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43 無影寒圣


  趙益真縱然腹有百慮,心有千算。適才眼中所瞧覷的,也只是場中眾人的一舉一動。渾沒料到這大殿內的釋迦摩尼像后面,竟而會事先藏有一人。
  但他一身玄功高絕,已入當世有數高手之列。此際猝然臨危之下全然未亂,他右手之中握有那方木匣,是以身子逆著一扭左臂回環。袖袍霎時裹攜內勁,憑空化出一股大力,朝身后掃壓過去。
  不想那暗施偷襲之人,咫尺挪轉的功夫甚為了得。又似是早料到了趙益真會有此招,雙掌盤回為爪,身形與趙益真動勢相錯往左,虛影一晃已閃到了趙益真的右首邊上。出手疾探如電,徑去抓那藏有寶圖的匣盒。
  趙益真心頭暗驚之下,瞬息間已隱覺來人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。當即運集內勁右臂頓時堅逾精鋼,回肘屈起環護寶圖。同時下盤攻出一招“無根影幻腿”,欲要先將對頭逼退數尺,瞧清此人是何來路再說。
  他念轉如電見,本忖著這一招交手過后,便可逆轉攻守之勢。不曾想右腿甫抬掃到半途,驀地對方來抓寶圖的手變爪為指,劃著道冰魄寒光,疾往側里去拐。他本已聚勁于右臂護住寶圖,全未料到對方會有此變。但聞“嗤!”地一聲,來人攻出的這陰寒一指,已徑點在了自己胸口的檀中穴上。
  趙益真倏然之際穴道被封,只覺有股冰寒至極的勁息疾涌而入,直沖自己周身的四肢百脈。第一時間更新一時間渾身動彈不得,手臂霎時酸軟垂落,腕上不由自主一松。那方裝有寶圖的木匣,已從手中落將下去!這番變化那來人覷得清楚,只抬腳撥來伸手一抄,那方木匣便已轉而被他拿在了手中。
  這數招交手突兀迅疾,旁人乍相瞧來,都感有如電光火石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守在四周的華山派門人訝異之下,眼見己方之物轉瞬落入他人之手,十余柄長劍盡皆從四周朝那來人刺去。但見那人清嘯一聲,身子朝上頓拔而起。身影虛晃避過橫織而來的劍網,便想要沖破殿頂脫身遁走。
  陰山鬼王適才在場邊瞧得真切,早已料定這人寶圖得手之后便要離去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那陳公寶藏他早已打定主意非取不可,哪里容得此人從容脫身。
  華山派眾人群起出劍時,他便覷準了這來人的上躍之處。左右大袖騰然如戟橫揮,數道無形氣刃連環斬出,使的乃是陰山派絕學“罡風刃”的武功。
  那人一縱儼然迅極,整個人本已躍在半空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驀地悶哼一聲倒掠而退,身形坐居在了大殿正首如來像的肩膀之上。
  趙益真片刻之間,已用體內真氣將檀中穴沖開。那股四遭亂竄的寒冰勁息,也為他逼出了體外。
  他禁錮一解心中惱怒下,抬頭去看那適才偷襲自己之人,微一怔然旋即冷笑道:“上官絕,虧你也是玄門一脈的掌門尊主,竟來行躲在暗處偷襲的這等下三濫的勾當!”那人聞言笑道:“趙真人,你為了這陳公寶藏可謂機關算盡,比起小子只怕也不遑多讓!”
  場邊眾人齊齊朝那來人望去,只見此人長臉濃眉,瘦高個頭,約莫未及不惑之年。兩只銳眸亮如點漆,一身白衣勝雪賽霜。
  江雪茵瞧得心中納罕,低聲問柳少陽道:“少陽哥,我瞧這上官絕武功可俊得緊啊,卻又是什么來歷?”
  柳少陽乍聞趙益真喚此人“上官絕”,心頭倒也暗暗驚異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聽得江雪茵有此一問,當即說道:“遠在西域昆侖山上有玄門一脈,江湖之人以山為名喚作‘昆侖派’,這上官絕便是如今昆侖派的掌門人。只因他武功走陰寒一路奇詭了得,又是輕功身法高絕至極,武林中人故而稱他‘無影寒圣’!”
  陰山鬼王目透寒光,微一拱手咧嘴冷聲道:“本座道是何方高人,既能從趙老道手底討得便宜,又能中了本座的‘罡風刃’依舊言笑如故。原來是人稱‘無影寒圣’的上官掌門,當真是久仰,久仰!只是不知閣下也來爭這大漢遺寶,心中懷的是何等用意?”
  上官絕聽了這話,撇頭瞧了一眼趙益真,笑著應道:“陰山鬼王,你問小子為何來謀這陳公寶藏,為何不先問問這位江湖敬稱‘紫府一尊’的趙真人!”趙益真冷哼一聲,默然不語。
  上官絕瞧趙益真不應,轉而扯過話頭緩緩道:“趙老道,你此事瞞得過旁人,可著實瞞不過我上官絕。這幾年你與就藩太原的晉王朱頻相往來,施以手段讓他敬你為上賓。這次來搶陳友諒的連城遺寶,也是在為那晉王效力吧!”
  趙益真乍聽此言,驚心頭一震,暗自忖道:“我與那晉王相約之事甚為隱秘,這上官絕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  那上官絕此時身居高處,于趙益真神情微變瞧得再也清楚不過。當即面色玩味,笑著又道:
  “這大漢遺寶所藏敵國連城,江湖之上覬覦這筆寶貝的人實在不少。如此一來無論是誰出手奪這寶藏,只怕都是強敵環飼,兇險萬分!不知那朱許了什么好處,得勞你趙真人率著一干門人如此出力用命。嘿嘿,可是允下有朝一日他身登大寶,便御赦你為護國真人,統領天下道教么?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