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47 群魔散卻


  柳少陽眼見陰山鬼王如此厲害,瞧得心下暗驚:“這魔頭憑地這般了得,也難怪他敢放言,不教一人生離此間。倘若照這般下去,只怕今日場中的玄門三脈一邊,轉眼便要一敗涂地!”
  他此時已知那上官絕搶到的藏寶圖,只怕并非真正載有寶藏的所在。此節須得叫叔父知曉,好不在去趟這潭渾水。
  他當即合身躍上,正巧撞上一個使劍的飛鷹幫頭目,一劍打斜刺里斬來。柳少陽身子斜讓,伸手前探一抓,已將對方長劍劈手奪過。
  接著寶劍連揮,身影疾閃,轉眼穿過了混戰的人群,跳入殿心圈子之內。柳少陽只是沖著呂子通所在,長聲道:“江東壁封延千里,南國鏑銳挫萬軍!”,心中急切之下,一連高呼數遍。
  此話說得甚是囫圇,似詩非詩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但取每句中間兩字“壁封”、“鏑銳”,諧音上下拆開來念,便是“避敵鋒銳”四字。此乃五行門幫眾每逢強敵,要同伴圖謀脫身之意。
  呂子通耳中聽得真切,知道是柳少陽以門中暗語,勸他抽身而退。他與上官絕、趙益真二人聯手,本就是迫于無奈之舉。酣斗到此時眼看勢蹙,己方之人轉眼便要遭滅頂之災。心下不由忖著寶藏終究乃身外之物,復國大計留得有用之身,斷可從長計議,故而也起了罷手之念。
  他此時聽柳少陽連聲招呼,語調甚為焦急。呂子通心知其中只怕另有隱情,當即不再猶豫。把長劍一收往后跳開,沉聲喝道:“陰山鬼王!我五行門今日不是貴派的敵手,這就退出寶圖爭奪之事!倘若能有來日,再來領教鬼王的高招”
  陰山鬼王本就不愿與五行門結下仇怨,如今聽呂子通倏發此言,正合自己心意。當下也掠身而退,飄到場中圈子開外,負手笑道:“呂門主能識時務,本座自然絕不留難!只是適才在寺外老夫之議,還望呂門主斟酌再三!”說著撫掌一擊,四周陰山派和飛鷹幫眾人左右分開,已讓出一條道來。
  呂子通沖趙益真和上官絕二人的所在拱了拱手,肅聲道:“如今局面險惡,呂某已然無能為力,只有向兩位道兄告罪失陪了!”說罷便欲帶五行門眾人離去。
  柳少陽眼見地上橫七豎八,已躺了四五具華山派弟子的尸體。而五行門眾人身上多少帶傷,但卻尚且無人殞命。想是陰山鬼王心懷顧慮,有命未下重手。
  此時眾同門能得全身而退,柳少陽心中正感欣慰。忽覺眼簾邊上一花,有道白影直沖疾閃,似是上官絕的身子陡然拔起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轟然聲響處,瓦屑泥石四濺紛墜。
  場中眾人驚詫之余盡皆瞧去,但見三四丈高處的殿頂,竟已被穿了個大洞。玄門三派的人群堆里,哪里還有上官絕的人影。
  原來上官絕輕功之術絕頂,自打拿到藏寶圖后一直伺機脫身。只因被陰山鬼王的“罡風刃”傷在腿骨,這才始終未攜圖遁走。第一時間更新即便聯手去斗陰山鬼王之時,他也是暗地里留力只求自保。看似招招相攻甚急,實則徒有其表,不過用上了兩三成功力。
  如今眼見呂子通欲要置身事外,上官絕知曉只與趙益真的華山派聯手,絕抵不住陰山鬼王一邊人多勢眾,高手云集。
  他一直暗自運轉真氣,平復腿上所傷之處,到得此時堪堪已覺無礙。第一時間更新這才趁著陰山鬼王歇手分神之際,猝然脫身而遁。
  這邊的陰山鬼王眼見上官絕竟而趁機逃脫,怒喝一聲彈身而起,已跟著從裂開的殿頂疾掠而出。緊接著場中的趙益真、伍天柯、陰山四尊者等人無不緊隨,紛紛躍上追去。
  華山派和飛鷹幫的其余眾人,也是連聲喝罵之下,皆從前首殿門一擁而出。只余著五行門這邊十余人,依舊留在殿內。柳少陽眼看閑人盡去,走上前去將適才在佛殿后面的所見,前后盡皆于呂子通說了。
  呂子通本忖著聞風來探寶藏所在的江湖之人皆非易與之輩,陰山派與飛鷹幫聯手又是聲勢如此。五行門想從這些人手中奪下寶藏,希望已甚為渺茫。沒有這筆敵國之財相助,興復大周基業只怕更為渺茫,也不知何日才能報卻昔年的家仇國恨。
  他一念及此,不由神情郁郁,滿懷心事。此刻乍聞柳少陽所說,心知寶藏之事已有轉機。上官絕處心積慮所搶去的那張寶圖,只怕不過是張定邊所使的障眼法而已。
  登時心中愁云驟去,欣喜道:“我道方才你為何叫大伙兒別在與這些人纏斗,原來是探得了這等隱秘。叔父當真是糊涂得緊了,那張定邊去得如此蹊蹺,我竟絲毫未起疑心!”
  五行門眾人聽柳少陽這么一說,俱都是精神大振,當下從殿邊側門悄然而出。此時闖入寺中的一干群魔盜匪,聽聞那上官絕奪得寶圖遁走,已都爭先恐后追了出去。只是片刻功夫,已然走得干干凈凈。
  柳少陽帶著五行門一行徑至后院,伸手搭在那張青石方桌上,兩臂運勁往上去提。那石桌似是吃力不住,桌板下的支柱被他拔起直有數寸之多。
  眾人見柳少陽進了院中半言未發,只是俯身擺弄一張石桌,正是心頭俱感詫異。便在此時,地底下驀地發出輕微聲響。聽在耳中分辨之下,似是金鐵器物的相錯之音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