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66 谷口留難


  那靜陽子聽得有人喚他名姓,先是神情一怔。而后瞧清來人是柳少陽,旋即眸見閃過陰戾之色,從背上緩緩拔出一柄三尺青鋒,冷冷笑道:“好小子,當真是冤家路窄!那日在東海琉球你壞我大事,今天非得教你命喪此間!”
  柳少陽把過木玄英的身軀探過脈息,心知師哥雖為掌力所震受有內傷,卻是性命無虞。第一時間更新這時已有其余的五行門之人趕到左近,搶上身來將木玄英接過。
  此刻江雪茵亦也認出了靜陽子,走上前來與柳少陽并肩而立,微微笑道:“賊道士,那回在北山國你眼瞧勢頭不妙,腳底抹油溜得好快。第一時間更新咱們上次劍底還未分出勝負,今日整好再行比過!”
  那靜陽子聽了這話,引刃斜指拈作劍訣,寒聲又道:“好啊,你們兩人今日就算并手齊上,貧道也是絲毫不懼!”
  便在這當口的功夫,忽聽得山前的一眾蒙面漢子里,為首之人朗然高叫道:“大家伙暫且罷斗!”
  靜陽子和那使鐵斧的紫袍客聽聞此語,都顯得甚為恭謹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俱是依言跳出了場中圈子,應聲朝后掠回本陣。這邊的呂子通眼見這番情形,也收束五行門眾人統站在谷口之處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柳少陽眼瞧著似靜陽子這等玄功高絕之士,也對那領頭之人如此聽命。他心下微覺納罕,旋即打眼朝對面為首之人望去。
  只見那人高長身形,生得瘦骨嶙峋。周身一件翠染青袍,腰間豎著一把折扇。此時站在人前負手而立,便如一根旗桿也似。只是臉上自雙目以下,都以黑巾遮覆了,覷不出原本全貌。
  呂子通瞧得髯眉微挑,雙手一揖朗聲問道:“諸位山前的朋友,不知在江湖道上擔的哪家營生?今日為何聚眾在此,阻住呂某一行的去路?”
  那對面高瘦的領頭之人神色睥睨,微一拱手漫聲應道:“呂門主,我與眾兄弟這身行頭來此,是何來路莫提也罷!本座知道呂掌門是明曉利害之人,所為何來也便就直說了。第一時間更新那陳漢遺寶藏眼下存在何處?只要呂掌門如實相告轉手送與我等,本座隨諸位自去絕不留難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若不然,多有得罪也是說不得了!”
  這一番話緩緩說來似是問詢,但語調決然不容相違。與其說是同呂子通出言相商,倒不如說是沖仆屬傳命。
  呂子通冷笑數聲,一字一句道:“閣下好大的口氣!莫不是平素里吆五喝六慣了,在道上也改不過口風了么?嘿嘿,莫說這山中的什么寶藏,呂某至今并未取出。就算是已然收入囊中,依著江湖規矩又怎可拱手奉上!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見這青袍人如此傲慢,俱都心底有氣。呂子通此言一出,皆是隨相附和。一時間譏諷奚落之語,連聲嚷來響起一片。
  那適才與莫凌濤相斗的紫袍客按耐不住,越眾而出厲聲喝道:“你們這些潑賊禍事臨頭,尚還兀自逞口舌之快!敢對我們當家的如此無禮,可是活得不耐煩了么?”
  身著青袍的高瘦之人聽了這等譏嘲之言,竟而并不動怒,只是揮臂擺了擺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那紫袍客當即住口不言,躬身退回到了人叢之中。
  柳少陽眼瞧山前成列的百余名蒙面人,立在當場半晌動也不動。個個舉止恭謹處,全然不似粗渾的江湖豪客。
  他心中正是覺得暗奇,卻聽那青袍人淡淡的又道:“依照呂掌門的意思,可是要按江湖規矩劃下道后,方才肯吐露寶藏的下落么?也罷!本座久不在江湖走動,今日便來向呂掌門討教幾招。也好瞧瞧尊駕這兩淮第一劍客的名頭,是名副其實的當得,還是當不得!”
  他說話之際,已從腰間取出那柄折扇。右手五指捻動下,緩緩將扇骨展開。口中話音甫落,驀地里朝著山坡間的林莽,舉扇運勁一揮。
  只見空中一道銀光閃過,足有六七丈許開外處,三株合抱粗的蒼松竟從中折斷,吱呀呀的齊聲轟然倒下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這邊前后瞧得清楚,吃驚之余無不面上變色。柳少陽心頭駭意暗涌,禁不住忖道:“我只道這青袍客大言不慚,卻想不到武功恁地了得。竟也如那陰山鬼王一般,內功練到了聚氣成刃,揮灑自如的境界。只是怎地江湖之上從未聽說,哪幫哪派有過這等高手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