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門八脈》 最新章節: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(04-17)     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(04-17)     

玄門八脈134 山門比斗


  呂子通深知伍天柯平日里行走江湖,最為忌諱綠林道上有人瞧他不起。是以如今眼見飛鷹幫恃眾而來,當即出言將他擠兌住。免得給飛鷹幫依多圍攻,率先搶進寺去。
  伍天柯聽了這話微一皺眉,訥然應道:“好啊,呂門主既然要依著江湖規矩劃下道來,伍某便是再為不肖也得接著。第一時間更新今日我們飛鷹幫人手雖眾,卻也不為倚多凌少之事。只是不知呂門主思量之下,想依著規矩如何比過?”
  他說完這番話心中也是略有忐忑,原來兩年前在他自忖武道有成,曾在呂子通壽誕之際登門尋釁、想一舉擊敗呂子通,得報十余年前焚寨而走之恨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
  卻沒曾想自己苦練十余載的陰山派絕技,依舊不能勝過呂子通一招半式。是以如今應允下來依著江湖規矩劃下道來,到有幾分擔心呂子通要他再履那比斗之約。
  呂子通見他果然答允下來,伸手一指莫凌濤,又一指那長髯老僧,朗然說道:“這靈源古剎乃是佛門圣地,老夫自忖人輕德薄。第一時間更新雖是有必為之事,卻也不愿褻瀆神靈。方才我等與靈源寺的大師已然約定下來,武技比斗能勝過寺內高僧的,便可進這靈源寺盤桓叩擾。我們五行門已遣了這位莫賢侄出戰,不知貴幫作何打算?”
  伍天柯聽了這話眉頭微展,先朝這邊的莫凌濤覷去,又沖山門前的靈源寺眾僧上下打量一番,問道:“靈源寺的大和尚,呂門主所說的可是當真么?”
  那長髯老僧眸間微閉,雙手合十,肅聲道:“這比武之議是這位莫施主所提,貧僧只是應允下來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出家之人得妙法真如,心間早無勝負之爭,卻有回護禮佛圣地清凈的衛寺之責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伍施主若想進這靈源古剎,這約定自然也是作數的!”
  此時靈源寺內的其余僧侶聽得外面嚷擾,已源源從里涌到山門之外。伍天柯眼瞧數十名僧侶列陣護在寺前,神情均是肅穆泰然,心下暗忖:“這些禿驢瞧著個個武功不低,既敢應承下比斗之約,又豈會是好易與的。第一時間更新不如先讓這姓莫的前去比過,我且作壁上觀,瞧瞧虛實再說!”
  他心底打定主意,旋即笑道:“呂門主的五行門高手如云,真是可喜可賀!我飛鷹幫來得晚了,自然不當來爭這頭一陣。更多更快章節請到。”
  這邊的莫凌濤聽伍天柯如此一說,心下暗自冷笑。旋即踏步上前走到場中,徐徐道:“小子才疏技微,冒昧前來惶恐不勝,不知貴寺的哪位高僧愿下場賜教?”
  長髯老僧低喧幾句佛號,回頭沖那玄袍僧慧悟道:“慧悟師弟,這位莫施主年紀比你還小些,便由你與他切磋幾招吧。無論輸贏與否,切不可纏斗不休!”
  慧悟垂首應了,舉步走至場中。莫凌濤見是方才這掃地僧人與自己比斗,當即抱拳躬身,說道:“大師佛法精深,小子能有幸與你討教幾招,那是再好也沒有了!”
  那慧悟雖是雙目始終半張半閉,立在當場卻自有一番氣勢。聽了這話神色淡然,說道:“貧僧主隨客便,施主只管進招吧!”
  莫凌濤自知有飛鷹幫覬覦在側,這番比斗更是不容有失。他雖自忖在武當山學藝近二十載,一身玄功已頗得精奧,心中卻仍是不敢托大,朗聲道了句:“多有得罪!”身形超前陡動間,雙掌徐徐拍出。掌中青氣灑然,疊光化影,用的乃是“武當綿掌”的功夫。
  那玄袍僧慧悟見莫凌濤攻來,沉喝一聲不閃不避。足踝猛地杵地一震,雙手成拳劃出兩道金光,徑順著莫凌濤的雙掌來勢,迎將了上去。
  莫凌濤眼覷對方拳法威猛,自己還未攻到慧悟的所在左近,已感有一陣勁風猶如泰山壓頂,迎面撲來,心中暗暗駭然。接著自己雙掌與慧悟兩拳相接,只覺對方拳勁剛猛無鑄,自己雙臂一陣酸麻。若不是身仗太乙玄功護體,能以虛御實借勁化力。只怕早已被這拳上所蘊的摧山破石的勁力,震得倒飛了出去。
  當下借著對方拳勁身形一扭,已向旁側里飄開。慧悟心中著惱莫凌濤等人意欲闖寺,卻又是記著方才師兄的叮囑。是以一出手便運上了剛猛勁力,只盼讓對方心明不敵,知難而退。不曾想一招交手之下,只覺得自己的雷霆拳勁,竟似打在虛無之處,力道所剩無幾。
  本書首發來自,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!