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53 血肉貿鴿


  柳少陽見江雪茵不曉其意,徐徐道:“相傳這位尸毗王在凡間對眾生有慈愛之心,佛教的天主帝釋天為了考驗他,便令自己的屬下變作乳鴿,自己則化身一只餓鷹。那鴿子裝作為鷹隼所迫,逃到了尸毗王的腋下。餓鷹則一路緊追而來,讓尸毗王將那只乳鴿交出。尸毗王說自己愛護眾生,不能將鴿子送入鷹口。而那鷹隼卻說自己腹中饑餓,且非得新鮮血肉,方能果腹不可!”
  江雪茵聽得眉宇一顰,微忿道:“這帝釋天化作的餓鷹好生蠻橫,鷹隼倘若真是腹中饑餓,尋常食物也定然吃得,竟還非得新鮮血肉不食。尸毗王縱然再是菩薩心腸,這等要求又怎會答應……”
  她說到此時,驀地想到依壁上彩刻所繪,那尸毗王竟真是讓人割下了自己身上的血肉。第一時間更新旋即將話頭生生止住,要聽柳少陽再往下說。
  柳少陽接著又道:“尸毗王聽了這話,心中不忍這鷹隼再去殘害其余生靈。第一時間更新當即命仆人取來尖刀,把自己腿上的肉割下給了那只餓鷹。不曾想那帝釋天變化而成的鷹隼出言刁難,說什么也不肯吃虧。要將從尸毗王身上的血肉與乳鴿相較,重量能相當方肯作罷!”
  江雪茵聞言輕啐一聲,說道:“這餓鷹貪得無厭,太過無恥。尸毗王肯割自己的血肉予它啖食,它竟而還得寸進尺起來!”
  但話甫出口不禁又想,世間的貪得無厭之徒又何曾少了。比之這兇戾的鷹隼,秉性也只怕猶有過之。
  柳少陽輕嘆一聲,緩緩續道:“那鴿子本乃帝釋天座下毗首羯摩天所變,自然是沉重異常。第一時間更新尸毗王一刀一刀幾近割下渾身血肉,依舊不能與那乳鴿等重,最后無奈要將自己整個身子,都放在天平之上!那帝釋天見他為了救一尋常生靈,竟愿意用自己的性命相抵,果真慈悲為懷,誠心證佛。當即同毗首羯摩天現出本來面目,頷首嘉許之下輔以神力,令尸毗王身軀如故。”
  江雪茵聽得心中又為驚詫,又是凜然,忍不住喃喃道:“那尸毗王為救乳鴿這等普通生靈,竟能不惜自殘肢體,肯舍卻自己的性命。可這終歸只是佛教傳說,碌碌俗世之間,又能有多少這等舍己慈悲的無私之人!”
  柳少陽聽她這么一說,倏而想到眾人為這財儲敵國的陳公寶藏,你爭我奪不惜刀劍相見。心頭忽有所感,不由嘆了口氣,低聲說道:“是啊,這普天下的世人滿心所想的,多不過是種種貪愛求其。人人為了一己的名利仇冤,都只會與其余眾生拼命紛爭。又哪里肯舍卻自身,去普濟世人呢!”
  他這幾句話說得甚輕,不想話音方落,只在數丈開外的角落里,驀有一個聲音悠然響起:“阿彌陀佛!施主雖非佛門中人,卻是所識淵博,生有慧根。第一時間更新一番話有感而言,說得著實半點不錯!”
  這聲音渾厚深沉,蕩在山腹的石洞四壁上嗡然回響。五行門群豪乍相聽了心神俱震,霎時人人戒備,皆朝這邊望來。
  柳少陽聽聞這聲音瞿然一驚,緊忙舉起手中火把遁聲去看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這才瞧見丈許開外的石壁往上未及洞頂處,竟而凹出一方石臺。石臺上有一身披袈裟的老僧,闔目盤膝入定而坐,正是那自稱沐講禪師的張定邊。
  五行門眾人為尋他蹤跡,從地底甬道一路追過。這才遭了暗算,被困在這深山石窟之中。如今乍見此人在洞內也不知待了多久,竟自個兒出言現身,一時俱都驚疑不定。
  一旁的呂子通見是張定邊說話,面色微變旋即轉為淡然,踏上幾步朗聲道:“張將軍,呂某自兩淮千里南來,為的便是得見你相商一件要事。想不到閣下先是杵在寺內不肯相晤,而后又以一張寶圖引得群豪紛爭。待到我等沿著密道一路追來,竟也被貴寺的僧侶以迷煙暗算,帶到了這上下無著的山洞佛窟之中。妄我呂某昔年里聽到將軍之名以為豪杰,想不到真是見面不如聞名!”
  那石臺上的張定邊聽了這話不見喜怒,仍是眉眼微闔,緩緩道:“昔年玄奘西天求經,歷卻險難無數。鑒真六渡扶桑,幾經生死輪回。施主為了那大漢遺寶,倘若真的誠心而來,多少歷些磨難,倒也未為不妥吧!”
  群豪聽了這話一時語塞,只聽那張定邊語氣微頓,接著又沉聲道:“虛傳的名頭自有不實之處,舊日的俗時名姓也當不必提及。檀越此來有什么話要同老衲講,眼下便都說將出來吧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