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56 秘寶何處


  五行門群豪本都已然暗覺無望,這時乍聽得柳少陽似是尋到了寶圖的所在,驚詫訝異之余,盡皆快步從四周攏了過來要一看究竟。
  只見柳少陽一語言罷便即俯探身子,只是伸手來回去摸那幅洞壁彩繪。旁人不知他所欲何為,臉上不禁都有疑慮。
  江雪茵瞧了心中似有所悟,忍不住道:“少陽哥,莫非這石壁有什么古怪么?可我適才于此處看過,和別的地方并沒什么不同誒!”
  柳少陽笑道:“這寶圖所藏之處當真難料,險些將咱們都瞞過去了!”說罷從背上解下長劍,覷準那石壁彩繪之中尸毗王法身的下方,挺劍疾刺進去。第一時間更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只聽得“噗嗤!”一聲,長劍碰觸壁石沒入數寸深淺,竟而全然沒有硬物交擊之音。
  眾人眼看這般情狀,俱是心頭疑惑。待到探身湊近去瞧,但見地上落下簌簌泥土。這才看出寶劍所刺之處并非石壁,卻乃是用泥土封住的孔洞。
  柳少陽把劍刺入當即往復橫削,將其中所填的泥沙緩緩刮剝而出,不多時掏出了一道半尺見方的石洞。
  他接著將手伸入那孔洞摸索,在一旁莫凌濤、孟紹良等人的驚呼聲中,掏出一團似是皮帛之屬的卷冊出來,一邊交遞在叔父呂子通手中,一邊欣然笑道:“那張老前輩所說的寶圖,說不得便是此物了!”
  四周的五行門眾人眼看寶圖終歸得手,頃刻盡都是一片歡呼。呂子通盯著手中的皮帛神情激動,顫聲問道:“陽兒,這東**在此處,你是如何想到的?”
  柳少陽笑意微斂,如實道:“侄兒尋了許多時候,本是全無頭緒。忽想到張老前輩方才曾說,這山腹中的密道,乃是陳漢太師鄒普勝相助所建,寶圖在此贈與有緣之人。第一時間更新侄兒想那鄒普勝深蘊陰陽之道,寶圖所藏之處定也與之相關。這寶藏若論五行自當屬金,五行之位金者居于西側,相生之道土可生金。故而這才在西首的石壁相探,果然發現了這以土掩住的皮帛!”
  其實他方才心中所想,此時并未盡數說出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張定邊與鄒普勝等陳漢舊部,當年輾轉將寶圖藏在這絕壁的石窟之中。之所以放在這幅尸毗王割肉喂鷹圖的后面,實則是為了勸誡他日有緣得到寶藏之人,當效仿傳說中的尸毗王心系蒼生。有慈悲為懷之念,舍身濟世之德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這等隱含的良苦用意,柳少陽冥思之余自然省得。只是呂子通二十年來籌劃之事,乃是驅明復周的大業。五行門取了這筆寶藏,做的也為不免涂炭生靈的兵戈殺伐之事。這與張定邊等藏圖之人的用意大為不符,說將出來徒增不快,這才將此節的話頭隱去。
  呂子通手捧著那張皮帛心神激蕩,拂袖小心撣去上面的塵土,來到巖洞中央的石臺上將之緩緩展開。
  五行門群豪跟在他身后,圍在石臺四周定睛去瞧。但見皮帛之上所繪的,乃是一副筆墨勾勒的山水畫卷。卷帛右上角提有一詩,筆力蒼勁雄渾:
  “山河畫中陳,蒼穹實公明。
  遠山藏瓊瑰,異寶賜山林。”
  呂子通心下微一思忖,已瞧出這是一首不多見的藏尾遞減詩。所隱在其中的,正是“陳公藏寶”四個字。欣喜之際,撫掌笑道:“陽兒尋的果然不錯!這張皮帛斷然無差,正是大漢遺寶的藏寶之圖!”
  四周眾人聽了這話,心頭更無疑慮。當下再往圖中所繪看去,但見卷中南北描畫江河湖泊,居中繪有數座山川。其間甸鎮村寨多有點綴,卻獨不見標有地名。
  再看繪著的山水旁側,寫有數行小字。呂子通凝視之下,一字一句念將出來:“鄂贛之地自古山川云聚,其間以龍興、江州兩路尤甚。高山峻嶺,秉承乾坤之靈氣。得此圖者臨視之,自當往登太平……”
  呂子通讀罷此言,舒展的眉宇不由攢皺起來。緊忙把皮帛翻展上下檢視,卻再也不見另外余有一字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眼看這張皮革所制的寶圖之上,并未標明寶藏的具體所在。而是空有幾句看似與藏寶之地甚有關聯,細思則又不知所云的話語。俱都是神色茫然,面面相覷不明其意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