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3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3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37 相邀共事


  呂子通本忖著陰山鬼王一來,依著此人兇戾的秉性,只怕要將五行門在場之人并著靈源寺眾僧,俱都屠戮殆盡。可誰知此刻聽陰山鬼王話里意思,竟而大有修好之意。
  他一時間揣不透這魔頭是何盤算,不禁疑聲道:“陰山鬼王,你那徒兒虎保尊者可并非傷在呂某的手中。你我都為了那陳公寶藏,才萬里上得這靈源山來,可謂勢同水火。如今尊駕卻說要將恩怨一筆揭過,呂某委實不知是何用意?”
  陰山鬼王聞言聲調一揚:“哦?那便奇了!我那徒兒雖不成話,武功卻還算有些門道。想不到五行門中除了你呂掌門,竟還能有人能傷得了他!”
  原來他此番自塞北而來路途遙遠,派中又尚有幾件大事要辦,是以先遣了座下六尊者中的虎保尊者,帶領派中的一干高手先行南來。自己直挨到今日巳時,方才帶著其余五尊者兼程趕到。
  誰知到了陰山派眾人畢集之處,眼瞧那虎保竟是昏迷不醒。察視之下只見所傷之處,乃是被人以陽剛勁力,生生震塌了半邊肋骨。對頭能夠發此一擊,委實玄功精深。
  他那時心憂陳公寶藏的秘密,為他人知曉先取了去。是以也未細問前后情由,便急帶五尊者趕上這靈源山來。如今聽呂子通自承虎保尊者非他所傷
  呂子通深知這陰山鬼王心狠手辣,睚眥必報。第一時間更新倘若如實相告,唯恐此人登時便要發難,徑取柳少陽的性命。他如此心懷所忌,當即只是沉聲不答。
  陰山鬼王見呂子通不語也不動怒,伸手一指靈源寺眾僧,徐徐又道:“呂門主,你們五行門在江淮徒眾過萬,你自個兒又與明庭有國恨家仇。依老夫之意咱們兩幫合力入寺,探出那寶藏的下落取將出來。第一時間更新而后兩相聯手,歃血為盟。呂門主在江南起事,我們北元在塞外興兵,再加上其余的幾路人馬。這般南北夾擊遙相呼應,何愁朱家的這萬里河山不破!”
  他深知張士誠的東吳雖已殞滅多年,但在兩淮江東卻仍有民心根基。五行門又是八方招攬,籌劃舉事多年。倘若能得了這股勢力相助,北元的蒙古人再番入主中原便大有希望。
  一旁的伍天柯乍聽陰山鬼王竟要邀呂子通共謀大事,心中紛亂間只想出言作梗。但一想起這額白脫里的平素積威,心底不由一寒,已在嘴邊打轉的話便生生咽了回去。
  陰山鬼王一番話侃侃而言方罷,還未等呂子通回話,那眾僧侶里為首的長髯老僧,已面色凜然沉聲道:“昔年蒙古人倚仗著萬千鐵騎,肆虐天下屠戮了無數蒼生。如今行惡終遭天罰,悉數被趕回了漠北塞外。第一時間更新施主卻如何這般不思悔過,要陷黎民于水火之中!”
  陰山鬼王眸間寒芒閃過,盯著那老僧半晌,驀地冷笑道:“張英杰,你做了勞什子和尚,便當老夫認不出你么?昔年死在你‘鐵掌開山’手底下的冤魂又何嘗少了,卻也配同老夫談什么天下蒼生,當真是好不可笑!”
  他此言一出,場中不少人面上驚疑不定。柳少陽忍不住朝那長髯老僧望去,暗自訝異道:“難不成這老僧便是‘鐵掌開山’張英杰么?當年江湖上盛傳他死在了亂軍之中,卻想不到也隱居在了這靈源山上!”
  那長髯老僧身子微微一震,幽幽喟嘆道:“阿彌陀佛,施主說笑了!昔年的張英杰犯下無數殺孽,早就已經死了。如今這里站著的,只是一個垂垂老矣的僧人罷了!”
  陰山鬼王聽了這話,森然哂笑道:“哈哈,老夫萬萬料想不到,昔年里威震荊楚的江湖豪杰,如今竟而不敢自承名姓!你那師哥張定邊呢?再不叫他出來,休怪老夫徑闖山門,手不容情!”
  說罷又沖這邊的呂子通道:“呂門主,老夫誠心邀你五行門聯手共事,不知意下如何?”這話雖是明為征詢,可場中人人聽來,皆知語有威脅之意。
  呂子通面色一整,凜然道:“陰山鬼王,我與那朱重八仇深似海自是不假,但讓我與你們蒙古聯手,呂某縱然今日橫尸當場,卻也是萬萬不能!”他說此話之時,已然是渾身戒備。但心知陰山鬼王武功委實太高,倘若怒下殺手自己今日萬難幸免。饒是他早已淡然生死,此時心中也不免微有駭然。
  柳少陽眼見呂子通一口回絕,幾近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。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陰山鬼王的所在,打定主意若是此人要對叔父猝下殺手,自己便是拼上性命不顧,也要阻得一阻。
  誰知陰山鬼王并未動怒,轉而長聲笑道:“好啊,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了,呂門主還是這般不畏生死的秉性。老夫心中好生佩服,暫且先不殺你,留著日后你自會思量明白!只盼你五行門今日莫要惹禍上身,便都在邊上瞧得好吧!”
  話音方落,場中眾人只覺眼前黑影虛閃,刮起一道森然寒風。陰山鬼王瞬息間已然站在了十丈開外,右臂振起大袖直揮,徑朝那站在眾僧侶頭里的長髯老僧一掌擊去。
  陰山鬼王這一下沖出實在太過迅疾,事先又未有半分征兆。場中眾人大駭之下,竟都不約而同往后連退數步,便連呼吸也是為之一滯。
  長髯老僧眼見強敵猝至并不慌亂,沉喝一聲手里禪杖彈起朝劃道金光,便朝陰山鬼王猛砸過去。不想陰山鬼王這雷霆一掌竟似虛招,使到半處往外門一翻,正拍在那柄掃來的禪杖之上,“啪!”地一聲將之彈開。同時左手自從袖里探出,如電閃般朝那長髯老僧的胸口按去。
  長髯老僧暗驚之下,手中禪杖側擺,左臂疾屈回肘去格。掌臂相擊之下,兩人各退數步。陰山鬼王負手而立,不再搶身而攻。那長髯老僧卻是面色黑氣上涌,右手禪杖杵地之下,似乎連站著都極為吃力。
  原來他方才以肘臂與陰山鬼王左掌相接,只覺對方這一下掌勁陰寒,怪異至極。森寒之間還隱約夾雜著股腥風,自己從臂膀往下霎時盡皆一麻。此時雖是勉強站定,可半個身子也近乎動彈不得了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