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55 寶圖尋蹤


  五行門群豪見張定邊數語言罷倏然而去,心頭俱覺驚詫。壁底的柳少陽旋即彈身一縱,使出輕功躍到那方洞壁石臺上,察覷之下眉宇微皺,沖眾人道:“這道暗門開啟的機關不在外面,方才想是有人從里面啟轉機括,迎了那張老前輩進去!”
  一旁的火玄牝心中焦躁,嚷聲問道:“師哥,張定邊那老和尚適才尚未說清,咱們還是問得明白的好。這等石鐵所鑄之門縱是再為堅固,便不能從外面以千鈞之力推開么?”
  柳少陽跳下石臺,搖了搖頭道:“師弟你有所不知,修建這套密道甬洞之人才智高絕,著實我平素少見。這等單向暗門從外震開本也不甚難辦,只是如此不免破毀這間佛窟。設計機關之人倘若藏有何等厲害的后招,咱們這一行十余人,只怕便要葬身在這山腹之中了!”
  群豪聽聞此言,禁不住面面相覷。都不由想靈源寺眾僧隱匿于此二十年,本就是為避明廷搜剿。吃不準此洞內真有什么厲害機關,行事之際委實不可不慎。
  呂子通微一沉吟,說道:“也罷!此時縱然破開這暗門,那張定邊只怕也去得遠了。大家伙在洞內四遭去找,看能否找到那張寶圖藏在何處!”
  五行門群豪當即點起火把茅草照明,分頭在石窟內四處查找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但眼見這座絕壁下的石窟之內,除卻壁墻上的諸般浮刻彩繪,隨處可見的突巖碎石,竟是再也別無它物。
  眾人為陳公寶藏千里南來,如今得了線索卻遍尋寶圖無著,終究是心下不甘。這般東找西尋了足足數個時辰,不覺之間得旭日攀升,天際已然微白。
  群豪尋到此時全無端倪,心頭多少氣餒。那莫凌濤嘆了口氣,擺了擺手道:“那張定邊說真的寶圖就在此間,只怕是所言亦為不實。第一時間更新否則咱們十余人這許多時候,早已將這石窟內外瞧遍,又哪里有什么寶圖的半分蹤影了!”
  他此話一出其余之人多有附和,均想到這些日子耗心費時,換作一場徒勞,皆不免心中氣悶。
  眾人當下席地而坐,有的說沿大道往北追趕,說不準能兜住寺里的眾僧問個究竟;有的說便杵在靈源寺內候些時日,眾僧侶忖著風聲過罷自會回來。一時間你言我語各逞一說,只是定不下主意。
  柳少陽將洞里內外仔細檢視數番,也是未能發現絲毫寶圖的蹤跡,心頭暗忖道:“照理說張老前輩臨去之際,當是不會再打妄語。第一時間更新可為何照他所說大家伙尋遍了這石窟內外,卻依舊找不出藏寶圖的所在。”
  他心有所思不覺之際,又走到了佛窟西首的石壁之下。抬眼去瞧目中所見的,正是那幅尸毗王割肉貿鴿圖的洞壁彩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眼中百無聊賴間盯著畫中所繪,心底則又在想:“向佛之人五蘊皆空,便連一身骨肉皮囊也是可施可舍,何況是身外之物的昔年寶藏。那張定邊空門避世多年,既然將這等秘密隱瞞至今,顯然是不愿將之拱手送與朱元璋了。”
  柳少陽念及此節,仍覺頭緒全無,轉而又想:“倘若那寶圖果真就在此地,既然是由僧侶而藏,所在必然與自身釋教有關……”
  他思慮及此,忽地腦海之中閃過一個念頭,環覷石窟四周的佛像壁畫,接著又忖道:“張老前輩適才曾言這山腹的密道機關,‘集攬陰陽,變化無窮’,乃是他的摯友‘普勝兄’相助所建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他說的想來不會是別人,定乃當年陳漢的太師鄒普勝了。此人相傳能勘天道,身屬玄門道教一支。他若來布置這洞中的機括暗櫥,定然當循五行相生相克之道,以圖冥冥契合天意,能得玄門天尊的暗佑。”
  江雪茵覷見柳少陽對著一方壁畫怔忡,心中納罕走到近前探問道:“少陽哥,你這是怎么了,總瞧這幅尸毗王割肉喂鷹的壁繪做什么?”
  柳少陽盯著壁刻仿若充耳未聞,只是口中低喃道:“……尸毗王……割肉喂鷹……慈悲為懷……舍身濟世……”
  江雪茵聽了他斷斷續續之言,黛眉微蹙,嗔怪道:“此畫所繪的不就是這些么,其中的典故還是你同我講的,念叨這些做什么?”
  此時正是晨光東來,曉日初升。赤烏的光芒自南邊洞**入,正照在兩人面前西首的壁繪之上,現出斑斑駁駁。
  柳少陽瞧著映在洞壁上的熹微光影,心頭倏而恍然明了。驚喜之際,脫口道:“原來如此!那寶圖若隱此間,定然藏在這里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