了搖頭,輕嘆一聲道:“檀越一身的殺氣已入魔道,大違善旨真性。第一時間更新這些年你已屠戮了千百條性命,今日如再為些許身外之財,造下罪孽血腥的惡業。便不怕終有一日吞啖苦果,淪入萬劫不復之境么?”
  那青衣客聞言微怔半晌,倏而眸間一寒,雙目之中戾氣又復,冷笑道:“這等妄談的邪端異說,又能唬得住誰來!本座姑且問你,少林派今日是定要橫插一手,將此間之事招攬到自己身上嗎?”
  智空禪師神色鄭重,一字一句徐徐道:“老衲在此好言相說,恭勸居士稍安勿躁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待得些許時候事情或有轉機,也可消匿一場血腥之災。但檀越倘若為貪欲作祟驅使,定要現下動手。貧僧與幾位師弟雖是年老德薄,卻也不愿袖手旁觀!”
  柳少陽聽及此處,心中疑慮橫亙,不由暗想:“瞧這‘八大神僧’的意思似友非敵,眼下竟是受人之托,來回護我五行門的了。只是不知少林派今日到此,究竟為什么人授意?這伙蒙面客口中的主上,又是何方的哪路人物?”
  他一時之間已隱然覺察,這其中定然藏著驚人的隱秘。第一時間更新五行門群豪所謀劃的一切,似乎盡在他人的掌握之中。說不準便如同已入彀內,難逃股掌,還都兀自渾然未覺。
  柳少陽心中想到這里,背上不覺冷汗岑岑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但再順著思索下去,卻又覺得腦海迷茫。仿佛置身霧里看花,委實忖不明白。
  便在此時,場內的那青衣客眉角倏緊,目中兇意登時大盛,出言陰聲哂笑道:“既然少林派不肯置身事外,本座便多有得罪了!素聞少林派的聲威譽滿江湖,領袖江北武林百載千年,想來可不是浪得的虛名。區區向往貴派的神技已久,今日暫不倚多為勝,便自來領教少林方丈的高招!”
  他這話如此道來,擺明了是要與智空方丈一人武論高下。少林八僧俱是修為高深之士,自是謹奉江湖規矩。聽聞這青衣客要印證武功,其余七人旋即低喧佛號,各自往后退開數步。
  智空禪師豎掌合什,肅聲應道:“善哉,善哉!我等遁入空門之修習武功,本意只在強身伏魔,印證無上佛法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無時無刻都應心懷慈悲濟世,普度眾生之念。江湖之上動武斗狠,輒以性命相搏,那自是與貧僧的本意大相徑庭了。故而非到迫不得已,絕不敢妄動爭斗之念!”
  青衣人聽了冷哼數聲,驀地里身形如電,朝前閃動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手中折扇乍開,隨之陡然橫揮。一股寒芒氣勁掃出數丈,當先朝智空禪師的身形所在擊來!
  場邊的柳少陽適才已瞧得真切,深知這青衫客手中折扇的隔空一擊,實有碎石斷木之威。凜然暗寒,心頭不由一緊。
  但見那智空方丈沉喝一聲,雙目頓如金剛羅漢,神威凜凜。手頭雙掌閉合,兩臂橫里平張。穿著的僧袍袈裟,霎時有若乘風御氣,鼓蕩浮波之間,身前竟而泛起一層金光。
  旁邊的呂子通久歷江湖,覷得明白。神情微為訝然,脫口低呼一聲:“好一個‘金剛不壞體神功’,大和尚當真了得!”
  場邊眾人驚疑之間,只聽得“波”地一聲轟響。那青衫客化出的森然氣刃寒芒,與智空方丈周身的那層金光擊撞之下,兩者瞬間皆為消散。那青衣客一招交罷,前沖之勢頓阻。身形折轉側晃,掠開丈許。另一邊的智空方丈則肩頭微有搖動,朝后退了一步站定。
  青衣人身形翻過,雙腳落在實地。昂首兩眼朝天際一望,不冷不熱道:“少林派的武技絕學,果非浪得虛名。本座憑一人之力,絕挑不了貴派八大神僧。今日情勢所迫,事有權宜。諸位大師既然一味阻攔,就莫怪我壞了江湖道上的規矩!”
  說罷舉手揮扇一招,身后的百余名蒙面漢子齊發聲喊。發出一陣嗆啷連響刀劍脫鞘,倏忽之下竟分作數隊散開。從少林八僧和五行門眾人所處之地的四面,擎刀挺劍緩緩圍將上來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