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57 云居仙山


  柳少陽聽得亦是納罕不解,心中暗想:“照這幾句話的意思,寶藏應當是在龍興、江州兩路的交匯之處,便是如今九江、南昌兩府的轄地了。除此之外,那‘瓊瑰于此,奉云居之仙人’,‘得見百花吐艷,五龍呈祥’兩句,說得卻是似是而非。但具體的藏埋所在,極可能就隱在這兩句話之中。只是如今片刻之際,難以想得明白。”
  呂子通盯著那張皮帛沉吟半晌,驀而起身道:“此事到得如今,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咱們須得即刻啟程,前往這圖上的所繪之地。至于寶藏的具體位置,大可到了地頭再加打探!”
  洞內眾人也多心存此念,依言當即動身。此時日頭高照天色正明,群豪也無暇再去找其余出山的路徑。五行門南來之人本就都是江湖好手,縱有三兩人輕功不濟,也在相互扶持之下先從崖上退到谷底,又尋著山梁低淺處步出了山外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靈源山與贛鄂之地相距千余里,五行門一行連走了十多天,路上倒也未碰到江湖上盯梢的可疑之人。這一日晌午時辰方過,終于到了贛水之畔的南昌府城落腳。
  群豪為尋寶藏輾轉至此,人人心中迫切,只歇了一晚待到翌日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便置備了干糧肉脯等食用之物,齊都向南昌府往北的大片山川密澤中行去。
  柳少陽數年之前曾奉呂子通之命,在鄱陽三府的轄地四處暗訪陳漢寶藏的下落。于這南昌府至江州府之間的路徑,些許地方多少能有熟絡,當即勉強權充起引路之人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眾人均知一路北去恐有遺漏,又兼而往西兜了個大圈。每逢見有山峰江河,便覓得高處覽視,以那張獸皮縫制的寶圖比對。加之詢問當地村鎮樵民,生怕遺卻什么線索,將真正的藏寶之地疏忽過去。
  這般探查比對甚是不易,五行門一行不覺之間耗卻半旬光景,也只檢索出了百數十里之遙。越過的丘山溪河統有四五十處,卻沒有一處與那皮帛上的所繪相類。
  這一日堪堪繞過永修縣城,柳少陽見叔父呂子通神色凝重,深知他心憂此行探不出大漢遺寶的所在,旋即從旁寬慰道:
  “叔父,此地距著寶圖中提到的江州,尚有近約二百里,藏寶之地估摸著還在前面。昔年繪制此圖之人,既然寫有‘其間以龍興、江州兩路尤甚’一句,就說明藏寶之處當在這兩地的數百里山澤之間。咱們這十余人倘若找尋不到,再調來各堂口分舵的心腹兄弟,多加人手往復搜檢。那陳公寶藏縱然藏得再為隱秘,也定能將之找尋出來!”
  呂子通緩緩點了點頭,驀而嘆口氣道:“這些道理叔父省得,委實是我心中急躁了些。第一時間更新此番南來咱們五行門處處制于人手,想不到竟還能得到這寶藏的線索,其中便屬你功勞尤甚。我呂某此生能與乃父同門學藝,得有你這樣恭順聰慧的侄兒,當真是托老天爺的福氣!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心中感恩,恭聲至誠道:“叔父待侄兒有若己出,小侄縱然肝腦涂地,也要為您老人家一盡綿薄之力!”
  不想呂子通聽了這話默然良久,竟而低聲喃語道:“這些年你都做得很好,很好……倒只怕是叔父我對你不起……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此言心頭怔然,這些年里呂子通已不止一次對他流露出愧疚之意。第一時間更新他自己也曾反復想過,忖著或許是叔父內疚于將自己卷入到了這場復國的糾葛之中。但待得仔細去想,卻又覺得并非如此。老人似是在心底藏著何等秘密,不曾與自己相說。
  他這般心亂如麻,不覺間已隨著眾人又穿過了一片密林。朝前方放眼望去,但見川巒聳峙,山湖掩映。樹木百草,繁茂至極。起伏彌漫的云霧在陽光投照之下,于諸峰之間融匯交輝,彩徹區明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久居兩淮江浙,同行之人除卻柳少陽來此暗訪過陳漢遺寶之外,再也無人到過鄱陽湖左之地。如今瞧得這等奇景,人人交口稱奇,卻誰也叫不出這山的名字來。
  柳少陽覷著眼前山巒宛若仙境,倏而想起自己昔年來鄱陽湖之時,曾聽漁民說起距湖畔西去百余里,有座云居山僻處世外,風景絕勝。前朝曾多有禪寺道觀修建其中,如今雖時過境遷已然無存。但僅憑山澤之美,仍是足以稱絕。
  他想到此節,當下沖眾人道:“我曾聽人說贛左之地,有處云居山風光尤美。想來若是猜料的不差,應當便是此山了!”
  一旁的江雪茵聽罷笑道:“山澤繁勝,云居其間,這‘云居山’的名字起得果然貼切。只怕就是天庭的仙人尊者,來到此地也會流連忘返吧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