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67 少林八僧


  呂子通見此人竟這等厲害,也是悚然一驚。但他昔年看慣萬骨成枯,又是謀劃復國之事多載。一心卻了宿仇之下,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。此時猝逢強敵,反而激得心底豪氣頓生。
  當下踏上幾步須眉倒豎,心神一凜森然道:“好!既然爾等這許多蒙面宵小,今日擺明了道要與我五行門留難。老夫縱然武技微末,卻也絕不怵你!”
  那青衫客目露兇光,嘿然不語。只把手中折扇輕搖,飄身掠出本陣。一旁的柳少陽見情勢至此,一時心憂如焚:“這青袍客的武功詭異得緊,叔父與他動手只怕兇多吉少!”
  他眼瞧著呂子通與那青衫怪客在場中已成相峙之態,動手只怕就在瞬息之間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只覺心中焦慮紛亂,急切之際渾想不出半點主意。
  正是這般沒理會處,忽聽得一聲悠然長吟,自谷口北邊的山嶺上,遙遙傳來:“一念空時萬境空,重重關隔豁然通。第一時間更新”語調清越不絕于耳,百花谷的崇山峻嶺也隨之回響。
  這一句話音方落,另有個嗓音渾厚之聲,隨即在與之不遠處響起:“心中無嗔無價寶,不斷不滅是真常。”
  那出聲之人甫才言罷,嶺頭又傳過一陣清曠之音:“藏身無跡更無藏,脫體無依便廝當。”數語悠悠乍歇,北首左近又有一人,長聲高和道:“心底清凈方為道,退步原來是向前。第一時間更新”
  柳少陽驟然之間,聽了這前后四人的朗聲長吟,不由心頭微震:“這幾人朗聲之際中氣綿綿,直如金石交鳴,內功修為著實了得!只是每人為何都口喧佛偈,莫非是何方寶剎的得道高僧么?”
  北面嶺上的聲音至此暫休,緊接著南邊諸嶺上的高林處,也有四人先后縱氣舒朗道:
  “空門寂寂淡吾身,溪雨微微洗客塵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”
  “霽雪滿林五月曬,點燈吹角做黃昏。”
  “了得身心本性空,斯人與佛何殊別。”
  “人人有個靈山塔,好向靈山塔下修。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前后聽了這八句詩偈,納罕之下面面相視,都是驚疑不定。呂子通捻須而思,心念微動,驀而想起數人。第一時間更新旋即朝著兩側的山嶺左右一揖,朗然恭聲道:“山嶺上來的八位朋友,可是江湖上敬稱少林派中的‘八大神僧’么?兩淮呂子通在此恭候,還請各位高僧移駕現身!”
  柳少陽聽叔父這么一說,心中暗忖:“素聞少林派智字輩的高僧里,先有‘空、嗔、藏、清’,再有‘寂、林、性、靈’,前后共是八人。第一時間更新江湖上敬他們佛法精深、武功了得,將之尊稱為‘八大神僧’。只是那少林派久處的少室山距此千里之遙,這八位高僧怎么會忽而到得此間?”
  他心念未已間,只覷得南北兩側山嶺的密林之中,分有四名形貌高矮不一,但衣著俱同的白髯老僧,如鴻鵬般飄然而出。人人身形疾轉幾個起落,便已都站在了谷口山前的空地之上。
  為首的老僧生得方臉慈目,當先雙手合十,還得一禮道::“阿彌陀佛,老衲少林寺方丈智空與同門七位師弟,見過呂尊主和諸位居士!”
  站在他下首的其余七名僧人,也依此行卻佛禮通了名姓。柳少陽抬眼打量,凝神前后聽來。果真是少林派智字輩里的八大高僧,俱都到得齊了。
  他幾年前在京師的御敕道宮里,曾與那自承是智靈禪師弟子的錦衣軍官有過交手,并且險些被當賊人拿了下入大獄。故而今日聽到“八大神僧”的名號,立即便有所留心。
  如今眼看那智靈禪師約莫不惑之年,挺著瘦高的身子垂首低眉,僅僅立于八僧之末。再一想那京城的錦衣千戶,學了不及此人十一之技,劍法之上便能那般了得。
  柳少陽如此思來,心頭暗凜間,已深是知曉眼前場中的這八大神僧,人人于武學一道,定當俱是江湖上的頂尖好手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