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38 閻羅斷魂


  四周眾人見這長髯老僧面露異相,均是大感驚駭。柳少陽心下驚詫間,忽地想起了姑蘇城的風雨之夜里,那只可怖的嗜血毒蛛毒死白隼的慘狀,不禁脫口低呼道:“嗜血毒蛛……這掌上有毒!”
  身旁的江雪茵經他提醒登時想起,縱是她膽色不讓須眉,也不由地打了個寒噤。這時靈源寺眾僧多人搶到近前,將那長髯老僧扶住。玄袍僧慧悟緊忙從懷中掏出瓷瓶,搖出幾枚丹藥。長髯老僧服下之后,面色才微微緩和。
  他擺了擺手示意眾僧散開,目光緊盯著陰山鬼王,緩緩道:“額白脫里,這‘閻羅斷魂手’你終究還是練成了!用這等陰狠歹毒的武功,只怕江湖上的正道之士人人都不容你!”
  場邊眾人聽了這話,有不少見識不凡之人已是心頭暗凜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原來塞北的陰山派武學繁雜高絕,陰毒詭異。其中有樣極為陰狠的武功,要取天下至絕之毒導入體中運轉周天,依照法門與內息真氣相融相生,練成一門毒掌的功夫,喚作“閻羅斷魂手”。
  練成此功之人與人對陣時,將至毒以真氣運出,裹雜在掌風之中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如此一來,對手便算是只被掌勁掠過,也是斷無生機。當真是有如閻羅索命,驅魂斷魄。
  但這門功夫雖是歹毒厲害,修煉之人卻非得有極深的內功不可。否則雖是依照法訣修煉,這般任劇毒與內息相融運轉,比之從容飲鴆更甚,哪里還有生還之理。是以陰山派開派五六百年,練成這“閻羅斷魂手”的只有寥寥二三,倒是先后有十七八人因自引劇毒,精血敗壞而死。
  陰山鬼王仰頭打個哈哈,雙目陡張寒聲喝道:“老夫只求武功天下無敵,能助我蒙古再掌中原。至于陰狠歹毒,老夫生性便是如此。什么勞什子‘正道之士’,來多少我就殺多少,只怕連眼睛也不會眨得一眨!”
  他見那長髯老僧一時嘿然不語,繼而又道:“張英杰,老夫知道你心下不服!適才你少有戒備,便中了我的‘閻羅斷魂手’致命一擊。自己賴以成名的“五丁開山掌”還未使出便已命在頃刻,不免有些死不瞑目吧?”
  那長髯老僧兩眸微闔,雙手合十,緩緩道:“老衲遁入空門斷絕塵緣,便是為了懺悔昔日的殺孽。今日舍卻這皮囊肉身,終能得證無上佛法,心中只有歡喜絕無凄徨。倒是施主為了一己之私,血債累累,兇殘成性。只怕是一生也不能悔過自新,去惡從善了。可惜,可惜!諸法無常,善惡有報。縱使你活著的時候天下無敵,沒人能奈何得了你。身死之后卻注定要下阿鼻地獄,去受無窮無盡的苦楚!”
  陰山鬼王冷笑數聲并不言語,圍在四遭的飛鷹幫一眾悍匪卻已謾罵聒噪起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五名假面黑衣人中,一個高不足五尺的矮胖尊者,陰惻惻道:“真是可笑!你這和尚死到臨頭,還要討嘴上的便宜。師父你老人家在此暫歇,便讓徒弟去料理了這和尚!”
  陰山鬼王見是六弟子巴魯尊者,點了點頭囑咐道:“這張英杰昔年被江湖之人稱作‘鐵掌開山’,武學一道頗有過人之處。眼下雖中了劇毒可神智尚清,你要當心他手底的功夫!”
  巴魯恭聲允諾,大步走上前去,粗聲粗氣道:“兀這和尚,你中了我師尊他老人家的‘閻羅斷魂手’,已無多久好活啦!我巴魯本不屑同你這等瀕死之人動手,只能怪你出言詛咒鬼王,可容不得你多活一時半刻了!”
  張英杰此時手握禪杖,身子已然不住顫抖,顯然是毒性發作難以遏制。靈源寺眾僧一擁而上,手持戒棍將他護在當中。
  那慧悟面色悲憤,痛聲道:“師哥,這些陰山派的賊子好不狠毒!你且先回寺里養傷,我等在此便是拼得性命,也要將這些人阻在外面!”
  這邊的柳少陽見此情形,直瞧得心中憤慨莫名,不由地想出手相助眾僧一臂之力。但卻只見那張英杰搖了搖頭道:“慧悟,你聽師哥一句話,帶著大家伙退開!”慧悟聞言一怔,疑聲道:“師哥,你……你說什么?”
  張英杰眸間現出追憶之色,沉聲道:“你師哥昔年行走江湖,與敵對陣何曾要人庇護!你若還當我是你師哥,便帶著大伙退到寺門邊去!”他這話一字一句,緩緩說來。言辭極為果決,沒有絲毫商榷的余地。
  慧悟聽罷恨然間目露痛色,牙關咬得咯咯直響,擰頭沖眾僧道:“眾弟子謹遵首座師叔法旨,盡都往后退開!”眾僧人人皆為不愿,但適才眼見張英杰言氣堅決,也只得依命退在一旁。
  這邊的巴魯見狀,撫掌陰笑道:“好啊!張老前輩果然英雄了得,晚生便與你來個痛快!”話音未歇兩足屈彈,身子已如飛朝前徑掠。右手從腰間翻出一柄亮銀虎頭鉤,裹閃著寒芒陰風,直朝張英杰咽喉割去!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