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46 眾僧何在


  柳少陽眼見這上官絕籠去了華山派,又要逼叔父與陰山鬼王翻臉動手,心中一時紛亂如麻。
  他明知如今情勢陰山派一方為強,與之相抗縱是場中玄門三派聯手,縱能抵御也必是折損慘重。只是上官絕所言句句在理,一時委實不知如何是好。
  卻聽得江雪茵低聲道:“這大家伙邊要爭那寶圖,眼看便要打起來啦。靈源寺的那些個和尚也不知都去了哪里,只是這些許功夫,怎生便連半個人影都瞧不見看了?”
  柳少陽聽得此言,心中瞿然一驚,暗自心想:“那張定邊昔年也是一代梟雄,照理說必是心思縝密,常人難及。何以竟會如此輕易,將這至為重要藏寶圖交出。第一時間更新又為何會惹得眾人你爭我奪,自己卻置身事外,連面也不露。難不成真如他所說,自己看破俗塵,要把寶藏拱手讓出了么?”
  他隱然覺得這其中甚有蹊蹺,越想越覺得可疑。念之所及,一個猜測浮現在了柳少陽的腦海之中:那此時為上官絕搶在手里的藏寶圖,只怕并非載有真正寶藏所在。那張定邊故意將此物的所在道出,為的就是惹得眾人相爭,靈源寺上下方可免遭一場浩劫。
  但他心里明白,自己這等番念頭終究只是揣測。只有尋到那張定邊,方能問個明白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他打定主意,當即沖身邊的江雪茵低聲道:“雪茵,這里面只怕有些古怪!我去尋那幫和尚去,片刻就回。此間倘若群豪動起手來,你可千萬小心,也莫讓陰山派的韃子傷了叔父!”
  江雪茵見他說得鄭重,點了點頭道:“這些我都省得,你自己更當一切小心!”
  柳少陽見她應了,旋即抽身從大殿偏門而出。半晌功夫轉個來回,但見寺院里的各處禪房,四遭偏殿。佛香裊裊,樹影婆娑。唯獨寺內僧侶,竟連半個有沒見著。眾僧片刻之間不見人影,使得柳少陽心中的念頭愈發篤定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他登到屋頂高處朝寺外望去,飛鷹幫的一干數百盜匪,仍將院墻外團團圍住。張定邊等眾僧侶數十人,竟似憑空消失一般。他知曉眾僧侶定是躲在了哪處暗室,想要避開外面的這場血腥風波。但偌大的靈源寺廊宇禪殿數十處,縱是柳少陽才智過人,一時也不知眾僧身藏何處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柳少陽此時身在高處,寺中的大小禪殿草木,無不盡收眼底。他尋不到眾僧所在心中焦急,正是沒奈何處。忽地寺中后院的一株菩提樹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  其時正是二月開春,南國已暖。禪院中所栽的菩提樹無不枝繁葉茂,開出粉紅的六瓣花來。第一時間更新唯有這一株枝枯花散,上下一副垂敗之態。
  柳少陽心念一動,快步躍至那株菩提樹近前。伸腳運踩樹下泥土,心中驀然一喜。原來他留意去探腳下,已覺出此處踏下與尋常實地隱有不同。他久與方天祿修研機關術數,五行門的祿壽山莊之內,又是機關暗道遍布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這種不同旁人身臨萬難察覺,但柳少陽心中卻甚為明了,這株菩提樹四周的丈方之地,分明便是塊覆了土的鐵板。如此一來他便已知道,靈源寺內果然修有密室,而這暗室的入口之處,定然便在這株菩提樹的下面。
  緊接著數丈開外的幾方青石所制的石桌、石凳,映入了柳少陽的眼簾。當下幾步徑走上前,伸手去扭轉那幾張青石桌凳。
  他修習玄功多載,勁力早達收發隨心之境。幾方石凳微一運力,便已被他移開,心知俱不是暗門開關所在。但那張石桌他運上與之相應之勁,卻依舊紋絲不動,直好似釘在地上一般。柳少陽探身檢視,只見那石桌下面周遭,俱有半指寬的一道細縫。
  這等機關雖是構造巧妙,但柳少陽蘊曉此道久矣。只看得這么一眼,便已知道密室暗門運啟的機樞,正是這張青石方桌。只是眼下倘若開啟,勢必驚動里面匿著的一眾僧侶。自己孤身一人,即便進得其中也是徒然無功。
  柳少陽旋即片刻不耽,反身徑回前院的大雄寶殿。還未趕到地頭,便聽得兵乓嘈雜的兵刃作響之聲。
  他心中暗凜,搶到門首閃入一覷。殿內儼然刀光劍影,幾派群豪亂斗一團。柳少陽打眼去瞧場中情勢,只見己方呂子通已帶著五行門眾人,與華山派和上官絕聯手一處,合力相斗陰山派和飛鷹幫的一干高手。
  玄門三派這邊人少勢單,已被群魔眾匪四下圍住,逼得結陣退在了殿心。地上尸身四處橫陳,顯是已有多人倒斃。兩方的高手各自絞戰一處,相搏廝殺。
  斗場中央,陰山鬼王竟僅以一人之力,已殺人了玄門三派眾人所結的陣勢的核心。獨接四周趙益真、上官絕、呂子通,江雪茵四大玄門高手的圍攻。
  一時青光紫電,森然寒氣,亂影迭閃之下。但見陰山鬼王的身形卷起陣陣黑風,渾如閻羅鬼魅。雖是以一敵四,卻兀自不承敗象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