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36 魔頭乍來


  伍天柯見局面已難善了,臉上陰晴不定,倏而冷笑道:“兀這和尚,你既如此出爾反爾,放下話來鐵定不允我等入寺,那便莫怪伍某恃眾凌寡了!”
  那長髯老僧將手中禪杖一橫,凜然肅聲道:“佛祖釋迦摩尼修成正果之時,曾在菩提樹下以無上佛法,降服萬千魔軍。此地靈源寺諸僧俱是佛祖的信徒,今日便要效法我佛如來,摒邪驅魔還蒼生清明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縱然衛寺力竭而死,也不過是肉身泯滅,又何足為惜?”
  他這一番話說得果決慨然,斬釘截鐵。山門前的幾十名僧侶聽了神色莊嚴,人人闔目口喧佛號。在場的飛鷹幫眾盜匪人手雖有數百之多,嘈雜的嚷罵也頓時被這梵唱之音掩蔽下來。
  柳少陽聽得眾僧高喧佛偈,只覺得這經文聲聲誦來,俱是發人深省,暗自忖道:“這些和尚整日在這深山古剎之中吃齋念佛,求的是涅寂靜,緣起性空。第一時間更新人人懷著一顆證佛之心,這可當真虔誠得緊!”
  飛鷹幫今日所到靈源山之人,盡皆是嘯聚山林,殺人越貨的惡匪巨盜。這些人平素里在綠林道上無不大有惡名,嗜兇成性。但此刻聽了這等聲勢的佛語梵音,也不禁都心頭怦然,一時間面面相覷。多已心生暗怯,逡巡不前。便連伍天柯眼覷情勢如此,心頭也是暗自惴惴,估摸不定有幾成勝算。
  正是這般沒理會處,驀地仿若天際飄來一句陰惻惻的冷笑之聲:“你們這些個和尚當真故弄玄虛,今日想要降妖除魔,總得顯些真本事才行!”
  這幾句話說得音不甚大,但卻有如噬骨蛇蟲,鉆入到了眾人耳中。第一時間更新似是閻羅乍來索命,使人聽罷不寒而栗。眾人心頭驚疑之下,眼見得山道口處不知何時已多了六名黑衣怪客,為首之人瘦高身形戴著鑌鐵假面,雙目如隼射出寒光厲芒。第一時間更新
  伍天柯見了這幾人微怔之下,面色一整跪拜于地,恭聲道:“弟子伍天柯率飛鷹幫大小頭目,在此恭迎鬼王大駕!”飛鷹幫的數百悍匪覷見了這黑袍人,呼啦一下分朝兩邊讓出一條道來,也跟著皆拜于地齊聲呼道:“參見鬼王!”
  那領頭的假面怪客半晌不動聲色,直到帶著身后的五名黑衣人人走到山門之前站定,方才淡淡地道了句:“大家伙很好,都起來吧!”
  飛鷹幫眾人得了首允,這才都紛紛起身。第一時間更新片刻間已變得個個神情恭謹,渾都沒有了適才的粗鄙無禮之態。
  靈源寺前的一干僧侶,此時都已歇止了佛語梵唱。第一時間更新那手持禪杖的長髯老僧本是一副莊嚴之態,此時竟而雙目僨張,緊盯著為首的黑袍人,眸間好似要噴出火來。
  柳少陽自打這幾名黑袍怪客現身,便已認出那戴著鑌鐵假面的為首之人,正是自己曾暗地里覷見過的陰山鬼王。第一時間更新再往身旁的江雪茵瞧去,只見少女面色訝然間已微顯駭然。心知她想起了與自己在姑蘇城舊宅的那晚匿在屋內,曾親眼瞧見陰山鬼王于瞬息之間,連斃數十條人命的可怖景象。
  當即定了定心神,伸手把江雪茵一只纖掌握住,低聲囑咐道:“雪茵,陰山派的這些邪魔外道這么一來,情形只怕有些不妙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待會兒若是陰山鬼王大開殺戒,我與叔父和眾同門并肩御敵。你與此事無關只管自下山去,待到事情了卻我便來尋你!”
  江雪茵搖了搖頭,微揚玉首輕嘆道:“眼下這當口又何必說這些,你知道我是絕不會撇下你自個兒走的!”
  柳少陽聽了這話,心下即是憂慮又感欣慰。眼見少女眸間慌亂已去,現出堅定之色。知道她此刻心意已決,便也不再說什么。
  場中的呂子通眼見陰山鬼王乍至,濃眉擰攢心底雖已一沉,卻仍是拱手朗聲道:“陰山鬼王,二十多載不見別來無恙,可還記得呂某么?”
  陰山鬼王眸間的陰戾之氣微緩,徐徐道:“自然是記得的,當年在萬軍陣前你與那柳承宗聯劍斗我,是何等的不畏一死,豪氣干云。縱是老夫平素殺人無算,那日也不禁動了惻隱之心,放了你師兄弟一條生路。這些年聽說你在兩淮開山立柜,建下的五行門聲勢日盛。江湖上的旁人都道你昔時雖為沙場驍將,到了如今只想做武林中的幫派掌門。可你暗地里所謀之事,卻又哪里能瞞得過老夫!”
  他這番話緩緩道來,便似與人拉家常一般。但在場的五行門眾人聽在耳中,無不心頭一震。呂子通面上雖是神色如故,心下卻已暗驚道:“我謀劃興復主公大周基業的事,便連五行門里知曉內情的也不過百十人。這陰山鬼王近二十年來少履中原,此事又是如何被他知曉的?”
  陰山鬼王見五行門眾人面露訝異,接著又道:“呂老弟,這些年老夫明里暗里,尋過江湖上不少大幫大派的晦氣。可只因敬你是條重義輕生,恩怨分明的好漢,從沒有去動過你五行門的地頭。昨日我有個不成器的徒兒私自做主,帶人與你們五行門為難。呂門主既已將他打成重傷,咱們雙方亦也是各有折損,老夫瞧這梁子便一筆揭過了吧!”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