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61 狀若癲狂


  柳少陽見江雪茵拿火玄牝打趣挪揄,不由搖頭苦笑道:“當年那梟雄陳友諒處心積慮,藏下這筆敵國之富,果然不是輕易所能找到的。再照這般下去仍舊沒有線索的話,說不得大家伙真要將這方寒潭掘開,一看究竟方能甘心了!”
  一旁的呂子通聽聞此言,又取出那張皮帛寶圖審視半晌,驀而嘆口氣道:“陽兒,這張寶圖只繪了此地山川,留下幾句隱語供后人揣測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想不到咱們縱然勘破其間玄機,尋到了這云居山的五龍潭畔,卻依舊無法找到寶藏的蹤影!”
  柳少陽聽叔父言語落寞,頗有蕭索之意。心中一時暗感喟然,當即也只得出言寬慰幾句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在這邊聚于一處,唯有莫凌濤獨自一人,倚著寒潭東首的一處高巖愁眉不展。群豪從旁覷了,無不心中暗為傷懷。都心知此人念及昔年家仇,無時無刻想的俱是起兵東南,尋朱元璋報仇雪恨。如今寶藏之事臨頭無果,只怕他心中的焦躁暗忿,比起原本的五行門眾人更為之甚。
  柳少陽見莫凌濤神情怔忡,面色陰沉。顯是心中憤懣已極,正想上前相勸幾句。倏見莫凌濤斷喝數聲似是癲狂,揮手一掌徑朝身旁的那座山巖打去。
  那方青巖足有十人合圍高得數丈,倘若劈開稱量又豈止萬鈞。然而莫凌濤多年修為,玄功融匯精深。此時雖已神志不清,但掌力含勁所發,何等了得。是以巖石雖為堅若精鐵,也被擊得石屑紛飛。
  眾人聽得他發喊,皆都將目光瞧了過去。但見莫凌濤此際狂怒舉止反常,雙目迸出異樣的光芒,似是胸臆怨忿不能自抑。這等情形群豪平素里從未見過,俱是心頭驚懼之下,一時竟忘卻了上前阻攔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莫凌濤腦海混沌盛怒之下,見自己一掌擊那山巖不倒,破口高聲罵道:“你這惡賊,我如今神功有成,找你尋仇來了!”說著又是狂叫數聲,手頭連發拳掌,卷得周身氣勁如刀聲勢驚人,招招俱往那山巖上打去。
  柳少陽心頭駭然之際,眼見莫凌濤拳掌所到之處,碎石亂濺青巖迸裂。一雙肉掌縱逾鋼打銅鑄,這般相擊也是變得血肉模糊。
  心中一緊之下縱身而上,提氣高聲道:“莫大哥,你清醒些!那是萬年積聚的山巖青石,不是你的仇人!”
  莫凌濤聞言一呆,停下手來盯著柳少陽,忽而大聲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?可是那朱重八的心腹侍衛么?我先料理了你,再去結果那惡賊報仇!”言罷不由分說,劈手一掌便朝柳少陽當胸擊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玄勁所至,掌風如嘯。
  這時莫凌濤人已瘋癲但武功仍在,況且柳少陽心知他神智錯亂,生恐出手誤將此人傷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是以緊忙騰身閃避只躲不攻,數招之下便已險招迭遇,大落下風。
  到得此時眼看莫凌濤對柳少陽動手,場中的五行門群豪都已回過了神。一時間這邊的江雪茵、呂子通、火玄牝三人齊出,俱都搶將上來。
  呂子通心中也有顧慮,從旁高聲叫道:“莫賢侄,你這是怎么了?你打的是老夫的侄兒,怎么會是你的仇人?”
  他深知莫凌濤武功了得,雖是瞧著神智混沌,卻仍能將柳少陽傷在手下。說話之際已是右手陡發,朝莫凌濤肩頭要穴抓去。
  這一招從側而擊,去勢快極,眼看便要得手。第一時間更新不想莫凌濤聽勁之能甚是了得,神智雖亂卻仍是身軀倏晃。
  呂子通手頭拿得微錯分毫,只抓下了莫凌濤肩膀上的一片衣衫。與此同時江雪茵、火玄牝兩人亦從旁側各發一招,卻也都被他堪堪避過。
  這一來莫凌濤怒意更盛,眼中寒芒交迸,陰聲亂罵道:“好啊……你們這些個鷹犬走狗都要來拿我……我莫凌濤又豈是貪生怕死之人……這便與你們同歸于盡!”
  說著手頭拳掌疾舞如風,威勢駭人。腳步亂踏忽進倏退,攪得丈許之地勁風撲面,旁人難進。
  柳少陽眼看莫凌濤勢已癲狂,倘若眾人硬要將他制服,不免兩敗俱傷。急忖之際心中一動,伸手朝遠處虛指,朗聲叫道:“莫大哥,你瞧那邊是不是你的仇人來了!咱們合力將他擒住,你同他做個了斷如何?”
  莫凌濤腦海之中,神智已然混亂不堪,只是單記著報卻昔年的闔家血仇一事。聽得這般煞有介事的一說,果然緩緩垂下手來,凝神朝柳少陽所指之處瞧去,口中喃喃道:“哪里……我的仇人在哪里?……我怎么瞧不到……”
  柳少陽見莫凌濤終于歇下手來,自己的幾句虛言果然奏效,心中一時暗喜。一面朝呂子通、江雪茵等人連使眼色,一面接著佯裝鄭重道:“你瞧不就在那里么?咱們一起過去將他拿住……”
  他一言未罷,這邊的呂子通、江雪茵二人,已趁著莫凌濤分神的當口,各自從左右上前悄然出手。只一霎那的功夫,便分點了莫凌濤背脊后心的“神道”、“魂門”數處大穴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