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59 昔年怪事


  呂子通聽罷又道:“這等風景秀美的絕佳之地,說來自當應有村落繁衍生息。可為何卻會這般空有草木,不見半點人煙?”
  他此言一出,幾個藥農面色均是微變。那年長的老者與幾名同伴相視一眼,嘆口氣道:“這位爺臺既然問了,小老兒當也不加隱瞞。此事要說起來著實話長,還得從二十多年前的元廷末年說起!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聽此人要說其中情由,一時俱都來了興致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只聽那老者接著道:“前朝元順帝時,天下大亂烽煙驟起。這九州四地萬里江山,到處都有紅巾軍舉事。這長江以南的鄂贛一帶,先是天完皇帝徐壽輝的地盤。而后他的部下陳友諒弒主,取而代之國號為漢。此人仗著兵多將廣,幾番來侵南昌府的地面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據守的西吳軍兵微勢孤,數戰不勝只得退守城關險要。此地所在的永修縣本就偏僻,便一度為那陳友諒的賊軍所占。這云居山那時前后本有數座村寨,多有百姓安居其間。可自從那陳友諒占據之后……”
  呂子通聽到此處心中暗凜,不禁問道:“老人家,你是說這云居山之所以杳無人煙,竟還與那已故的漢王陳友諒存有關聯?”
  那老者點了點頭,轉而神色慘然,說道:“正是如此!當年自打漢軍占得此地之后,山前山后的大小村寨,便接連有人離卻‘死’去……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聽了這話,面上皆是現出訝異之色。火玄牝聽得心頭驚疑,忍不住插口道:“老人家,自以古以來但凡是人便有生有死,本就并非何等奇怪之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這山嶺村中不過相繼死幾個人,又和那陳友諒的漢軍攻占此地,能有什么關系了?”
  那老者目光之中流露出駭然之色,音有異樣顫聲道:“倘若只是尋常的年老之人過世,自然遠不足以為奇。可當年之事說來甚為奇詭,乃是每到黃昏歸鋤,收漁歇樵之時。便會有不少人家的青壯丁口,莫名地離奇失蹤。前前后后只月旬光景,云居山周邊的大小村寨,喪失的人丁便統有不下千余。小老兒的兩個哥哥不幸之下,也在那些失蹤之人當中。至今都未能再見一面,想來早已是不在人世了吧!”
  “當時這百花谷中新設軍營柵寨,屯扎有一支千百人左右的漢軍。第一時間更新旁日里崗哨頻立戒備森嚴,不準外人踏入谷內一步。出了這等人丁失蹤的怪事,附近十里八鄉的山民將云居山前后盡皆索遍,也不見有各家各戶走失的親人。只因自打百花谷來了那支漢軍以后,便出了人丁失蹤這等聳人聽聞的怪事。大家伙人人不甘,心中泛疑之下。便約齊了要到這山谷內的軍營,來探究竟。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將話頭聽到這里,隱隱都覺得這支當年駐扎在百花谷里的漢軍,只怕就與大漢國所埋下的寶藏有關。人人心頭凜然之際,俱都凝神細聽,要看這老者往下如何相說。
  那老者言及此節頓了頓,接著又道:“誰知未等鄉親們結伙去闖軍營,各村各寨便收到了大漢國的通文告示。上面說大漢皇帝陳友諒,奉天昭告云居山左近百姓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又說什么云居山本屬仙府,乃是玄天諸尊者的清修之地。凡胎俗子徒令仙山蒙塵,不免惹得天尊著惱降罪。居于附近的百姓統當遷往他處,再行妥為安居。”
  “那些日子各個村落,相繼皆有人口走失。早就謠言四起,鬧得人心惶惶。何況此地那時處在陳漢、西吳兩國交界,時常戰事陡起,災禍橫生。陳漢的地方官吏,這時候又挨家出銀撫恤。說在西邊的寧州、新昌等地置辦下了田產,讓鄉親們舉家遷將過去。如此一來,既為避禍亦是應命。云居山左近原本安居的數千口人丁,戶戶闔家而去,沒多久便都走得盡了!又過得幾年陳漢覆滅,大明一統天下。但遷離此地的百姓,都已在西邊的州縣待得慣了,此地又是道路曲折,罕見人煙。自是也沒什么人,再回這云居山來住了!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將老者所講的昔年舊事前后聽完,心中怔忡之下多已明了。俱是更為篤信那大漢遺寶,就藏在這偌大的云居山內無疑。
  呂子通眉頭微擰略有所思,驀而又道:“老人家,這么說那當年在此地的一眾鄉民直到如今,仍舊誰也不知各家的失蹤之人去了哪里?”
  那老人搖了搖頭,嘆聲道:“這當真是一樁古怪懸案!許多年里當初失蹤丁口的人家,從沒聽過有哪戶將親人迎了回來。那些失卻蹤跡之人,便好似在塵世間消失了一般,渾無半點音信。小老兒如今全家族人數十口,都住在往西南三百里的新昌縣城郊。這些年里我反復思量,漸漸覺得當年各戶人家失卻的青壯,是被這谷中駐扎的陳漢軍兵劫擄了去。”
  他說著一指身旁的幾位年輕藥農,澀聲道:“這幾位都是小老兒的本家的子侄,近幾年里同老夫每過數月,便要東來這百花谷中采集草藥山珍。我等每回來此采藥之余,都要在谷中四處沿途檢視。小老兒總想著二十年過去了,即便是當年失蹤的活人已無法尋及,能不能找到我兩位哥哥的尸骨,也好帶回家中魂歸安葬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